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故乡

发布时间: 2016-11-09 00:23    作者: 陶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700
字体:    打印
  窗外高昂的鸟鸣声把叶子从睡梦中吵醒,她睡眼惺忪地伏在床头,把手伸出窗帘外。通常这些机敏的鸟儿立马就会飞走,可这次没起作用,鸟叫声还是持续不断。

  叶子看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儿子,担心这样大的叫声会吵醒他,赶紧一跃而起,把窗子关上并朝窗外望去,只见一对羽毛黝黑发亮的体态健硕的爪哇八哥。它们扭头望了望叶子又开始鸣叫,这或许是夫妻鸟黎明时唱响的提神曲,它们大有心无旁骛要唱下去的架势。对这样有定力的鸟儿叶子虽然佩服,但为了考学期间关键时刻的儿子,叶子无论如何要狠心撵走它们。她打开窗户,把头探出去望它们,鸟儿们和她对望僵持了一会儿,最终无奈她的干扰扑动着有白色弧形图案的羽翼飞去别处鸣叫了。

  儿子的升学考试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持续近一个月的考试科目还剩最后部分,下一科的考试是三天后,叶子想让经过了前日整天测试的孩子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好复习下一科。叶子望一眼熟睡的儿子,虽然长成了大个儿但却依旧如孩童般乖巧安详的睡姿。对于孩子爱看动画片,学习不上心,叶子一度很焦虑,好在儿子考试期间开始努力用功,虽然晚了些,总还是有效果。

  叶子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来到厨房,从冰箱的冷冻层里拿出自己包的馄饨放进保鲜层里缓冻。这个超大的冰箱容纳他们全体租户的从生鲜到水果包罗万象的食物,还有足够富裕空间,以至于这些单身汉的住户们常常把盛着饭菜的锅啊、大桶的饮料水都整个放进去。

  叶子很喜欢这个有超大纵深的大容量冰箱,她买的种类繁多的物美价廉的热带水果都能放进去。说到馄饨,那是是买来的薄薄的馄饨皮加上自己拌的猪肉馅做成的。猪肉是她早起从菜市场买的新鲜肉搅成的肉馅,第一次买时她惊讶猪肉的价格高于海鲜高于牛肉。朋友告诉她在新加坡吃猪肉的人不多,所以价格就高些。于是那种碗汤上面飘着翠绿香葱叶,汤底由鲜美干虾仁打造再撒进白胡椒制成的独家馄饨成了常备的早餐,也是儿子最欢喜的餐饮。

  从宽敞的米色调厨房出来,叶子快步来到客厅,打开房门里层的木门,顿时高速公路上的车轮声随着清爽的空气一起扑面袭来。院落里各种高大植物和草坪的芳香荡漾其中。由于窗子外面的上方有建筑本身自有的很宽的伸出遮阳板,挡雨遮阳,客厅里面向院落的整面墙的窗子就整年都是敞开的,再大的雨水也不会流进客厅。与它相对的另一面窗也是常打开的,使得客厅格外通透清爽。

  另一面窗虽然在人来人往的公用走廊上,得益于狮城首屈一指的安全,夜里也放心地常常打开着。

  这时天色比较暗,因这里天亮得总是较迟,叶子常常分不清外面是阴天还是拂晓前。隐约叶子感到有雨滴飘落,但这样的小雨不影响外出跑步。叶子回房间去换运动装,在决定带不带手机之时,浏览了一会儿手机上的朋友圈,占用了一小会儿时间。没想到等穿戴准备好出来外面已是电闪雷鸣,大雨哗哗地下了起来,赤道附近的地区就是这样大雨说来就来,没有太多提前的大雨欲来风满楼的酝酿和警示。叶子无奈,拿起一本英语学习书,坐在客厅的深棕色的结实木餐桌前读起来。

  叶子大学时学的英语多年不用已忘得差不多。她来狮城后抓紧零星时间来学习英语,以便在这个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方便交流沟通。在偌大宽敞安静的客厅里读书学习,也让叶子容易凝神定气。

  客厅分为两大部分,两组棕色大长沙发面对临公共走廊窗下的电视。电视好像没有联网,也没有人想到去看。租住一个房间的马来兄弟俩偶尔夜晚会躺倚在沙发上休息或弹吉他,叶子和其他房客都很少去沙发上坐。

  叶子喜欢在面向阳面的临窗大饭桌前读书或阅新闻,两面开着的窗户,让这里的空气对流,使她感到非常清新怡人。四个卧房的棕色木门都面对客厅,每个房间都住了租客。

  这些租客来自不同的国家,生活习惯各有不同,但都尽量安静不打扰他人。这种秩序和安静是自然形成的默契,比如有一人在客厅里,其他人就不会出来坐;有人在厨房做饭,其他人也不会同时做饭或用餐。这种看似礼节性的秩序,给了这里住户更多独立安静的空间,时间久了叶子不禁感到有些冷清。但叶子能理解这些国外来的打工者们,每日早出晚归的辛勤工作,回到住处累得只想好好休息,他们便没更多的闲情和室友们交流畅谈。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努力挣钱,寄回给国内的亲人。

  这里有位名叫大禹的年轻中国男子活泼开朗,和室友们见面总会欢快地聊几句。他的问候和话语常给叶子带来好情绪。

  叶子读了好一会儿书,抬起头晃动有些僵的脖颈,目光所到之处看见斜对面的大禹房门,她忽然想到好像好几日没看到他了。经过半年多的相处,叶子知道这里的房客们鲜有出外游玩或在外过夜的习惯。他们的生活模式似乎都是设定好模式的,就是在外打工回住处吃饭睡觉和与家人电话或视频联系,生活简朴得如僧人。

  叶子正在考虑是去敲敲他的门看看他是否生病了,还是给房东打个电话,问问她知不知道大禹的近况。叶子想如果有大禹的手机号码就好了,打个电话就省得这些担心和麻烦。正琢磨着,儿子穿戴整齐从房间走出,他拿着本要考试科目的书本出去走走,这是孩子考试期间养成的好习惯。叶子相信外面树林里的好空气能让儿子头脑清爽地学习,也相信那些绿色对孩子的眼睛有好处。

  叶子从无端的担忧中缓过神来,她赶紧打开炉灶给孩子准备早餐。在公用的厨房里做出简洁又有营养的饭菜是很考验人的,炊具放的位置不是很顺手。叶子又是不太擅长做饭的人,她花了半个多时辰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桌。

  往常这时候,如果大禹经过厨房就会搓着双手说“好香啊,”

  “那就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喽。”

  “不啦,我出去吃早餐,顺便跑跑步哈。”让后他就搔搔头进洗手间洗漱去了。叶子不知为什么眼前总是浮现大禹的样子。

  鸟儿们又在窗外聒噪起来,叶子放眼望去,只见天已经完全晴朗起来,大朵的白云这一处那一堆地飘忽在蔚蓝的天空,很惬意的感觉。

  叶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同样来狮城陪读的儿子同学妈妈韩薇打来的,“要不要去早市买菜?”

  “让我看看,水果蔬菜还有不少,不想去了。”

  “那需要我捎带些肉类给你吗?”

  “如果可以麻烦带半公斤大虾给我好嘛。”

  狮城是被海环绕的国家,海产品新鲜又价廉,鱼和虾一直是叶子肉食的首选。

  这样的食物结构让叶子每日购食物的花销控制在了二十新元以内,这样她就不会担心国内带来的钱不够用,就可以定定心心地每周两三次去图书馆、福利院做义工,把时间用在去听各种公益性讲座报告。

  房子里的租户陆续出门去上班的时辰,韩薇买这小碎步来了,带来了叶子要的质地紧凑色泽光亮的大青虾。韩薇说今天这虾特别新鲜,她自己也买了。

  叶子一边说辛苦了,一边冲泡白咖啡,拿出奶油小点心和她分享。

  “你们客厅里只开风扇就很凉爽啊。”

  “是啊,可能是因为所有的门窗都打开,外面的风进来的比较多的缘故…”

  “你最近有去河边跑步吗?”

  “有去,不过改在了晚上,前天晚上看到了好几只水獭在水里,你看,”叶子给韩薇看她拍的水獭照片。

  “哇哦,好可爱,它们捉到这么肥硕的鱼,几乎和它们身体一样大。”

  “那条河里有很多鱼,它们总能轻松捉到一只,但好像无论大小,这些可爱的小家伙都不挑剔,从鱼头到鱼尾连同鳍翅一起吃的一点儿不剩。”

  “珍惜食物,值得表扬。哎,话说你这里周日怎么这么安静,大家都还在睡觉没起床?”“他们周末都喜欢加班,假日工作双倍工资,寄回家补贴给老人孩子。”

  “只有你做义工,吃苦却没收入。”

  “做义工,有苦有乐,收获满满的爱。和那些老人相处久了,就是家人的感觉,若我有事,没有参加定期的活动,很多老人都问我怎么上次活动没来,表示惦记。还有那些孩子们,我去图书馆讲故事,他们仰着小脸,听得很专心很喜欢。你呢,工作进展的顺利吗?”

  “呵呵,你知道教汉语是我们最擅长的,我乐在其中。前几天,有位印度家长请我教五岁的女儿学汉语,英语已经是她第二外语了,同时又开始华文,小女孩有些抵触学习。”

  “那你是怎么引导她的?”

  “我就在地图上指给她看有一个叫中国的地方,她说好大啊,我说是,那里有很多友善又快乐的人都说着华文,你学好汉语可以去那里看美丽的风景、交很多好朋友,她就变得带劲儿了,学过的东西也能记住了。”

  送走韩薇,叶子把虾往冰箱里放,无意中看到属于大禹的哪一隔层里的食物,方便面、鸡蛋和几个橙子。“真简单,”叶子感叹,她想今晚做好虾分给他一部分。

  正想着,房东太太艾利过来了,叶子笑着迎过去。艾利却一反往常和她聊个没完的习惯,只冲叶子点个头就用钥匙开门进了大禹的房间。

  透过敞开的房门,叶子看到大禹的房间的物品很少,只有几本书和床上的简单用品。艾利打开衣柜,开始整理大禹的衣物,大禹的衣服也很少,两三件体恤衫和长裤很快就被叠成了一小摞。

  叶子在客厅里呆呆地望着,等到艾利收拾好大禹的所有物品放进大禹床头的小皮箱里走出来。

  艾利表情凝重,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许久没说话,叶子给她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大禹怎么了,几天没见到他了。”“

  他已经不在了,”艾利哽咽着。

  “啊,怎么可能,那么健康结实的一个小伙子,”叶子无法相信。

  “他是在公司里深夜加班工作时晕倒的,同事们立刻呼叫救护车,在医院里抢救无效离世了。”

  “天啊,”悲哀、遗憾所有难受的感觉一起涌上叶子的心,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太难以令人置信了。

  “这会让他挚爱的父母多么伤心,”叶子忧伤地自言自语,泪水涌了出来。

  “这是他来新加坡的第六年,他二十二岁从学校一毕业就来新工作,忙打工没有时间交女朋友。他每月挣得工资大部分都寄给国内父母了,多么好的一个小伙子,他还没为自己好好活过,生命就结束了。”艾利哽咽起来。

  房间里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远处工地盖房的声音,那些正在被外国劳工建设的一栋又一栋高楼住房。

  如果时光倒流,如果叶子还能有机会与大禹对话,她很想知道大禹的梦想以及献出六年用最好年华在狮城的收获。

  窗外鸟儿们的叫声变得凄厉,快到做晚饭的时间。生活还得继续,她的孩子要在这里考学,她得帮助这里需要帮助的老人孩童还有图书馆的那些例行工作。

  因为爱孩子,她爱这个国家,愿意无酬劳地做这些事情,悲哀的这晚她在考虑应该为本国的同伴们做些什么力所能及的事。

查看评论(2)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