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天空 -王欣洁

发布时间: 2007-2-09 03:08    作者: 王欣洁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802
字体:    打印

  在狮城的日子久了,经了些事,看了些人,对这里的感情也不免深厚起来,眼里不知不觉盛了许多美丽的颜色,而那最迷人的,便是头顶那一片天。

  每一次抬头,都会无比的陶醉;天空像个神奇的口袋,在我的每一次张望中,都变出让人惊艳的美丽,震撼心灵。

  在有太阳的日子里,天是那种让人迷醉的湛蓝;汉字实在是博大精深的文化,“湛蓝”,没有比它更确切的词了,仿佛是满满的蓝色,一悠一悠要洒出来。而云的白色,以及很强的层次感,便被浓重的衬托了出来。热带和温带的云原来是这样不同的:温带的云薄而稀,很温柔的躺在空中,透过它的身体,能看到蒙蒙的天;而热带的云就很结实,想来它的水汽一定挤得密密匝匝,于是完全参不透它身后蓝色的光。它们好像轻盈的石膏,凑出比米洛斯的维纳斯还要完美的光与影来。

  而在太阳渐渐沉入地球另一边的黑暗时,无垠的苍穹便被铺上一条条形状不一的金色或瑰红的云来。这时的云一般很长,水平的放着,下边很平整,仿佛一条线似的,上边却高高低低,有些波浪的影子。于是整个天空,便显得很扁很长。 我所在的学校,便有许多可以仰望蓝天的地方,楼顶的长廊,空旷的路上,甚至在餐厅朝外坐着,也能看到一方没有被刺伤的天空,优雅的将你的心,震得一颤一颤的。于是夕阳西下的天空,在这样的仰望下,成为了一幅亘古的画。

  至于雨天,则又是另一番风景了。灰色的云紧紧挤在一起,好像天上的战争正在打响,万马奔腾,扬出一片滚滚尘烟。雨将至,这些大朵的云渐渐没了形状,相互交融,漫漫铺了一天,这地球的顶子便只有云的颜色了,汹汹的灰蒙蒙。当第一滴雨水落下时,整个世界的在咆哮的风中阴暗了。如果观察地面,你会发现第一滴雨点总是很小,雨滴间隔也很疏; 大概两三阵点过去后,就会有很大的雨滴,约为之前的六倍大小,而且越来越密。这中间只间隔了很短,加之那些小雨点实在是细微得很,不易察觉, 而它们的痕迹也极为迅速的被大雨滴擦拭殆尽, 所以很久以来,我一直以为这里的雨,从一诞生就是茁壮无比的。

  天越来越暗,甚至到了黑。然而再坚持一会儿,天却渐渐明亮起来,雨仍是淅沥哗啦的下着,但此时仿佛有很大的决心,把云下完,抽丝去茧似的,要重现那片湛蓝的天。

  雨要到尽头的时候,太阳便得以逃离云的遮蔽,终于光芒四射。世界明亮了,异常明亮。没有一丝的云,天蓝得彻底而绝对。

  再过一小会儿的时间,云气又从不同的地方汇聚,显出一小朵一小朵云的形状。头顶重又是明媚的,云天相间了。

  于是常想,这样的一片天空下成长的人怎能不乐观呢?狂风暴雨是短暂的,而且他们甚至能看作一条途径,通向明媚通向希望。而江南梅子黄时连绵不绝的雨与阴冷不见光的天,多少有些迎风流泪的味道。所以有了婉约悲伤的词人。

  一种蓝天,孕育一种思想。



TAG: 王欣洁 朗诵作品征文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