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 -戴勇

发布时间: 2007-2-09 02:58    作者: 戴勇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403
字体:    打印

  时间迈着一成不变的脚步,春夏秋冬是永恒的,阴晴圆缺也是永恒的。蓦然回首,远逝的日子仿佛晃动的孩子手中的积木,不经意间摆出一个个无法模仿的图案,那一次次的聚散与悲欢都成了绝版的回忆,于是我知道:青春是一列疾速飞驰的车,不但不能返回,而且没有驿站。

  晨钟暮鼓,催促我扬起远航的风帆,心却如一枚留恋故枝的叶,徘徊在昨日的风中,依依难舍。也知道不该贻误行程,却又无法摆脱情感的羁绊,无法将曾经有过的一切尘封在记忆的城堡中,重重锁紧。每天走过日升日落,仿佛伫立于一条清澈的河流中,那清澈的河水就是我所拥有的而且仅仅拥有一次的生命啊,我却有太多的时候是立在水中,任凭上游的水流过我之后成为下游的水,任凭未来流经我的现在变成过去。我却因过分沉迷于昨天而失去了今天和明天,于是我一无所有。

  常常想象当春华与秋实都成为历史之后,我披满头雪花坐在昨天的记忆中,咀嚼脸上每一道沟壑所深藏的故事,该是怎样的心境!本该是懂得很多便相信很少,却依然一次次为了“狼来了”的戏言所惑;本该是走过冬天更钟情于春天,却依然留恋“雪孩子”的童话。走过的路程似乎是一个圆,长途跋涉后又回到起点。于是很多时候是在做相同的事,就是:寻找路标。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苦思冥想,终于破译出原来最简单的草枯草荣就是一种玄妙,那是生命的直观教具:花只能红一次,草只能绿一年。逝者如斯,如烟的往事都已随季风飘零,何必苦苦追寻与回忆。青春的列车载客无数,没有人预料自己沿途的遭遇,也没有人能重回自己上车的起点。既然已经别无选择,就让我在时间的钢轨上碾碎曾经有过的失意与如意,然后推开门窗,沐着新鲜的空气与阳光,迎接崭新的行程。

  因为我知道:青春是一列疾速飞驰的车,不但不能返回,而且没有驿站。



TAG: 戴勇 朗诵作品征文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