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这一年7月17日,中国宣布他们的女游泳选手叶欢容的1分5秒3成绩,创新了女子100米自由式的全国记录。数月之后,11月9日传出了一则惊人的消息,那就是倪志钦在湖南省长沙工人体育馆举行的一次运动会上,终於以7尺6又1/4寸〔2.29米〕的成绩,打破了苏联布鲁米尔长久保持不破的跳高2.28米世界记录。回顾1963年,这位身高六尺一寸〔1.85米〕的军人,曾跃过了2.27米,而且曾好几次表现出他还能跳得更高。现在,四年之后,他又回来跳高,并且创下了更好的空前记录。

接着又带来了中国重新参加乒乓赛的辉煌成绩。自名古屋以来,中国乒乓队访问了许多西方的国家,然而无迹象显示中国将会参加其他世界性的体育竞赛。从奥林匹克运动会到草地网球,中国的立场还是和1965年前一样 - 即不出席有台湾参加的任何比赛。这个立场是坚决而有力的。虽然明年你可能看到中国参加角逐世界体育运动的荣衔,例如羽球和滑冰,这是因为台湾无法同时参加的缘故。唯有国际各各体育机构能夠像联合国成员那样通力合作之下,方能增加共产中国参与国际比赛的机会。

现在的情形与1965年的中国不尽相同,虽然也还很需要军队来维持秩序,但是个别的体育团体正在开始复兴。

今日中国和英国半世纪以前的业余运动员对体育运动的态度非常相象,即把体育运动当作表达友谊和亲善的方法,每个运动员都是传播毛泽东思想的代表,同时又是宣扬中国生活方式的大使。

然而,中国选手还得面对其他各地选手所面对的问题,这就是如果一个人并不能赢,那么比赛又能得到什么呢?是的,促进友谊是永远受欢迎的,但是,当起跑点的枪声一鸣,赢得第一的必定是跑得比其他人更快的人。一旦中国男女选手重归国际竞赛,他们必然决心取得胜利,这是理所当然的,中国的光荣,甚至毛泽东的思想将被牵连,例如当他们与来自莫斯科的选手比赛的时候。

一些在西方常见的现象在中国完全消失了。他们没有职业运动员,没有人为利而运动,而且没有赌博,如果你在内蒙古一带看见赛马,也绝对没有赌马的情形。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国家没有拳赛的,他们有的只是自卫性的武术,运作缓慢,以促进身体与精神之间产生平衡。

上海的战前跑马场现已成为人民公园,而豪华的法国俱乐部现已变为室内运动中心。

有一点我们或许能从中国重新出现於国际体坛得知的是,经过了四年的沉寂,如果他们是为了致力於文化革命的话,这并不一定是件坏事,好像倪志钦和乒乓好手,已经表现出了他们在一次环境的改变与沉寂之后,有时反而有预想不到的成就。至今,并没有迹象显示中国的体育运动在四年的文化大革命,遭遇了什么不幸,有些人甚至这样说,从长远看来,这对中国是有益的,而中国的选手在世界体育竞赛场上,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更大的成就。

原载於《体坛》创刊号 1972年〔译文曾稍作编辑〕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译文旧作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