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摇头丸我怕谁 -王新平

发布时间: 2007-2-09 03:03    作者: 王新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711
字体:    打印

  都说海水又苦又咸,谁知道陪读的悲痛辛酸。人生仅有几十年,阿灵可能有一半的历程要在流浪中度过。流浪,流浪,阿灵最不喜欢的词汇,但不得不用。因为,她自叹生不逢时,命运多劫,被孕育成摇头丸一颗。

  阿灵走出家门,看到门外转弯处的华文补习中心,阿灵便想:如果我能在这里教华文该多么好?我在中国就不属于文化低的一族,辅导过的中学毕业生都有考到外国去的。在这华文不精文风不盛但大呼大吁重德重才之地,岂不可以鲲鹏展翅一番?教华文简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阿灵便叩门进去。一问,人家说:“教育部规定,文凭为根据,陪读妈妈不要。”

  这里的居民严守法律,特别是属于教育机构的,一定要有正规机构的文凭才可以申请工作。阿灵自学28年,自认为基础牢固,又有文学作品发表,但人家守法,以文凭为准,认纸为才,无可非议。

  阿灵向咖啡店走去,看到捧菜的小姐比收碗蝶的安娣年轻不了几岁,阿灵就想:我如果能在这里捧菜收碗碟也好啊!有一餐饭吃,薪水虽然不高,总能维持温饱抚养女儿到大。凭我一双勤劳的手,两条耐奔波的腿,外加一颗会动的头,不会被拒绝了吧?于是,阿灵找到老板(不知道是真是假,任何人都可以上下嘴皮一碰,就拒绝陪读妈妈于千里之外)问寻工作。 

  “你是中国人?”不知是真是假的老板问。

  “是,中国北方人。”阿灵特别强调“北方”两个字,因为北方人会说标准的普通话。

  “中国人不要,麻烦。”不知是真是假的老板无情地摇头摆手。

  “不会麻烦,我是合法来的,是可以申请工作的陪读妈妈。”阿灵不甘心地争取,“为了孩子的前途,我愿意付出辛苦尽职尽责而不触犯任何一条法律,是品质优良的妈妈。”阿灵希望老板能把她和一些利令智昏不自尊自爱的人区别开来。

  “要交人头税,要办证,麻烦。”也许,老板自觉有失误吧,态度温和些,语调也降八度。不管怎样,这位能说出不要的理由,有的非常干脆,不要就是不要,没有理由。

  “我自己交税自己去办证,您只要出一份请我做工的几句话的信给政府,我给您跑腿交上去可以吗?阿灵太需要工作了,丢人陷眼的事又不肯做念念不忘用以自勉的四言诗:“鹤有不同者,威威在野田。饥不食腐鼠,渴不饮盗泉。”为了女儿的顺利成长,怎样辛苦劳累的工作她都肯做,唯不肯随便依附于人,宁缺毋滥。

  “我们不缺人,你去别处问吧。”老板封了口,毫无商量余地。

  阿灵像一叶漂萍,再茫茫大海中漂流。阿灵像一只伤痕累累的孤鸿,在漫无目标的途中徜徉。她看到一家巴刹刚刚贴出招聘启示,便满怀希望冲上去。

  “中国来的?”有PR吗?有准证吗?” 

  “中国陪读妈妈,没有PR,还没有申请到工作证,有居住证。”阿灵急忙出示证件。心里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非常耽心又被请出门外。

  “会英语吗?会马来话吗?能听懂广东福建方言吗?会用电脑妈?用过收用过收银机没有……。”

  这回轮到阿灵摇头不断了,她简直有些昏头涨脑不知所措,像刚刚服用过摇头丸。

  “我们请到人了,不需要了,要不你留个电话填个表,有空缺时候叫你。”显然这是搪塞。阿灵是第一位应征者,哪里请到了人?请到了又何必问那么多?

  阿灵问过一间又一间餐厅、面包店、茶楼、小贩中心等等,除了“鸡场”。按报纸的就业指南打了无数次电话,填了数不清的表格,得到的回应都是猛烈地摇头——阿灵在海外他乡是一颗摇头丸,流浪、流浪。对家乡亲人却要说生活平安,工作学习稳定,免得让老爸老妈挂念。咳,这陪读妈妈的称呼怎么就像沙斯像伊蚊像禽流感一般,让人闻而生畏,惟恐避之不及?偷鸡摸狗我不做,忧愁伤悲却全来。谁是谁非?

  阿灵筋疲力尽,一天入腹的只有一瓶子凉水和赤道的风。虽然,粮食部门禽蛋鱼肉部门果蔬糖茶部门等都不希望阿灵一毛不拔,也是毫无办法,阿灵囊中羞涩,罗锅上山——前(钱)紧啊1到这个月底再找不到工作,还不肯打扮打扮进“鸡场”,女儿的学费以及房租钱都断了。

  昏昏沉沉,阿灵撞进一家传销公司,还没定神就吓得转向。因为,阿灵看到地毯上只有桌和椅,阿灵的流浪生活告诉她,这是白领们的活动场所,不会电脑不会英文没有文凭不是PR不是新马公民怎么可以留在这里?这里有水有冷气谁会收购她的汗珠子?

  “小姐,请留步。“一位树一般高高爽爽的人,海拨足有阿灵一个半,微笑着叫住她。

  “对不起,我走错门了,这里的事情我做不来。”阿灵仰视福康宁山的计时球一般怯怯地说。

  “你能走进这个门是你的福气,正确无比。没有做不来的事情,只有不要做的人。” 福康宁山的计时球和蔼地讲。

  “我不认识人没有朋友没有钱投资,只会讲华语是缺少本事的陪读妈妈……”阿灵软弱地摇头不停。 

  “这都不是问题,我们会教你怎样做,只要你不怕被拒绝。”树一般的人或者“福康宁山的计时球”锲而不舍耐心无限。

  阿灵忽然觉得有两股热泉要涌出来。她急忙去一趟洗手间,平抚一下不平静的心情,修饰一番镶嵌在平衡环里的那一对被部分毛状物遮到的有机球。重踏到房间的地毯上,安静地落坐,机械地拿过签单,无可奈何地自言自语:“我是摇头丸我怕谁。”但之后,她还是不肯定自己是不是会有福气?前途会不会一片光明?不清楚自己还会流浪到哪里?流浪到何时?不管怎样,这里是不分身份地位学识深浅有无文凭的惟一平等相对的职场,是对她点头的地方,她认为应该试一试,她不能怕不可以怕,一颗摇头丸怕谁?



TAG: 王新平 朗诵 朗诵作品征文

查看评论(8)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