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大人 -马嘉静

发布时间: 2007-2-09 02:56    作者: 马嘉静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518
字体:    打印

  我十二个月大,母亲把我送到外婆家,一直到十二岁,一直跟着外婆和小姨过日子,外婆是个急性子,会骂人,我的性格变得有些内向,胆小。长大一点,看到一些期刊上刊登少儿教育的文章,我常常引经据典,责怪母亲不关心我,不重视我的教育,影响了我的前程。 

  父亲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像他们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也是很少有的,人们对他们十分尊敬,我也是父亲的崇拜者之一。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学习上,心里上有什么问题,我很少想过去问自己的母亲,在十六年的求学生涯中,母亲慢慢的被我忽视了,轻视了……

  我和母亲之间的摩擦在我从中学到大学的那段时间中最多。我怪她不给我零用钱,很吝啬,是爸爸常常接济我;我怪她不像邻居家的王阿姨那样有学问,会教她的儿子电子琴;我怪她不会打扮自己,有钱不会花;我还觉得她很傻,家里有点好东西,总要拿出一半分给外婆和小舅他们,而他们的生活条件其实不比我们差……那时,我还常常因为跟母亲“说不到一块儿”就“砰”的一声推上房门,把母亲拒于千里之外。母亲是个很传统的人,不喜欢小辈顶撞长辈,常常就此训我,我也就觉得母亲很不讲理,对她意见更大了些。但是,在当时,母亲却从来没有向我解释过她的处境。等到我也成家立业了,母亲也老了,我才从亲戚朋友和母亲的叙述中了解到她年轻时的坎坷经历和她坚强不认输的性格…… 

  外公在旧上海是开米店的小老板,育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家里虽不很富,但也是小康生活,幸福美满。谁知到了四十多岁,染上肺病,撒手而去,留下没有工作的外婆和一帮未成年的孩子。母亲是老大,当时刚满二十岁,义不容辞,但也是别无选择地担起了家里的重担。外婆没有读过书,里里外外都少不了母亲去打点。弟妹们读书,就业,恋爱结婚样样都是大事,可以想象要强的母亲顶过了多少个风风雨雨的年头。母亲是个孝女,她跟外婆说要等弟妹的婚事全解决了,自己才出嫁。年龄慢慢大了,终是敌不过外婆和亲戚们的劝说,和父亲结了婚,那年她已经三十岁了。 

  父亲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上海的,家人都在北方;另外父亲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所以家里的大小家务又全都落在了母亲的身上。要工作,也要照顾丈夫和孩子,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母亲才不得已把年幼的哥哥和我先后放在了外婆家。父亲终日忙于自己的工作,常常晚上八、九点才回家,望着写字桌边埋头苦干的父亲,我心里满怀敬意;但是每天在厨房给我们做出香喷喷的美食,每天在水斗阳台边为我们洗衣晾被,每天陪伴哥哥和我学习成长的母亲,我却视若无睹!妈妈,女儿太不懂事了,太对不起您了…… 

  妈,是我错怪你了,您天天在为我们这个家而忙碌。回想起来,您五十出头的时候就满头白发了。没有您的 “牺牲”,爸爸怎能安心工作;没有您的操劳,哥哥和我怎能平安、健康的成长;没有您勤俭持家,我们家怎能过上现在的小康生活;没有您的坚强和严厉,我们可能会变成弱不禁风的小草。 

  妈,作女儿的太不细心了,记得是你,鼓励还在幼儿园的我在工厂的食堂里为叔叔阿姨们表演,赢来了掌声,也赢来了我的自信;是你,发现了我唱歌的潜力,送我去少年宫参加合唱团;是你,催促父亲为准备高考的我寻找补课的老师。大学毕业,我在单位心浮气躁,是你,常常劝我要安心工作;出国之后,你又不时在电话的那头给我加油鼓气…… 

  妈,女儿太不懂得体谅母亲的难处。只知道自己要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一切有利的发展条件;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为你考虑,分担你的重担,相比你这个女儿,我真觉得无颜以对,羞愧难当……

                                  二

  前两天从上海回新,临行的前一天晚上,陪父母聊天,大家似心有感应,很迟了都不愿去睡。我跟爸妈说:

  “你们年纪大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节省,有空的时候出去旅游一下,心情要愉快,……”

  要是以前,母亲会马上说,家里的事不用你担心。可能是年纪大了,性格上变得不像以前那么硬了,我发现她听我讲话的时候特别认真,不吭一声。当我讲到“心情要愉快”这里,她叹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能愉快呢?你走了,我们两个人又会冷清不少,别人家的女儿,虽然没有去国外,但过年过节常能回家看看,你在国外,也想我们,我们呢,又想你……”

  这些话很快让我看到了这些年来,年迈的父母思念远方女儿,盼望女儿回国的落寞的,期盼的神情。在一旁的我,哪里控制得住自己的眼泪,马上背过了身子,母亲的眼眶早已红了。

  妈,对不起。

                                  三

  母亲在现代多用作一个书面词,我们很少把她挂在嘴上。 

  母亲,对于我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 

  虽然熟悉,二十多年里它却只停留在表明“母女关系”的名词这一层上。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户口本、履历表、申请表格中都少不了要填写这一栏。曾经因为自己能够把爸妈的名字和工作单位都背出来而觉得十分骄傲;曾经觉得这只是简单的记忆反射,循规蹈矩;也曾经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常常和母亲争吵,填起表格来,心里更觉得那只是另行公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少不经事,没有情义。现在每每遇到类似的表格,写到母亲的名字时,心中总是先泛起对母亲的敬意,又总觉得很对不起她,鼻尖就会隐隐酸楚,眼泪盈满眼眶。

  普天下母亲的每一天都是平凡的,但是多少个春秋的平凡必定会铸造出今天她们的伟大。体会到她们的细心、爱心、慈心,我们怎能不打从心底喊她们一声“母亲”。“母亲”是普天下的儿女对生他们,养他们,爱他们的妈妈的敬称,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是对于妈妈的最高的赞誉。

  妈,母亲,您听到了吗?

  顺祝普天下的母亲们幸福安康!


 

 



TAG: 马嘉静 朗诵作品征文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