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

发布时间: 2017-10-27 18:44    作者: 王志成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15
字体:    打印
  我的手上有一只刺青,刺的是一只蝎子。这个刺青很惹人眼。虽然我有刺青,但并不代表我是坏人。每次与人初次见面,人们总会看看我手上的刺青,接着可能会用他们的标准来衡量我。

  当初明知道大众会鄙视有刺青的人,但我还是一意孤行的去刺青。向来读书成绩不理想, 中学时念工艺班,念完了中四就辍学了,不去报读ITE。交的朋友都是些猪朋狗友,吃吃喝喝,好吃懒做。

  朋友有刺青,那我也应该要赶上时代吖。未满十八岁,我就在身上纹了第一只刺青。除了跟风,其实我是蛮喜欢刺青的。我认为好的刺青也是一种艺术。当初血气方刚,不怕痛也不怕流血。

  当兵的时候,我的兵营是宪兵司令部。我不是宪兵,我只是一名Storeman(仓库管理员)。有一回跑步时,身穿无袖上衣和短裤,身上的纹身即刻被一览无遗。过后还被长官叫到审问室盘问,问我是不是歹仔(私会党党徒)?

  进入社会工作后,也碰上一次不好的经历。去年我应征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老板是个老人家,一眼就盯着我的刺青看,看了我的履历后,接着他说:“我是不会聘请有刺青的人的”。那冷冰冰且带瞧不起的回应令我不知该如何反应?

  我手上虽有刺青,但不代表我工作没有效率。我在零售业工作了好几年,除了得到客人的赞赏,从没中过投诉。我没有任何案底,也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为了一只刺青,你就判我死刑?

  我在社会上工作多年,见过不少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人。经理一进来,他马上变成小狗。懂得手段,懂得靠巴结来提升自己,那些行为是对是错?这为我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那就是做人请不要以貌取人!

  新加坡在2004年推出了黄丝带计划,目的是为了让大众给前囚犯和他们的家人第二次机会 。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踏踏实实的工作。但社会大众真的给了他们机会吗?新加坡人真的能够接受有刺青和有前科的人吗?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