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玛卡酒(三)

发布时间: 2017-5-27 07:05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323
字体:    打印

  和大钢的第二次视频是在我去丽江前的一个星期进行的,这次时间倒了过来,他是中午12,我是半夜零点,我们之间依旧是黑白对话。


  他选择上班时间与我视频可见他的焦虑达到了顶峰,当然也许更多的理由是躲避夫人Queen的干扰。看着大钢衣冠楚楚,头发乌亮,红色的领带笔直的镶在胸前,他摇身坐在高背椅上,office明镜般透亮,窗户外的蓝天碧海宛如画卷。那一刻我清楚了我手机里的同学确确实实是个人物了,而且还是一个领导众多红毛的人物。


  "大钢,你是几时出去的,我听说你在国内干得不错,公司做得蛮大啊。"


  "是啊,一言难尽,跟你说你都不会信,我就是为了寻找方梅才选择了出国。"


  "为了她你选择了出国?也真太天方夜谭了吧,你就自圆其说吧,也许你会获得奥斯卡最佳编剧。"


  "真的,我后来听说方梅婚后不如意去了国外,先是说去了日本,后又说去了美国,我就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出国,最起码离她会近些,找起来容易。"大钢越说越激动,口齿有些不连贯了。


  在我的印象中,大钢和方梅分手后,都很快有了伴侣,而且也都成家立业结婚生子,这是哪跟哪呀?怎么世上还真有藕断丝连的爱情童话?

 

   "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方梅的事,让你如此的揪心揪肺?你们难道不是安静的分手吗?" 我似乎在转变着角色,不自觉往法官的位置上靠拢。


   "别提了,那真是一段伤心欲绝的往事,我们两个人连死的心都有,遗书都写了不下三回。真的老魏,我没有她勇敢,她真的死过两回啊。"


   我半响没有接话,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的同学竟然如此对待感情,当对渴望的爱情追求破灭时,竟甘心以命相抵毫不在乎。


   "大钢,我念你是我的兄弟,同时也念你有这份心,我试着帮你追寻方梅。但前提是不妨碍她的生活状态并在她本人允许的条件下才有可能让你们见面,但也许这是大海捞针非常渺茫,你要有心理准备啊。"


   听完我这段话,大钢激动的眼眶发红,他嘴唇颤动着轻轻说了一句:"老魏,你真是我的亲哥。"


   这就是当我的一只脚即将跨入机舱的一瞬间选择放弃登机的理由,理由不够吗?不管够不够都要逼着自己这样做了。


   当我返回候机厅的时候,我打通了老板娘的电话,我的回答很简单:"我今天不走了,告诉我方梅在哪儿?"


   那一夜最动人的时刻应该是老板娘一展歌喉的瞬间,她的嗓音略带沙哑,语调中有偏男中音的声部,除了音准外,她拿捏节奏的方式也很自然,竟然从头到尾一字不漏把这首很难掌握的歌曲平稳地用清唱的方式表现出来。这首歌《我最亲爱的》我很喜欢,尤其林夕的歌词写得实在无邂可击,无论是阿妹的演唱还是林忆莲的表演我都多次欣赏。可清唱这首歌却能唱得如此动人的歌者我还是第一次遇见,看样子刘大哥说得太准了,丽江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一点不假。


   老板娘在众人的喝彩声中结束了演唱,当她最后的一句歌词:"我最亲爱的,亲爱的,......."收尾后,刘大哥情不自禁上前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这拥抱体现了他对老板娘才艺的钦佩,更重要是感谢她对同学们的特别关照。


   "你是一个大气的老板娘,认识你是我.....,是我们的福气,,我敬你一杯......,敬你一口,你的酒太珍贵,我都舍不得喝啊!"


   "我也要拥抱老板娘,唱得实在让人感动,我都流泪了。"江雪擦拭着泪水奔向前去。


   "我也要,我也要,唱得太棒了。"罗西不由分说也往前挤。


   "你不可以。"老板娘笑着拒绝了罗西。"等你坦白了你的上海情怀,我一定会主动和你拥抱。"


   "天啊,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人在做,天在看,有时天也会走眼啊!"罗西哭丧着脸,扫兴之极。


   "你到底有什么把柄被人家攥在手中?,有了就痛快说出来,没了自然就没了嘛。"我提示罗西。


   "什么把柄?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刘大哥挖的坑,就是想跳也得先找个树枝量量有多深。"罗西不甘心的回答。


   "老弟,我觉得这事儿你要缜密,以刘大哥的严谨,无风不起浪啊。"我望了望陈书生挤了一个眼给罗西。


   望着眼前的罗西,我觉得他确实很无辜,让一个人回忆一生中甜蜜的瞬间也许不加思索就能想起几件,可要让一个人承认自己过去的原罪,特别是浪漫隐蔽的情史,即使有,又有几人愿意坦然面对呢?


   罗西把我从屋里拉到了院子,我完全没有准备就被他抢白了几句。


   "老魏,你告诉我,老板娘是怎么知道刘大哥说我的事,说这事儿的时候她去取Lafite,根本不在现场,还有你刚才给我挤眼的意思,是不是刘大哥真知道我的底细?"


   院子里月色温柔,本来应该是赏月的氛围,可罗西的话把我整得很郁闷,不知如何作答。正当我准备应付他的时候,我的手机接到了江雪的微信:"快进来,老板娘要讲故事了。"也几乎是同时罗西的手机也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又抬头看了一眼我说:"好戏终于等来了,!"


   我就这样被罗西像下跳棋的棋子一样摆过来摆过去,最后又摆到了屋里。


   屋子里的灯光调得比以前柔和了许多,桌子上酒杯里的酒也换了颜色,我和罗西匆忙坐定,身子还没直起,老板娘已经温柔的开腔了。


   "抱歉诸位,一瓶Lafite 实在量太少,不够大家尽兴,我刚刚给大家敬的是我自己泡的玛卡酒,它是我盘下这个客栈那天泡的,据今天整整365,也就是今天是悠悠客栈一周年。"


   "哇噻,太有口福了,什么好事都被我们赶上了。"江雪比上次哇噻的更兴奋,她真的喜欢酒。


   "缘与分,缘来了是挡也挡不住的,天地之间皆是缘,众人之间都有分。"陈夫子喃喃地说。


   "别打岔儿,听老板娘说。"刘大哥轻轻地示意大家。


   "当时泡玛卡酒的时候我就许下心愿,当满一年时那天夜晚,无论遇到何方神圣,我都将酒与他们共享并和他们一起见证客栈的成长。没想到是你们,是你们和我分享这壶玛卡酒。"老板娘已动了情,说话的语调提高了许多,声音也格外好听。


   "什么是玛卡?"我的手机在静音中接到了罗西的微信。

   "应该是一种植物,详细问陈夫子。"我立即回他。

   不一会儿,罗西发回了陈夫子的回答,相当专业,真不知陈夫子为何懂得这么多?感觉比百度来得实惠。


   玛卡生活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英文叫Maca,昼夜温差要大它才能生存。因此只适宜生长在高原山区高寒地带,雨量要充沛、周围必须有淡水湖。中国种植玛卡地方也只有丽江和九寨沟。有人说玛卡含高营养素,对人体有滋补强身的功用,泡酒食用后体力充沛,精神旺盛不会疲劳。也有人说玛卡就是一种十字花科的植物,与萝卜同科,只能视作是保健食品,并没有治病的功效,各说各有理,自己要斟酌。



   电话里老板娘的声音很小声,感觉她身边是轰鸣的噪音,一浪高过一浪。


   "老魏,您好,我现在正驾驶着摩托前往拉萨的路上,你要等一会儿,我再跟你联系......"


   "你说什么......"老板娘的电话挂断了,我一急口中的""也立即变成了你。


   我这时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不寻常的女人确实做事不寻常,她是讲过要自驾摩托车进藏,可一般人从讲到做一定要有个周期啊,既使是个大男人不也得准备几天,怎么会说走就走?或许她早有打算,说出来只是表达的一种方式而已。


   我在机场心不在焉的转悠,心里不住地犯嘀咕,老板娘是怎么找到方梅的,她的不寻常难道也体现在寻人方面?


   自从大钢委托我寻找方梅后,我动了很多心思,把我几乎能利用的关系都用上了,就差托人找到倪萍直接上她主持的大型电视节目《寻人》。这是我母亲出的主意,她老人家说话风趣:"儿子,寻人次要,只要能上节目,记着一定要把我带上,你妈这辈子只当了一次粉丝,粉的就是倪萍一根丝啊。"


   大钢这些日子也被方梅折腾的够呛,他告诉我现在不但茶饭不香还夜夜失眠。看来我这位养尊处优多年的同学一旦掉入感情的漩涡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还真有点奋不顾身的样子。


   来丽江的前一天,我收到大钢微信来的一首诗,真是下了功夫,估计他在痛哭流涕之后闪现出了灵感,或许是他累积的伤疼,写得颇有伤感。


     

   我不愿承认,

   是你那宽容的心

   把我留在了雪地,

   融化时,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