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领域》(83) (e)

2014-05-05 10:12:4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我不想让你伤脑筋,告诉你所有有关这个长达一年的矿工罢工的前因后果,这场罢工导致工会以及人的精神破裂。有很多写这场罢工的书。你可以去读大卫皮斯写的《大英八十四年》,如果你想要有个概念它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或去看数码光牒《比利艾略特》。你只需要知道的是,每一个星期过去,让我更期侍一些不同的东西,一些我们三人能在一起的生活。

到了你几个月大的时候,卡特里奥娜改变了她的想法。她要我们在一起。在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生活。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没有钱。卡特里奥娜的玻璃工作仅足以维持生计,而我因为罢工完全没有工作。她能够维持她的小屋与工作室,只因为她的母亲替她付租金。那是一种贿赂,让卡特里奥娜留在附近,方便联络。因此,我们知道她的母亲是不会赞助我们搬到任何其他地方组织家庭的。我们也不能留在原地。至於我,在罢工高潮时期抛弃我的妻子和女儿,而与一个老板阶级的女儿私奔,将被视为比作为一个叛离罢工者更为人所不容。他们会用砖块砸破我们的窗口。因此,如果我们没有一点钱去开始我们的生活,我们就完蛋了。

然后卡特里奥娜想出了这个办法。当她第一次提出来,我以为她疯了。但她谈得越多次,我就越被她说服它是可行的。这个想法是我们制造一个假绑架。我将离家出走,做出好像我背叛罢工,然后躲在卡特里奥娜的家。几个星期后,你和卡特里奥娜将失踪,她的父亲将接到一张要求赎金的字条。每个人都将认为你被绑架了。我们知道她的父亲会付赎金,如果不是为了她也会为了你。我将拿走赎金,你和卡特里奥娜将回去,然后,几个星期之后,卡特里奥娜将带着你离开,说绑架的梦魇一直令她很不开心,她不能在那里继续生活。然后我们会合,一起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当你讲得快,它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它却变得复杂,事情一发而不可收拾。结果证明,如果她必须用她全部的生命去筹划,你母亲的这个想法真的是得不偿失。

当我们开始做详细的计划时,我们了解到的第一件事是,单靠我们两人是不足够的。我们需要多一双手。你能想像要找一个我们能相信的人参加这样的一个计划是多么困难吗?我不知道有谁会疯狂到加入我们,但卡特里奥娜却找到了一个。一个她在爱丁堡艺术学院认识的好朋友,名叫托比英吉利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中产阶级的混蛋疯子。你一直称他为马蒂亚斯,一个操纵木偶的人。这个人将会把这封信交给你。顺便一说,他现在还是一个混蛋的疯子。

他有一个很聰明的想法,让这次的绑架看起来好像一个政治的举动。他想出利用这些海报 - 一个阴险的木偶操纵者的提线木偶海报,作为传达要求赎金的字条,让它们看起来好像来自一些无政府主义的团体。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如果他将用来印这些海报的丝印毀掉,这个想法就更加十全十美了。但托比时常认为他比其他任何人都要聪明一等。因此,他将丝印收藏起来,他有时为了特别的演出还用这个同样的海报。我每一次看到它,我总是被吓得屁滾尿流。只要有一个人认出它从哪里来,我们就死定了。

但我又讲得太快了。我并不真的肯定我是否应该告诉你所有这些,托比认为或许最好不再重提这件事,因为你还得适应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但我越想越觉得你有权利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即使你很难应付它。你只要记得我们这些年在一起的日子。记得所有的好,这样,我对你做的一切都值得了。至少我希望,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有一件很坏的事发生在我离开我的妻子和女儿的那天晚上。我早上离开,完全没有提到我要离家出走的事。我听说有一班背叛罢工的人当晚会离开到诺丁汉去,我估计每个人都会以为我和他们一起离开。我直接到卡特里奥娜的家,我花一天的时间照顾你,当她在工作的时候。那天的天气真他妈的冷,我们在树林里兜了很久。天黑之后,我出去砍一些木材。

这对我是困难的。我已经有二十二年没谈它了,它到今天还困扰着我。当我长大后,我有两个要好的朋友。就好像你与恩佐和桑德罗。其中一个,安迪卡尔,成为工会干事。罢工给他很大的压力,他没有上班,感到很沮丧。他住在树林里的一间小屋,距离卡特里奥娜的家约三英里。他很喜欢自然历史,时常晚上在树林里走,以便观看獾与猫头鷹,诸如此类的东西。我爱他如自己的兄弟。

当我在砍木材,他突然在大约工作室收工的时候出现。我不知道我们两人那一个受到更大的震惊。他责问我倒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替卡特里奧娜麦克连南格兰特砍木材。然后他用树枝攻击我。然后他的树枝掉了。他好像疯子一样向我冲过来。我放下斧头。我们好像两个笨小孩打成一团。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4-4-16 21:19 编辑 ]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