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玛卡酒(二)

发布时间: 2017-5-27 07:03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556
字体:    打印

  离飞机起飞只剩8分钟了,我的眼前却突然闪出大钢的面孔,我的哥们那悲凉的眼神,无奈的面容,抽泣的且颤抖的身躯。大钢的全名叫卜大钢,因为卜字的发音很奇特,大声喊跟没喊一样,所以我们在大学期间都叫他大钢,同学中还有几个名字有钢的,只好顺着身材高低依次二钢,三钢的排下去叫了。


  大钢与我一共视频了三次,其中最后一次尤为让我感动,因为我很难分享他人的感动,特别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觉得那样的状态有点装,表面是激动,谁知他那会儿在想什么?


  可那一天,他说到伤心处,像个孩子一样的抱头痛哭,我的手机屏幕上看得见他嚎啕的泪水,他那不能自制的狼狈样子。经我再三审核确定是真哭,因为装是装不出这个死样子的。


  "有这么走火入魔的吗?大钢,你可是有妻有子的男人,活了几十年难道白活了?"我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手机冲他死命的大喊。


  "老魏啊,你不懂,现在我越过得好......心里就越想她.....我的生活越写意......我就越愧对她.....老魏......我真是对不起她啊......"大钢根本不听我的劝告,他只是放声大哭。


  大学的生活是上世纪的事,我们全班人都知道大钢的那点儿事,明白他早早就捕获了方梅的心,也都清楚他们恩爱的过程。大概有三年的光景,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在校园,白天一起打开水,晚上散步手拉手,有时候想躲开他俩都很难,像弯弯绕一样,绕都绕不过去。可谁也没想到临到毕业了,两人给吹了,吹得是干干净净,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无义。


  第二天的丽江游安排的很丰富,刘大哥不愧是同学们的主心骨,吃喝拉撒交给他太让人放心了。


  清晨,江雪的颁奖礼搞得有点隆重,她身穿礼服把德国红点奖(Red Point Winner)礼品(红酒自动开瓶器)颁发给学友,并要求每位学友即兴讲话,最有意思的是还必须在摄像头面前卖弄风骚。轮到罗西时,他手捧开瓶器强装正经地发言:"诸位,一大早在这个优美的束河小镇,这个鸟语花香的悠悠客栈领取美女的品牌礼物,实在荣幸,这礼物决不是颁给我一人的,它是学友们情谊的体现,我会永久珍藏,绝不使用......"


  "神经啊你,罗西,品牌如何?今晚你就试试,玩回来今晚喝老板娘准备的红酒。"正在拍摄的刘大哥不等他说完,急不可待抢着答话。


  一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华灯绽放的丽江古城迎来了夜晚的妩媚,学友们显然还未尽兴,在古色古香的石板街上,他们一同加入了纳西族的舞蹈队伍,手舞足蹈的一阵狂欢。


  在那一刻我把一切的杂念都抛到了九宵云外,当然也包括我那曾经的死党,那张哭起来酷似猩猩脸的大钢。


  江雪是个精打细算的女生,她挑选了一家餐厅特别实惠,在那里就餐既能吃云南的小吃,还能透过二楼的窗户看到对面歌台的演唱。陈夫子显得很兴奋,他进门环视一圈后脱口而出:"这真是一个意外的缘分啊。"喔噻,一整天遇到美妙的事儿、他总喜欢用缘来诠释,看样子我这小兄弟真是与佛沾上边了。


  "魏兄,今天爬玉龙雪山感觉如何?"饭吃到一半罗西突然转头问我。


  "来过两次了,上一次......十三年前,同样也是四月,感觉人比过去多了。"我的嘴里含着菜,说话断断续续。


  "我问的是雪山,你所问非所答。"罗西不仅物理水平高,说话也学会了不依不饶。


  "你小子提问就欠逻辑,我们什么时候爬玉龙雪山了?缆车送上送下好不好,爬个鬼唉。"我故意逗罗西。


  "你俩在一起就会斗嘴,我告诉你,咱们今天登的玉龙雪山南北长35公里,东西宽13公里,共有十三峰,主峰扇子陡海拔5596米。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像一条银色的玉龙在做永恒的飞舞,故名玉龙山。又因玉龙雪山的岩性主要为石灰岩与玄武岩,黑白分明,故又称为黑白雪山”,我们今天只在4608米露个小脸,雪大天冷也就够意思了。"刘大哥放下筷子当起了解说员,他的手势利落的摆动,语调充满诗意。


  "你们不记得了吧,刘大哥可是地质专业毕业的高材生,瞧瞧,这岩层那岩层够开眼了吧。"江雪接着提醒大家:"真正的行家在这里,说话可要谨慎,小心别漏气了。"


  话音还未落定 ,""的一声,江雪的手机响了,她描了一眼惊呼:"大家速度要加快,老板娘可在微信催我们去客栈喝酒了。"


  悠悠客栈座落于束河古镇,刘大哥熟门熟路,开车从丽江出发转眼就到了。人还没进院子就被大门前地面旋转的图腾所吸引,这种光影组合给小巷子增添了洋气,也使住宿的游客更有亲切感。


  推开大门是个一进院的格局,左右二层客房,角落食堂,院子里温泉泳池摇椅木马既显大气又不失浪漫。迎着大门的是装饰考究的茶室,柔和的音乐中,穿着民族服装的老板娘正在烫杯准备泡茶,灯光下她身姿矫健,倩影楚楚动人。


  走进茶室,陈夫子点燃了三只香,顿时房间里有了禅的味道。还是罗西眼尖他温柔地安慰起了老板娘。


  "老板娘,你怎么哭了?"

  "没有。"

  "是哭过的痕迹,你看你眼睛红红的。"

  "我算是把你佩服得死死的,什么鬼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那你真的哭过?"江雪接过了话题。

   老板娘没回答,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

  "老魏,你昨晚潜伏在客栈做了什么?"刘大哥老谋深算望着我。

  "我能干什么?听陈夫子唱了一夜的秦腔。"

  "胡说,我还正和你说话,你就拉响了气笛,还怪我呼噜声大。"陈夫子先急了。

  "从实招来,不然这地方做双规可是再好不过了。"刘大哥提升了语调。

  "好了,我说,我经不住她的恳求,把没写完的那部小说发给了她。"我平淡地说完后望了一眼老板娘,感觉自己完全解脱了。

  "你是说《因为爱情?"江雪的眼睛瞪得滾圆。

  "是。"此时此刻变成了我无奈的点点头。


   候机厅的广播终于停止了,周围一片寂静。


   今天是大家分手的日子,陈夫子天不亮就早早离开了,我是第二个,本来也该踏上机舱了,可老板娘的一通微信让我不免纠结起来。


   正当我僵硬的站在候机厅不知所措的时候,江雪的微信发来了,寥寥几个字:"登机了吗?我和罗西准备check in"我下意识地回答:"ok"但脚步并没有移动。


  "您是魏先生吗?"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漂亮的女服务生走近了我。

  ",我是。"

  "!快登机,全部的旅客都在等您,!"她不容我回答,一把夺走我的行李箱,拉着我快速奔向登机口。


   急匆匆的脚步声更让我心烦意乱,奇怪的是大钢的画面又出现了,出现在一个月前第一次与我视频的场景。


   由于时差的缘故,他的半夜12点是我的中午12一场黑白世界的对话拉开了帷幕。


   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沿着一楼的楼梯走到了二楼的房间,从背景装饰看他的别墅的确很豪华,感觉扶手似镀了金一样闪着耀眼的光芒。


   "怎么选这么晚视频?你小子扛得住吗?"我假猩猩地关心他。


   "老弟,没办法,讲这些事一定要Queen睡着了才行啊。"


   " Queen是谁?"

     

   "还能是谁,我的夫人。"


   好家伙,大钢一定混得不错,不然以他用词的严谨,不会轻易地称自己媳妇是夫人的,顶多是太太罢了。


   我和大钢的聊天很自然转向了方梅,尽管这个话题很沉重但无法躲避,还算大钢有勇气,他娓娓道来他们在一起的来拢去脉。


   却原来与其说是大钢追方梅,倒不如说是方梅顺水推舟挤上了大钢感情世界的末班船。因为大钢的母亲已经给儿子物色了一位门当户对的姑娘,只等大钢大学毕业就娶到家,可大钢却在班上看上了方梅。他是用什么手段捕获方梅的心的?大钢没有明确表示,但他说那个时代追女孩儿,就是拼胆量拼耐心,只要你不是太离谱,不管姑娘多高傲多漂亮都经不住男孩儿的一阵狂追。


   但大钢没想到方梅怎样努力都得不到自己母亲的认可,她老人家非常固执,坚决要求大钢断了此念想,与方梅决裂。


   大钢整整郁闷了三年,大学里的一切仿佛是在演戏,他和方梅两个人的恋爱在别人眼里也许是羡慕和嫉妒的整合,可他自己知道他们的缘分曲线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倾向零。


   "真想不通,你母亲为何反对你和方梅的结合?方梅各方面的条件可都是佼佼者啊!"我不解地问。


   "是啊,我也多次和母亲谈论,可她总说我不懂事理,她说方梅不适合我们老卜家。"大钢一脸的茫然。


   "当时你老爸不也就是个七品芝麻官,小小一个县令,你们家就门槛高了?难道因为这个?"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