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玛卡酒(五)

发布时间: 2017-9-22 00:16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62
字体:    打印
   “放心噻,我会及时让您知道方梅的消息的。”

   “好,请及时通报,谢谢您……”我感激得把“您”字拉得特别长。

   悠悠客栈的欢快氛围还在继续着,同学们和老板娘一起将一壶玛卡酒喝得几乎快底朝天了。陈夫子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小声哼起了一首小曲,很熟悉的小曲,仔细听是电视剧《渴望》的主题曲,他慢慢地唱着,虽歌词被他稍稍的改动,但依旧动听……

   悠悠客栈,
   迎来聚会好缠绵,
   几番回忆,
   几段过去,
   故事曲折,
   却是经历述说,
   今夜提起感慨多。

   所有人都被陈夫子深情的歌声所感染,大家拿起手机看着他发来的填词一起哼唱起来。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心中都有最初的梦想。
   谁能告诉我,
   是对还是错?
   一壶玛卡酒似歌。
   ……

   “您给我方梅的资料,我试着找找她。”歌声中我收到老板娘的一条微信。

   “你想大海捞针?”回复她后我猛然觉得老板娘办事很靠谱,才刚提起,就立即行动了。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噻,哈哈!”

   “谢谢老板娘,哈哈。”

   那一刻,不完全是玛卡酒的作用,我对手上的宝贝又加深了认识,这玩意儿的功能真太酷了,它彻底改变了人们传统的交流方式。试想刚才这样一个情景,大家一起唱歌的过程中,嘴不能停的状态下,如果老板娘不挪步,希望和你单独互动,她一定要写个条子偷偷递给你(或写在手掌中),而你也必须做同样的事。即使如此你们还要挨得特别近,不然如果是现在,老板娘坐在对面,那一定暴露无疑,除非你和罗西一样有特殊功能。

   “老魏发什么呆,快让江雪做总结。”冷不防刘大哥在歌停后从我的脑后甩过来一句话。

   在众人的簇拥下,江雪站了起来,她微笑着,一脸的开心。“同学们,不早了,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明早陈夫子天不亮就要飞了……”说到这儿她收起了笑容。“这次聚会很舒服,看了雪山,逛了老街,除了领略丽江古城的风采,还体验了山脚下难忘的野炊,特别是刘大哥朋友的宠物,那只聪明机灵的多宝,真让人难忘……”江雪哽咽了,说不下去了。

   “都是高兴的事,干嘛难过?接着说。”罗西递给她纸巾一旁安慰。

   “我是高兴的,这次来尤为结识了老板娘,一个大气漂亮的知性美女,带给我们很多欢快,她的lafite和玛卡酒让我们在悠悠客栈度过了美好的一夜,也是醉人的一夜……”奇怪,说到这个不寻常的女人,江雪也变得不寻常了。

   接完老板娘的电话,候机大厅瞬间明亮了许多,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这个激动很奇怪,仿佛好事来得太快,我一点没有心理准备,整个人似乎飘进云里的错觉,轻轻的,软软的,真想找个床好好睡一觉。

   “大钢,方梅找到了,她即将来丽江旅游。”我的微信发出的那一刻,感觉全身只有指尖特别厚重,有一指千斤之力。

   那一夜,我的乖乖,没想到江雪不说则罢,一说则滔滔不绝,没完没了。她几乎夸奖了每一位同学,刘大哥、罗西、陈夫子、也包括我。她说老魏,这次你一定要把聚会的过程写出来,写得越真实就越耐看,别人看不看不要紧,我们自己看,你如果不写,下次就不要来。她还祈祷大钢一定可以找到方梅,说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她越说越离谱,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魏,快,帮我扶她回房间,她已经不行了,这玛卡酒的后劲上来了……”罗西的动作相当麻利。

   谁料第二天早上,大家问她昨晚都说了些什么时,她竟然一无所知,那感觉好像我们在合伙造谣。一个真正的不寻常的女人就这样在我们眼皮底下诞生了。

   聚会过去了一个月,我根据照片的回忆,断断续续把过程写了出来发到群中,大伙看了都乐了,感觉在看纪录片。当我征求名字的时候,没想到一致通过用《一壶玛卡酒》。真邪了门儿,我的这帮同学这一次竟然如此痛快,没有一张反对票,连弃权的没有。

   后来我才知道老板娘倾洪荒之力帮我寻求方梅是因为陈夫子的发力,因为她的老公正在为她的新设想赴埃塞俄比亚采购,她希望陈夫子托朋友予以关照。怪不得丽江第一晚临睡前陈夫子诡异地对我说:“老魏,不急,缘分到了,方梅一定会自己出现的。”

   方梅和大钢的事最后如何?这件事必须要有个交代,不是为我,而是关心这件事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老板娘。

   我和大钢多次微信,知道他和方梅建立了联系,但一直没有他们见面的消息。只是昨天我逼急了,大钢发来一段语音,说是方梅发来的。视频中他痛苦地说:“老魏,她这是什么意思?”

   在那一刻我什么话都没有,愣愣地看着大钢,看着他那卷曲的脸消失在手机的屏幕中。

   过了很久,我带上了耳机,小心翼翼地点开方梅的语音,耳机里立即传出熟悉的也是陌生的歌声,一曲委婉凄美的歌声。

   想问天你在哪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开始我聪明,
   结束我聪明,
   聪明得几乎都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者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漂流在安静的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
   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于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我不愿每天每夜每秒漂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我的梦。
   我的梦……

   这歌声在我耳边来回重复,怎么也不会停,一直继续……

    (全文完) 。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