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缀文者

发布时间: 2009-2-18 08:44    作者: 缀文者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962
字体:    打印
  前言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直以来是古今文人墨客最理想的深造之途。有些人甚至认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因为只有通过脚踏实地的探索和考察,我们才能对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地方有着更全面、客观的了解。于2009年2月9日至2009年2月15日这七天中,我非常有幸的观光了中国的都城-北京城。举办奥运会让北京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姿态,让一个从前人民素质较低、卫生不甚讲究的城市摇身一变成为能与“掌上明珠”上海相颉颃的现代大都。一个星期浸泡在浓厚的中华文化氛围里,逡巡于北京城古朴繁华两极之间,近距离与北京市民接触交流,不但让我更深入的体会北京丰富的文化和历史,感受北京市民的现代性和积极性,同时也让我遐思万端、感触良多…


  第一天

  今天参观了北京紫禁城博物院,颇有感触。仰视着保和殿中央高高悬起的“允执厥中”大匾,我不禁默默背诵起《尚书•大禹谟》中一句发人深省的话:“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精,切中肯綮、精益求精也。一,君臣统一,同心同德也。大禹的这段“圣人之谟”要求为君者竭尽所能在治国之道上精益求精,追求君与民同心同德,目标一致;最后达到君民双方诚心诚意地施行中庸之道,取得社会的进步和人文的升华。要做到这点,为君者本身必须以身作则,以“诚”治国,从而取信于百姓,共同设计国家迈向大治的绚丽蓝图。

  我接着把目光移向紫禁城的全景,只见直逼苍穹的雄伟大殿与铺满地基的坚磐大理石相互辉映,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明清两朝二十四帝的风光和奢侈。我忍不住要问,这二十四个皇帝中,到底有几个真正做到或至少尝试做到大禹强调的“允执厥中”呢?又有谁能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地宣告自己尽力完成一国之主的重大使命,并信心十足地说道:“我没有辜负紫禁城!”我回顾紫禁城544年的封建统治历史,屈指数了数,最后只能抽选出四个半君主:明成祖朱棣、明宣宗朱瞻基、清仁祖爱新觉罗•玄烨、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半个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为什么号称“十全老人”,亲历清朝史上最显耀的高潮“乾隆盛世”的清高宗只能算“半个君主”呢?毋庸置疑,清高宗早期继承并改善了康熙朝和雍正朝留下的有效政策,大有“飞龙在天,利见大人”的势力。可叹的是,英明一时的清高宗没有参透《易经•乾卦》中的奥妙,忽视了“九五-飞龙在天”之后的“上九-亢龙有悔”!“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万事万物固然要求发展、进步,但当这种积极性缺乏理智的约束,丧失谨慎和收敛的本质时,它的求进之路也就永远被堵塞了,而它面对的只有进退维谷的死路。

  清高宗年轻时的飞龙之势太顺利了,让他在几乎毫无阻碍的情况下带领清王朝走上历史的巅峰,但志得意满的他忘了如何谦虚、低调,说白了,他连自己的尾巴都不屑去找了,更何况架起尾巴做人!于是,清高宗让奢侈糜烂、淫慢懈怠随他走完人生的光景,也让大清江山陪他走向一个辉煌时期日薄西山,走向中国历史的万丈深谷。事后诸葛亮,清高宗在他六十四年的实际统治中最刺眼的政治失误-全面的闭门锁国,在一定程度上为几十年后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拉开序幕。最讽刺的是,保和殿中“允执厥中”的大匾就是清高宗亲自御笔的!

  紫禁城当年不管修建得多壮观、华丽,关键的还是操纵紫禁城以至全天下的重要软件-人。可惜的是,封建专制制度的皇权世袭制无法保证统驭瀛寰的那个人一定是素质最高的人。我们不能指望世世代代掌握紫禁城九门钥匙、掌控全天下人命运的一国之主都是明成祖或清世宗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想起去年四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国共产党一二把手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亲民事迹。他们一旦得知这惨绝人寰的噩耗后,迅速亲临现场去了解灾情,慰问灾民,可谓不辞劬劳、与民共甘苦。一些外国的文章当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置疑胡温二人的真实目的,甚至指责他们通过精彩的政治舞台戏“攫取”人民的同情和支持。我本人是站在胡温二人的立场上的,而撇开舆论的攻击不谈,中国政府的那次举动至少证明了一点:只有当领导人走出他们物质上或心理上的“紫禁城”时,他们才能真正完成“紫禁城”赋予他们的使命-允执厥中。

  碰巧在北京观光的第一天就是春节的最后一天-元宵节。经中国政府批准,中国各地百姓能够在春节的桑榆时刻尽情地放烟花庆贺立春,陶醉于春节的热闹气氛。从下午两点开始,北京市区四周的家家户户便如火如荼地放烟花。只见原本蔚蓝清澈的天空顿时冒出一朵朵璀璨夺目、色彩斑斓的花瓣,把整个城市点缀地五彩缤纷,一片生气勃勃,喜气洋洋。从小居住在不允许放烟花的环境中,当我听见一阵阵“振聋发聩”的爆竹声,不禁在惊诧之余感到一丝快意。这难道不就是另一番动人心扉的“百家争鸣”吗?每一家都希望自己放的烟花最绚丽、最气派,同时唱出北京市民共同的心声:在新的一年中万事亨利、心想事成!

  元宵的夜晚又是另一番景象。圆润的白月和闪烁不定的星星们在烟花的争艳夺丽中黯然失色,不禁让我想起陆机在《文赋》中的一句话:“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妩媚动人的烟花犹如划过北京夜空的珠玉,使这座古城充斥着百姓对幸福生活、和谐社会的美丽憧憬和希望。这难道不是是中华文明自强不息、源源不断地原动力吗?

  乍听之下,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竹声仿佛战场上坚炮利弹、金戈铁马之声,不由得让人联想起1644年李自成攻占北京的惊心动魄和1900年八国联军对北京的蹂躏摧残。但静下心来仔细倾听后,我听到的却是北京城以及其数千万百姓勇敢摆脱耻辱历史,走向新世纪、新中国的喝彩声。这或许是对我这个新加坡旅客最省情隆重的欢迎仪式吧!
 
  第二天

  贵为清末皇室夏宫之冠,又是老佛爷慈禧最喜欢避暑的场所,颐和园巧夺天工的人为造工和融入自然的浑然天成是理所当然的。在这三面环水的花圆中盘桓了一个多小时,我不得不对清末统治者,尤其慈禧太后的奢侈浮华发出由衷的感慨。《列子•杨朱》:“悉天下奉一身”,恐怕是颐和园和她的主人最真实的写照吧。 

  一座座奇形怪状的窟窿山、一道道逶迤曲折的小径、设计精巧的房屋寓所、汪洋浩博的湖面可谓重徽迭照,画出一幅让人心醉神怡的夏游图。尽管但是还不是酷热的夏天,我不禁联想到袁宏道的《满井游记》:“风力虽尚劲,然徒步则汗出浃背。”我这里的“汗”不仅是指运动中自然排出的汗,也是我感叹清末皇室腐败现象而挥出的一身冷汗。颐和园的一景一色正是慈禧太后穷奢极侈、糜烂浪费的缩影,而慈禧太后的奢侈更是清朝走向灭亡的显著伏笔。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慈禧太后当年在颐和园亲自栽植的“兰玉树”。随着四季的更替,一向在夏季中梅花盛开的兰玉树在肃杀的冬季中只能是“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命运。无情的冬寒将盛极一时的兰玉树摧残地半枚梅花都不剩,这岂不是影射着曾经辉煌的大清王朝最终走向没落的历史事实吗?最有趣的是,毅然屹立在兰玉树旁是一棵朴实无奇的松树。松树针刺般的叶子平常是不能和梅花的“国色”相提并论的,但它们在面对残酷无情的寒冬时仍能顽固坚强地活下来,而这更是凸现了玉兰树的憔悴和懦弱。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圣人之言就是那么鞭辟入里、入木三分。我们就事论事,慈禧太后确实曾经风光过,但她的风花雪月、雕栏玉砌在不修德业的基础上却经不住客观历史的严峻考验。真正能和松柏一样“后凋也”的只有中华民族的自强不息的刻苦精神!
 
  第三天

  胡同文化,作为老北京平民百姓传统的生活文化,是支撑北京城丰富文化底蕴的大柱之一,亦是观光北京的旅客们不能错过的重要景点,我当然也不例外。带着追溯本源的怀古心态来到所谓北京城最后的“胡同区”,眼前的一幕仿佛在我充满期盼的热心上浇了一盆冷冰冰的水。这哪里是什么胡同嘛?

  只见一排排涂上灰色的矮屋与背景的高楼大厦形成强烈甚至反胃的反差,不仅无法恢复老北京几百年前的原貌,我更是感受不到胡同独有的古色古香和朴实的文化气息。最让人气馁的是,仔细观察胡同两边矮屋的灰瓦灰墙,却发现大多数都是涂上了新的灰漆!可以这么说,我坐在三轮车上穿梭于胡同间的半小时中,几乎没能拍到一张不带任何现代色彩的纯老北京照!最让人气馁的是,仔细观察胡同两边矮屋的灰瓦灰墙,却发现大多数都是涂上了新的灰漆!北京市政府在设计新北京的计划中百密一疏,忽略了对新北京和老北京两者之间必然产生的矛盾进行适当的调谐工作,以致后者在国家发展建设的大背景下,不得不被无情的新时代抛弃,不得不对新北京作出妥协。

  这是很值得我们反思的。首先,我们不能不承认北京市政府对保留胡同古迹做出的努力。在新中国投入大片土地进行发展建设的时代里,能够在巨大压力下挽狂澜于既倒,保护胡同的文化地位,这是我们必须肯定的。胡同区作为老北京的缩影,它也是古代北京老百姓生活起居的文化象征,是我们中华文化宝贵的精神遗产。

  可是,我们也要客观指出官方在保护胡同区上作得不够彻底。白居易吟道:“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问题是,历经沧桑的胡同区连“为霞尚满天”的权力也失去了;它不但无法重现老北京的特色,它与周围现代化的环境相互抵触,给人的感觉是它已经沦落成可有可弃的累赘。在我看来,北京市政府当初既然下定决心要保护胡同区,他们在设计新北京的蓝图中就一定要考虑胡同区的存在,并尽量做到胡同区不与蓬勃发展的新北京发生抵牾。

  社会、经济的进步是我们应该积极鼓励、响应的,但我认为尤其在北京这个具有深刻历史文化意义的古都中,保护象征性的旧遗址是非常重要的;至少其重要性不能逊于新北京的发展。而最能有效发挥旧遗址对现代人产生教育和启迪作用的方法就是返璞归真,去伪存真,把一切人为的因素过滤掉,留下鲜明而独立的文化符号,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感染它们永恒的魅力。

  北京胡同或许做不到了,但我希望中国政府在保护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累积的宝贵文化遗产时能更加谨慎、重视,将中国文化的精粹发扬光大!

  第四天

  绵绵六千七百里,这是自明朝永乐年间留下来的伟大世界历史古迹-万里长城。当然,长城是几乎不可能靠脚力走完的,但能够亲眼看到长城的东端-居庸关,同样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徐徐地踏着城墙上整齐又均匀的阶梯,第一个反应是对中国政府保护文化遗产上做出的努力感到欣慰。通过城墙的修补和翻新,我们至今还能看到非常完整壮观的万里长城。

  自秦始皇投资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将六国的城墙合并起来到明成祖重修长城,万里长城一直都是古代统治者防御北方侵略者的重要屏障。历代帝王为了巩固防务,不惜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征调千万计的男丁修建城墙。在当时女主内,男主外的社会经济结构里,一个家庭一旦失去男主人的劳动力,实际上就等于家破人亡了。由此,修建万里长城便与暴政、虐政、昏君等词汇联系在一起,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许多农名起义军的滥觞。

  事实上,万里长城在历史上并未能发挥真正的防御功效。不管是对付西汉强悍的匈奴,唐初善战的突厥还是蒙古的铁骑,长城都不能做到距敌军于千里之外。说白了, 费尽千辛万苦营建的巍巍城墙,只不过是敌军直捣中原的一粒绊脚石;它不能遏制敌军的猛烈攻势,不能消磨敌军的坚强意志,更不能控制敌军贪婪的欲望。更有甚者,明末东北的满族势力就是趁着长城防备松懈而绕道从喜峰口突袭明军,差一点就于1629年把明朝灭了。

  再来,明成祖所以决定在永乐十九年迁都北京,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成祖对长城防御元蒙残部的实际能力表示怀疑,认为以天子之势坐镇北方才是安稳之策。康熙年间,随着漠北蒙古喀尔喀部被清政府招抚,清圣祖充满信心地说道:“我朝施恩于喀尔喀,使之防备朔方,较长城更为坚固。”可见,随着历史长河往而不复的畅流,万里长城防敌御寇上的意义也处于递减式。这是历史规律,也是人类发展进步的象征,因为真正能够保卫我们的家园并非一座座城墙,而是实力的外交以及政府和人民之间的众志成城。尽管如此,万里长城作为古代的普通老百姓奋斗努力、流血牺牲的成果,它的历史文化价值是超空间、超时代,甚至草超乎我们想象的。

  在万里长城的居庸关逗留了近两小时后,我感性的一方开始战胜起初理智的想法。我不禁产生一个许多人会认为匪夷所思的观点:为何不原装不动,百分之百保留万里长城呢?仔细观察长城的建构,你会发现城墙上大多数都已砌上全新的砖石,而两千多年前染尽我们祖先血汗的砖石已不复存在了。我不否认中国政府对长城进行大规模的翻新是出自善意的,但我们同样不能否认,万里长城应有的古韵也就随着千千万万的冤魂永远销声匿迹了。这样的万里长城真实吗?

  有人可能会质疑,长城若不经过人为的改造和翻新,恐怕就不适合人们攀爬了。我的答案,眼见为实(圆明园原封不动地历史古迹就是最好的榜样),何况秦始皇最初修建万里长城时就没有产生过用它作为巡行各郡的通衢大道啊!

  第五天

  公元1644年3月18日,李自成率领着气势磅礴、所向披靡的农民起义军把明朝都城北京团团围住;不可一世的大明王朝顿时成了唾手可得的“瓮中之鳖”,而北京城里最丰满的“鳖”崇祯帝朱由检更是农民军众食之而后快的目标。朱由检眼看大势已去,在万分悲愤无奈之下以一段仅仅三尺长的白布断送了历经276年的朱家天下。

  来到景山公园,也叫万寿山,我亲眼见到了朱由检传说当年吊死的那棵槐树。为何说是“传说”呢?《明史•思宗纪》中的确提到指出朱由检在景山上和他的亲信太监王承恩先后殡天的,但文字中没有提到“吊死槐树”的说法。尽管如此,崇祯帝自缢处成为了景山公园中的重要景点,也成为了一个让人反思的清静之处。

  在崇祯帝自缢处的不远处立了一栋《明思宗殉国三十年纪念碑》,作者是清末民初人。这篇咏古文对朱由检的勤政、德政大家渲染、赞颂,疑似将朱由检自缢的情节与西楚霸王项羽自刎乌江相提并论。碑文中强调朱由检在崇祯一朝十七年中夙夜匪懈,力图在大明王朝风雨缥缈之际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这位“力求中兴”的皇帝尽管竭尽所能,但最后还是无法扭转前朝万历、天启的劣势。我认为作者之所以对朱由检持有如此高的评价,关键是朱由检生前留下的誓文。誓文曰:“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勿伤百姓一人。”文中表现了朱由检民贵君轻的可贵思想,是后人歌颂明思宗的主要根据。

  我本人非常欣赏朱由检这段具有现代民主意义的言语,但纵观他一生的业绩和行为,我不得不在这篇誓文上抹黑。历史上的朱由检确实勤政,但他有两大败笔:猜疑刚愎、用人不当。朱由检生性多疑,尤其对手握重权的文武大臣更是犹如“蜀犬吠日”,唯恐他们对自己不利。因此,崇祯一朝中总共换了接近五十位大学士、首辅,而遭他毒手的重要官员不下十八人。此外,朱由检的刚愎自用使他无法虚心听从属下的意见,以致到了崇祯晚期,朝中已经没有人敢对他说半句真心话了。再来说用人不当。朱由检不但冤杀了抗清名将袁崇焕(自毁长城),而且还重用自己崇信的太监去监军视察、制约地方。“小人道长,君子道消”的政治局面愈演愈烈,崇祯朝因此也变得乌烟瘴气。可以这么说,满洲崛起,问鼎中原是明朝灭亡的外在因素;天启、万历以致明初遗留下来的弊政识明朝灭亡的内在因素;朱由检性格上的污点和他许许多多不理智的政治选择是明朝灭亡的核心因素。穿针引线、继往开来,这恐怕是明思宗对摇摇欲坠的大明王朝最大的“贡献”吧!

  针对朱由检那段冠冕堂皇、动人心扉的文字,我不禁要问:如果朱由检当时能够集思广益、重用贤能、体恤百姓,他是否就能做到“求诸己”,而不必万般无奈地“求他人”了呢?历史证明,李自成与他的军队并没有照明思宗的话去做。他们厚葬了大明的最后一个皇帝,并且肆意残害北京的无辜百姓。这或许就是明思宗留给我们最值得思考的问题吧…
                                                     
  第六天

  今天复游紫禁城,再次投入皇室宫殿、皇家园林的怀抱之中,尝试感受这座“城中之城”所独有的“帝王之气”。当然,“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曾经只供皇室成员享受,禁止普通百姓通行的紫禁城现今已经成了开放于众的重要旅游景点,而所谓的“帝王之气”也随着紫禁城中投注浓厚的平民气息渐渐消失了。最能具体表现这一点的就是御花园。

  御花园乃明清两朝的皇室成员为仿造大自然而修建的宽敞园林。园中的奇石迭出、松柏峥嵘、亭子峭立、湖水潺潺,简直就是苏杭再现、人间天堂。当年精心设计御花园的都是明清时期最杰出的园林巧匠,而他们为了满足皇室回归自然的本愿,在制作园林时尽量不留下任何人为斧凿的痕迹,呈现一幅浑然自成、春意盎然的皇家园林画。

  走着走着,我发现美不胜收的园林已经吸引不住我了,让我产生巨大触动的竟然是-人。只见数百计来几世界各国的游客尽情地在园中盘桓,欣赏着巧夺天工的园林艺术,重现《桃花源记》中“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融融景象。这不禁让我想起《孟子•梁惠王下》中的一篇故事。话说齐宣王在孟子面前抱怨,对自己修造的王室园林虽远比周文王时候的规模小,但自己在百姓中的名望中却远不及上古的二帝而感到烦恼、不解。孟子语重心长地做出了解释,关键在于四个字:与人乐乐。

  周文王时的园林占的面积固然很大,但他愿意与百姓一起享受园林的设施,允许百姓在园中打猎、捕鱼、游玩等;而齐宣王却严厉禁止百姓“越雷池一步”。结果是,百姓无不赞颂前者的高尚美德,唯恐园林不够大,而百姓对后者的自私自利无不反感,唯恐园林太大。这就是“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与少乐乐”不如“与众乐乐”的意思了。

  同样的道理,当年的明清两朝的皇室都把御花园当作自家独享的珍品玩物,不愿意与普通百姓共享,最后也和齐宣王一样失去了民心。《周易•小畜》曰:“有孚孪如,不独富也。”意思是与他人分享自己精神上、物质上的财富,真心诚意地与他人建立好关系,从而换来他人诚心相待。可惜的是,封建专制主义桎梏了居住在紫禁城中的二十四个皇帝,以致他们始终未能做到“不独富也”。

  “御花园”强调一个皇帝专利的“御”字,但眼看着花园中熙熙攘攘、张袂成荫的热闹盛况,这哪里还是唯独皇室拥有的娱乐场所呢?

  第七天

  来到北京后就一定要深刻了解北京的文化历史,首都博物馆的北京历史站给了我很多知识和想象的空间。从远古社会的北京猿人到今天的北京市民,北京的历史纵横了近五百千年,其名称也随着时代的推移更替发生了许多有趣的变化。

  北京最初的名称是“蓟”。西周初年,周成王把功臣召公封到了燕国,定都为蓟。这个名称伴随着历代燕国君主经历了春秋战国的战后纷飞、硝烟四起。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设立了郡县制,原来的蓟城也就分割成了四大郡,即上谷、渔阳、右北平、广阳郡,每个郡都安置了郡守。西汉崛起后,实行分封制,北京地区的总称又回到了“蓟”,而这名称一直沿用到了东汉末。从魏晋南北朝到南宋,北京再次改名为“幽州”。后来大辽进驻北方,与南方的宋政府对峙,又改名为“南京”。这一改非常有趣,因为远处北方的京都既然是“南京”,那南方的金陵又该如何称呼呢?当然,大辽政权没有机会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不久后大金朝统一了中原以北的广大地域,“南京”改称“大兴”。辽金入主中原后把北京区定为国都是个重要的历史专折点,因为从那开始北京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的中枢地位开始受到当权者的承认和重视。

  至元元年,元世祖忽必烈定都北京地区,再次改名为“大都”。元朝政府被朱元璋推翻后,北京一度恢复它封建地的身份(朱元璋第四子朱棣的封地);但随着朱棣发动“靖南之役”武力夺取江山,北京区于永乐十九年定位大明王朝的首都,名称就是我们沿用至今的“北京”。从名称的演变探讨北京的历史虽犹如管中窥豹,但它从一个侧面为我们展示北京是如何从一个偏远的城市逐渐演变成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焦点,成为号令群雄的大首都。

  深湛的历史功底,丰富的文化底蕴,独特的人文风俗,共同构造了我们今天的北京。二十一世纪的北京正带领着全中国走上复兴之路,但我希望北京市民在求发展、进步的同时,能够继续努力保护北京伟大的历史文化遗产,并且向全世界展示中华文明闪耀的光芒。首都博物馆做到了,这固然是官方的贡献,但更可贵的是北京全体人民能够积极响应这个号召,向世界各地传播北京“文化之都”的美名!

  结语

  北京16,410.54平方公里的地理面积太广了、近5000000年的历史文化太丰富了、1695万人的风俗习惯太复杂了,决非一次七日游所能掌握的。尽管如此,“千里之足,始于足下”,我真诚希望这是一个开始,一个让我更深入了解北京以至全中国的起跑点。

  再来,我要恭祝北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成功融入不同国度、民族、文化、宗教,成功踏上与世界和谐发展的康庄大道。与此同时,我也呼吁北京每一个市民和中国政府齐心协力,为保护北京的历史文化做出一份贡献,让北京对外以崭新、先进的姿态面世,对内则永远保留一颗古朴、真实的心!



TAG: 缀文者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