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玛卡酒(一)

发布时间: 2017-5-27 06:56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623
字体:    打印

  机场大厅很空旷,寥寥无几的人影,广播里不断传出呼叫旅客姓名的声音,语调不急不慢。我拉着行李箱向验票处走去,因为我的机票早已在自助出票机上check in,所以我的表情泰然处之,尽管离飞机升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


  此时我的脑海中依旧沉浸在昨晚的氛围中,客栈老板娘的柔情似水让我思绪万千,这倒不是她的风姿和容貌的绝对吸引,而是她在半醉半醒中吐露的心声。这里面包含着我这次出游寻找的答案,一个老调重谈的话题,这话题既土得掉渣又充满诱惑。


  我不是一个职业的作者,业余也不够科班,而是在闲情逸志中笔笔划划的人,笔划的也都是身边的人。笔划多了也就变成他人眼中的故事了,其实我就是图一个乐字,自娱自乐罢了。


  可有一天,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打来视频电话,把我平静的生活搅乱了。那是从遥远的大洋彼岸打来的,几句问候之后他直切主题。


  "魏兄,你可有方梅的消息?"

  "方梅?你是说坐在教室第一排的那位方梅同学吗?"

  "是她,你有她的信息吗?你可要帮帮我,你是群主啊。"

  "大钢,你别急,这群是咱班的不假,可不是每位同学都在里面......"


  "求求你,帮帮我,我一刻也不愿再等待了......"我看见大钢卸下眼镜,露出焦虑的眼神,那是一双至今为止我见到的最渴望的男人的眼神,充满希望又不可拒绝的眼神。


  大钢是我的大学同学,说的狠一点我们是臭味相投,我们很投缘,入学没多久就因为说得来而变成了死党,几乎无话不说。于是班里面所有的女生都被我们起了绰号,严肃一点的叫倔倔,好看一点的叫绿叶,长的老相一点的叫姥姥,长得娃娃脸的叫乖乖......可偏偏奇怪的是漏了方梅,她竟然没有绰号。


  这件事让我百思不可一解,因为我们是按照花名册配合座位进行的地毯式搜索,不应该有人漏网啊?尤其大钢,他可是高考物理满分的秀才,怎会如此这般?


  事情过去了多年,一次和大钢喝酒叙旧时他涨红了猪肝脸露出窘色,极不情愿地吐出了秘密。"魏兄,说实话,我们的绰号都是以物理的模块强加于女生的,有些形象,有些勉强,但方梅无论怎样绞尽脑汁都找不到一个符号概括她的魅力,所以我只好放弃了。另外我留了一个心眼,想让你小子早早忘了她。"


  听到这,我手里的酒杯滋滋做响,真恨不得一杯子砸过去花了他的狗头,一个号称是我铁哥们儿的人竟然如此猥琐,如果不喝醉估计他会把秘密带进棺材,当然我的气愤也是酒精使然,没喝高自己觉得自己一贯很man的。


  "先生,请出示您的登机卡。"耳边传来服务员温柔的声音,我已走到了验票柜台,下意识地递给她手里抓的一把东东。很快随着行李进了安检传输带,我也被迫举起双手接受酷似投降般的俘虏登记,此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十八分钟。


  这次的旅游是和我同学约好的聚会,也没有特意的安排,纯属自由行。五个人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丽江小镇,开始了一次休闲的假期。


  说来奇怪,同学聚会不管在哪儿都会让人莫名的兴奋,而最兴奋的是最先到达的罗西。他兴奋的模样很奇特,围着每个学友转圈圈,一边转一边重复地问:你来了,辛苦了。然后不等人回答又转走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热心人,聚会时总是给大家带好吃的,那可是太好吃了,全是他自己的手工制作,这次他又带了什么?


  "罗西,你别转圈了,快把礼物拿出来见识见识?"刘大哥有点不耐烦了。刘大哥是个山东大汉,是我们班的武松,眼里掺不下一粒沙子,看着罗西磨叽,  他气不打一处来。


  "陈夫子,快叫老板娘出来,不是晚上她要接风招待我们吗?"一旁的江雪很懂事,她忙帮着罗西打圆场。


  江雪提到的陈夫子是我们班的后起之秀,现在正处于事业有成的上升阶段,说话不仅底气足,还颇有文化底蕴。


  "罗同学,修行不是靠脚,要考脑,只有脑的中气足了,天眼才开,注意多思考,少晃荡,少动多静"。果不其然,脖子上挂着一串庙黄色佛珠的陈夫子一开口惊动四座,让人刮目相看。


  "先生,请打开您的行李箱,我们要检查。"过了安检后,我被另一个女安检叫住了。


  ",对不起,行李箱有个自动开瓶器,德国红点品牌。"我连忙告诉她。


  "不用解释,请打开箱子我们要检查。"女安检根本不听你的话,她指着箱子一副命令的口吻。


  箱子里的东西瞬间暴露在光天化日的空间,里面的一切都一览无余。她把开瓶器检查的很仔细,在确认没问题后露出了职业的微笑,那洁白的牙齿很耐看。


  "先生,请您再过一遍机器。"她的右手严厉的指着行李。


  "我的姑奶奶,这人要是有了一点小权,鸡毛都能飞上天。"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无奈地听从她的指挥。我紧张地看了一眼手表,离飞走的时间还有15分钟了。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天前聚会的第一晚,我们五位学友开始了惯例的交换礼物的程序。我最简单,依旧送给各位一枚邮票,新加坡一直维持着华人的传承,每年都发行一套精美的生肖邮票,今年是鸡年,自然金鸡报晓,同学们手捧邮票很开心,留影合照欢喜一场。


  陈夫子送给每人一包非洲咖啡,一边递一边告诫大家世界上第一包咖啡产自非洲。他的话声音不大但给我以强烈的震撼,在我的意识流里咖啡这种高贵的饮品怎么也与贫穷的非洲扯不上边儿,难道真有其事?


  罗西好像转过了神儿,他笑嘻嘻地捧出他的礼物,简直是花枝招展,有怡保的白咖啡,有皮筋扎住的一包包巧克力,还有一些看不清名堂,总之堆了一桌子。"巧克力糖是我自己做的,大家尝尝。"说话时罗西显得很腼腆。


  一头长发的江雪一旁喜上眉梢却不动声色,她淡淡地说:"天太晚,大家早点休息,我送的礼物明早发放,保证给你们一个惊喜。"


  "看谁笑在最后,我的礼物就是我的心。"刘大哥的大笑打破了宁静的夜晚,由于激动此时看去他的肤色与夜色几乎一样,根本难以分辨。


              

  "......丽江前往深圳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ZH9012的航班就要起飞了,请您拿好登记牌前往11号登机口登机..."


  正当我顺利过关的时候,我的手机里传来一条老板娘的微信:你要的答案快有眉目了。


  "说清楚,什么事" 我停下了脚步赶快回答。


  "你的方梅找到了。"手机里的一行字特别醒目。


  "真的?"

  "真的。"


  此刻,我的脑子乱套了,为何方梅的消息突然出现了,到底老板娘和她是一种什么关系?她又为何在此时发出这个微信?难道......我真的有点晕。


  提醒旅客登机的广播不断在重复,此时离飞机起飞只有12分钟。此时的广播声已经不在我脑海的灵敏处,反而是老板娘的轮廓从天灵盖中浮现,越来越清晰......


  见老板娘是同学聚会第一天的压轴戏,而这台戏的帷幕却在之前早已拉开,内情是江雪在同学群里的调侃。"告诉大家,客栈里有一位漂亮的老板娘,秀色可餐噢。"


  其实刘大哥为这次聚会最为上心,前踏点后视察,百里挑一才选中了悠悠客栈。这可不仅仅是客栈的地理位置佳,小院的格调高雅,也不是物美价廉风景这边独好,而是刘大哥发现客栈的老板娘不简单,以他的阅历判断,她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那晚老板娘是最后一个和我打招呼的,我应了一声还没开口,刘大哥就主动介绍。


  "我告诉你,我的这位同学没事儿喜欢写作,他的作品刊登在许多媒体,你要把我兄弟招呼好,让他把你的客栈在海外报纸吹捧一下,没准真能扬名天下。"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板娘,看得出她也正在寻思我。第一印象给我的感觉她太像阿庆嫂了,一举一动都像极了,我的口中差点哼出刁德一的唱段:"这个女人不寻常......"


  一阵寒暄过后,我的这帮学友开始了怒潮般的海吹,他们是我在狮城读MBA的同窗,年岁差异较大不说,行业也五花八门,在一起别的本事没有,相互揭伤疤一捅一个准。毕业后各奔东西,十五年没联系,直到去年才在五指山第一次相聚,热情的惯性持续到今天已是第三次碰面了,老话重提自然不亦乐乎。


  我注意到老板娘很矜持,她一直在给每一位吹牛皮的客人斟茶,眼睛微笑着一声不吭,她的表现确实很小女人。


  ",大作家,你不是写了个什么东东写不下去了,快给大伙说说,遇到了什么瓶颈?"江雪冲着我来劲了。


  "老魏这小子就会瞎编,怎么样?这回烂嘴咬到鱼刺了,卡壳了吧。"罗西的嗓门很大,他这人有个毛病,只要女生一发话,不管对错,他的立场一定滑向她们。


  陈夫子手持佛珠,一边转动一边给我打圆场:"老魏的小说《因为爱情》我可是仔细看了,尽管我人在非洲,可肚子里干货还是中国的,我觉得他写了半天好像没切到主题,佛家说缘分来自天意,是不是男女主人公还差点机缘?"


  "陈同学,您在非洲哪个国家公干?"这是我听见老板娘的第一句话。


  "Ethiopia  埃塞俄比亚。"陈夫子转头看了一眼她。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