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领域》(86)

2014-05-10 12:19:00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波斯科拉达,托斯卡纳

意大利警察尼科加洛把香烟踩在抛得光光亮亮的长靴底下,然后将自己推离他靠着的橄榄树。他清理一下他的衬衫的背后和他的紧身的裤子,又再沿着与波斯科拉达的橄榄林的道路走去。

他很不高兴。离开他在卡拉布里亚的家数百里,住的宿舍又只比渔民的窝棚稍微好一点,还被派去做这种没人要做的任务,他几乎每一天都后悔从事警察这一职业。他的祖父鼓励他做这一行,对他说女人很喜欢制服人员。对老人那个年代可能是这样,但现在却完全相反。他遇到的像他这个年龄的女人好像都是女性主义者,环境主义者或无政府主义者。对她们而言,他的制服是另一种形式的挑衅。

对他而言,波斯科拉达只是另一个嬉皮士公社,居住在这里的人对社会完全没有敬意。他敢打赌他们都不交税。他也敢打赌那个凶手,声称在托蒂别墅杀死那个不知名的受害者,现在正在附近大搖大摆地走着。这完全是浪费时间,在这里作夜间的巡逻。如果凶手要掩饰他的踪迹,他有好多个月可以做准备。即使现在,尼科猜想在波斯科拉达,每个人都知道如何住进这间败坏的别墅,而不留下任何他们曾住在里面的痕迹。假如这和他以前南部那里的村落一样,这里的情形正是如此。

又一轮的巡察橄榄林,他回去他的车里去喝一杯他早就想到带过来的浓热咖啡。这些都是能让他保持清醒与警惕的东西:咖啡,香烟和口香糖。当他走到托蒂别墅的角头厕所时,他会再抽一根烟。

当他擦火柴的声音消失,加洛察觉到夜空中传来的另一个吵杂声。这是山上传来的,夜是宁静的,但还是有蟋蟀声,奇怪的夜鸟声,和偶而的狗吠声。但现在这个宁静,被一个爬上陡峭的黄泥土路,朝向波斯科拉达及更远的方向的汽车,使劲踩油的引擎声给破坏了。但很不寻常的是,它并没有将车头大灯开到最亮。他只依稀能从树木与草丛间看到微弱的闪光,好像汔车是开着小灯行驶的。根据工作手册,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这个司机心怀不轨,他不要引起人注意。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4-04-22 20:51:41
加洛垂头丧气地瞥了一眼他的香烟。他确定今晚的值班有足够的香烟享受,但这可并不意味着他要浪费一根。他因此用手掌盖住它,然后赶忙趋近别墅,防范任何人试图进入犯罪现场。

很快地就很清楚了,他做了错误的选择。汔车并不朝向波斯科拉达行驶,只见车灯转向橄榄林远端照射。诅咒着,加洛抽了最后一口香烟,然后尽快地小声地跑下橄榄林旁边。

他只能依稀看出是一辆小型的掀背车。它停在橄榄树林的尾端,在这里有一大幅的土地与托蒂别墅对接,被一个人围起来养猪。毛里齐奥,不就是那个老人的名字吗? 大概是吧。加洛约在二十米之外的距离,慢慢地趋近,尝试不发出一点声音。

当司机的车门打开,车内的灯亮起来。加洛看到一个高格子的人,身着暗色的衬衫,头戴棒球帽,走出车子,打开后车盖。他看起来好像拖出一个像卷起的地毯,或诸如此类的东西,弯下身,把它背起来。当他挺直身子,趋近用来围起猪圈的坚固铁丝网时,在负担的重压之下,脚步有点不稳。加洛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了,感觉这不是什么半夜倾倒废物,而是一件更严重的事情。一个他妈的混蛋将把一具屍体丢进猪圈里给猪吃。每个人都知道猪他妈的什么都吃。这无可是争议的是一具屍体。

他抓起他的手电筒,将它打开。〝警察,不要动!〞他以他能喊出最夸张的姿态喝道。那个男子跌跌撞撞,绊了一下,向前扑倒,他背上的东西掉落在栅栏内。他重新站稳脚步,奔回他的汽车,先加洛几秒钟前到达。他跳进车,打开引擎,做个急速的向后退,加洛正好跳上车的引擎盖。这个意大利警察尽量抓住车的引擎盖,但车子迅速朝向车道往后退,沿途引起的震动,让他最后狠狈地被震落在地,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汽车在黑夜里扬长而去。

〝噢,我的天,〞他呻吟了一声,翻个身,伸手去拿他的无线电通话机。〝总部,这是加洛,在托蒂别墅执勤。〞

〝接到了,加洛,你的十数码是什么? 〞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十数码。但有人刚把一具屍体抛弃在一个猪圈里。〞
水 滴
水滴 发表于 2014-04-25 09:43:49
接 《黑暗领域》目录
回到《黑暗领域》(85)
接 《黑暗领域》(87)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