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玛卡酒(四)

发布时间: 2017-5-27 07:09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29
字体:    打印

   丽江的阳光笼罩着机场,五颜六色的光线从玻璃镜面折射到候机大厅。我的手机一直是盲音,与老板娘的通讯处于失联状态。


   "老魏,你怎么还在这儿,你到底是乘飞机还是下飞机?"我的耳边传来了喊声,声源来自一个运动的物体,原来是罗西的喊声。


   只见罗西大汗淋漓的一边走一边喊我,手里的东西简直一河滩,大包小包不说,还提着两袋茶叶。他来到面前不等我回答就气喘吁吁的继续质问:"你看到江雪了吗?怎么一会儿功夫不见了?她的茶叶什么时候跑到我手上来了?"


   "她急着赶飞机,和我仅照个面就进去了。"我不知怎样回答才能让罗西高兴。


   "岂有此理,怎么走都不告别一下?......还没有拥抱就.....走了?"他自言自语把我几乎当了透明的玻璃。


   很快罗西消失了,远远的只看见他的背影像球一样滚动着奔向远方。 突然,我一拍大腿懊恼起来,怎么把一件大事忘得干干净净?刚才为何不问问罗西,那晚老板娘第二次在他耳边到底说了些什么?


   手机的屏幕闪动了几下,来了几条微信,第一条是陈夫子的,他报平安说已到达徐州,招呼大家明年聚会选择埃塞俄比亚,他做东家。第二条是刘大哥的,他正赶往大理的路上,昨天听他说要考察丽江的房子,怎么又改道了,难道遇到了更好的美差?第三条是大钢的,这小子知道我在同学聚会所以这些天没有烦我,只是客气的问我可一切都好。其实我知道他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猴急得不行,他太渴望知道方梅的消息了,哪怕是丁点的琐事。


   夜已深,情更浓,一壶玛卡酒喝得快接近尾声了,  每个人不但没喝醉反而更加清醒,也许这就是半醉半醒的状态。依照聚会惯例酒空之前每个人都要发表一段感慨,前提是不能涉及敏感话题,只要别和上次的感慨撞车就算过关。


   "几个字?"罗西问。

   "两个字。"江雪的回答。


   "清算。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这样说希望动物不会生气,因为人在自己犯贱做错事的时候总喜欢拿身上的缺点往动物的习性上靠,以图减轻自己的罪责,我就是如此。比如明明自己的惰性造成的屡教不改却说是狗改不了吃屎,绝对是自己干错了事死不认账却说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等等。有时我想幸亏这个世界不是动物主宰,不然我们人类不知有多上新老旧账等着被它们清算。"我第一个发言,没盐没醋的四不着边,应该过关了。


   "上策。我来,我也该感慨了。"陈夫子一只手举得很高,他抬起头沉下脸说:"以前我总觉得读万卷书为上策,后来觉得行万里路为上策,今天我觉得应该像老板娘一样选择一个喜欢的职业且能阅人无数,阅人无数此乃真正的上策,快哉快哉。"


   江雪放下酒杯,双手托起脸,这是她要说严肃话题前的招牌动作。"沟通。十几年前,我们读的十二门课程中有一门是沟通,它实在太重要了,只有充分的沟通才会有深刻的理解,无论是你的上司和下属,也无论是你的亲人和朋友,当然也包括我最亲爱的......沟通产生包容,沟通避免猜疑,沟通才会化干戈为玉帛。"江雪激动地站了起来,自己的一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关心。是一个老土的名词,可永远能用,我们需要关心太多的事情当然也包括他人,力所能及的关心社会,关心弱者,关心应该关心的人......"


   "撞车了,上次你说的是照顾,几乎重复,罚酒一杯。"罗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大哥打断了,他示意罗西喝酒。


   "关心和照顾根本不是一回事,关心是心里的活动,照顾是具体的行为,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干。"罗西摊开手一脸的委屈。


   "我不跟你较真,你仔细想想,也许你我沟通的不彻底。"刘大哥说完这一句笑了,他喝了一口酒继续说:"习惯,习惯是一种美德,我很感慨。这几天我鞍前马后累得贼死,可比不上罗西帮女生拿包或帮女生开车门,那是一种绅士的风度,来自天生的习惯。我承认内心有大男人的风骨,有时表面装谦虚,装绅士,但怎么装都不是习惯,一遇到具体事儿就漏气了。所以我要学习罗西,学他的习惯,习惯才是优秀文化的有效传承。"


   刘大哥的声音还在发颤,四周已经全是掌声,罗西的掌声拍得最响,也最持久......


   我看到同学们在感慨的过程中,老板娘的眼睛在轻柔地转动,听到陈夫子赞扬她的话,她嘴角露出少见的得意,当刘大哥结束演讲的瞬间她好像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观察力极强的江雪发现了这一幕,她大方的邀请老板娘也感慨一番,她用了一个很自然的方式。


   "老板娘,我们的感慨是有规矩的,最后的感慨留给主人,你随意。"


   "?哈哈,在你们面前我好惭愧,你们都讲得那么好,我不讲了,不讲了......"她摆摆手。


   "我们还想知道您的许多故事,老板娘,酒没喝完您要讲给我们听......"罗西开始起哄了,也许他的惯性喝了酒变形了。


   ",你要感慨,随意。"刘大哥的话不多,但很有威力。


   "好吧,我感慨的是爱情"老板娘端起酒杯充满深情地说:"爱情是人类生活的灵魂,它根植于每一个人心底的最深处,不管你忘了它,还是它忘了你,只要一个召唤它就在那儿准时的出现。大钢呼唤方梅,追寻方梅就是爱情不死的体现,也只有真真有过生死恋的人才体会的更深。"


   绕了一大圈,终于绕回来了,又绕回到了主题,我写不下去的《因为爱情》仿佛找到了继续的理由。天哪,爱情的魅力居然在丽江,一个让人遐想的地方。


  "老魏,你写的小说我看了,里面有我的影子,痛不欲生的经历,但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我的今天。我似乎懂得了爱情的真谛,很简单,爱他,愿痛苦相随,情舍,则放他远去......我答应你,帮你寻找方梅,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大钢,是为了爱情......"她依然继续说着,我的同学都没有反应,他们醉了吗?没有。他们听醉了,他们被她的感慨彻底醉了,他们终于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确有相信爱情的人。


   "你小子到底在小说里写了什么鬼,老板娘像中了邪一样?"罗西冲着我,他的脸色很吓人。


   "你没看吗?老魏每天一小节发到群里面。"江雪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我整天忙得跟驴一样,推磨都来不及,哪有闲心看小说。快,概括一下,越简单越好。"罗西恳求道。


   "OK,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男一号与她相恋三年,因母亲的反对而被迫放弃。男二号追求女人,她虽心里不甘,但也与他结婚生子,后来她做了许多事儿想证明自己,无论怎样折腾男二号都迁就她。男一号得知她不太如意出走海外的消息后,变卖家产出国寻找,尽管他国外生活安逸,但过得越好越觉得对不起她,于是千方百计苦苦追寻。"江雪快速的整合。


   "完了?"

   "完了,不够简单?"

   "太复杂,简单说即二男一女的三角恋爱。"

   ",不是三角恋爱,有时间的先后。"江雪一旁纠正罗西。

   "从物理角度分析依旧是三个物体之间的碰撞,没有差别。"罗西的话很有逻辑,等他认错要熬很久。


   听着罗西和江雪的悄声议论,我觉得今夜的玛卡酒太不可思议了,怎么越喝人越思维敏捷?难道它补的不是五脏六腹而是直接催化大脑的思维器官?这样一联想又更加可怕,难道电视里最强大脑的选手都喝过它?还是喝了它,人人都能变成最强大脑?


   "怎么样?有情况吗?"我手机的上方闪现了一行小字。世界上的事也真他娘的邪,说曹操,曹操到,是大钢的微信。


   "网已撒出,指日可待。"我立即安慰他。


   机场的空旷与我的孤独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也许它在考验我的耐心。我一直等候着老板娘的电话,希望她带给我准确的消息,此时此刻寻找方梅的人似乎已不是大钢,而是我。


   也许老板娘说的对,爱情是躲在人们心底最深处的猫腻,一旦条件许可它就会兴风作浪。大钢也许就是最鲜明的例子,日子过得好好的却突然发神经地寻找昔日的恋人。


   其实这样的人我也曾见过,但那是酒喝多发疯般的狂态,倾诉时热泪盈眶后悔不已,恨不得立即狂奔过去领回旧爱。但酒醒后,有时都等不到酒醒已经吓得失态,拷问般追索当时的身边人自己都坦白了什么?在这些君子的眼里,曾经的鸟语花香早已散去,过去的海誓山盟也化作了云烟,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感情的随机应变。


   电话终于响了,是老板娘的声音,可以听到她急促的喘气声。


   "老魏,我把方梅的信息放到我的朋友圈,马上就炸开了锅,一年来我接待了来自国内外的上万游客,他们又有他们的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神奇的微信和面薄把这条消息很快带到了地球各个角落。今天我接到了一个朋友的朋友信息,她说方梅正是她的闺蜜,她们现在正在来丽江的路上。"我听得出来,老板娘也为有了方梅的消息而激动不已。


   "什么?你说方梅正在来往丽江的路上,几时到?知道吗?"我一连几个问号般的提问,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变态成什么样子了。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