领悟张爱玲的《多少恨》

发布时间: 2006-11-23 22:49    作者: 孙爱玲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2663
字体:    打印


  张爱玲的短篇小说,除了用人物发展故事,更耐看的是细节的描绘,她用拟物、用动作、声音、比喻、烘托完成叙述,令人难以学习。

  在《多少恨》这篇小说里,她通过所营造的氛围,很细腻的描写男女两人的感情。譬如有一段说到宗豫去看家茵,家茵不小心打碎了一瓶香水,张爱玲用了这样一段话:“打碎的那瓶香水,虽然已经落花流水杳然去了,香气倒更浓了。”这“杳然”是指“寂寞”,香水打破了,整个局面是很僵的,烘托出一种无奈的寂寞;香水打破,香气四溢,香气比原来的香水更浓。这也是一个伏笔,象征这段感情是会破的,就是说他们将来也没好结果,但所留下来的情,就好像香水般,非常的浓,很难才散去。

  另一处说到两人又见面了,家茵削梨给宗豫吃,宗豫吃梨时分一块给她,她不要,因为“分梨”即“分离”,虽然忌分梨、怕分离,但结果也还是分离了,在削梨的过程中,宗豫不断叫着家茵,家茵由不得向他瞟了一眼,微笑道:“你为什么老叫?”宗豫说:“我叫的就多了啦,不过你没听见就是了──我在嘴地里常常这样叫你的”。家茵轻声道:“真的啊?”

  这种非常简单的对白,表现出男对女的情愫,背着她时,他自己不断叫她的名字。很多人以为张爱玲用的语言非常的深,其实她更能用浅白的言语,表达非常深的情愫。

  家茵的生命受到两个男人的纠缠,一个是有太太的,另一个是父亲;两个她都想离开他们,然而一个可以脱身,一个脱不了身,最终被社会责任所谓的父权纠缠时,张爱玲写:“她看到她将来的命运,她眼睛里有这样的悲愤与恐惧……”当一种关系成了一种拖累,当一种关系箝制着另一个生命,怎么也抛不开,怎么也解不掉时,真就成了恐惧。

  小说人物常对人生看得很淡,或说这也是张爱玲对人生的领悟,譬如说“梦”,作者通过家茵说两人的事“像在一个验昏的梦里,梦里的时间总觉得长的,其实不过一剎那,却以为天长地久,彼此已经认识了多少年了。原来都不算数的。”两个人的感情这么难才酿造起来,忽然间要分离,就什么都不算了,只像发生了一场梦。

  张爱玲的语言魅力,往往使读者把命运与小说人物对比,在同一平台上角逐,然后领略出人生,也才觉得她怎么把人生看得那么透彻,那种灰色的幽默,写得的确好。


TAG: 孙爱玲 张爱玲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