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一身贱骨,骨重二两九分,天生全是傲骨,事事不顺眼,得罪的人多,只好由达摩大师出面,莫怪。

软脚兵忆当年

2013-06-06 17:48:5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软脚兵忆当年

 

新加坡独立後不久,英军撤退,国防真空,急需建立自己的军队的时候,我毅然棄笔从戎。

不是我偉大,我的笔欠缺洋墨水,没价值,工作难找,正逢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孔方兄登高一呼,我当了丘八。

职业军人在当时不是毕业生头选的职业,想当年,职业军人被服役军人贬成"赚食兵",这和今日,武装部队出精英,天渊之别。

国民服役之前,我国华族青年很少愿意从军,所谓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再加上曾遭遇过三年八个月惨遭日本军人蹂躏过的苦难日子,大多数的华人,对军人存有顾忌。

相反的,我们的异族同胞,马來人和印度人,却以身穿毕挺的军装为傲,新加坡最早的兩个步兵营里,以马印族居多,据说,军中的少数华族军人,有好多还曾是私会党徒,为了避开警方的通缉,被逼加入武装部队的。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华族军人难得华族少女的青睐,而马來少女却以拥有军人丈夫为荣,经过马來同袍的引线,华巫联姻,理所当然成了穆罕黙得,这也就是早期的华族军人,有个回教徒名字的來源。

军人的基本薪酬奇低,新兵底薪$60元,苦不乐(二畫军階)$105元,沙僧(三畫军階)$165元等等,薪酬虽低,却享有许多今日没有的亲家庭福利,如结婚津贴,孩子津贴,宿舍免费或津贴,交通津贴甚至包括免费乘坐來往星马的火车。

教育津贴是吸收中学生加入军队的动力,中四文凭$140元,高级中学$240元,这在当年是个不小的数目。

看在孔方兄的份上,我义无反顾,一九六七年九月一日,黄道吉日,于登西路的中央人力局,攀上军车,从容就义,当了软脚兵。

 

软脚兵忆当年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心深处 软脚兵忆当年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07 13:30:43
草民兄參軍比我早了五年三個月多一點, 在這裡先敬個禮!希望能夠讀到對那個年代酸甜苦辣的回憶,我們都拭目以待!
草民的个人空间
草民 发表于 2013-06-07 17:41:03
话题涉及国防,不容易拿捏,会叫你失望。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08 15:50:16
草民兄自己斟酌吧!過了那麼多年,很多資料在網上也查得到。維基百科都寫了, 第一和第二步兵團在與印尼對抗時期(六十年代),曾經駐守在沙巴和柔佛。就不知道有沒有和印尼來的突擊隊員交手?
草民的个人空间
草民 发表于 2013-06-09 18:41:56
黎蛤蛎
说的也是,我毙写我心,别人怎么看,我无法知道,想当年,在台湾,连家书都得通过国防检查?
他奶奶的。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10 08:10:35
正規軍在六十年代晚期就到過台灣受訓?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也更加强了我對草民兄軍旅回憶,記載的期待。
草民兄必定是表現出色, 重點栽培, 所以家書哪裡可以放過?  不要緊,
一定是台灣的軍統,國安局等單位教授的,一股鳥氣往它們身上發吧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3-06-10 20:43:57
回复 #1 草民 的帖子
我曾有名学生,读了《我的奋斗》,就很崇拜希特勒。
中四毕业后,就去从军,进入炮兵团,因为希魔也出身炮兵。
这位姓谢的小伙子,胸怀大志,你我都不敢想象:他当兵的最终目标,是掌握兵权,帅兵攻打、占领柔佛州,归入新加坡共和国。真够伟大!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3-6-10 20:45 编辑 ]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15 06:31:48
符先生的學生肯定是拿破崙欣賞的那一類(想要做將帥)!記憶中炮兵總司令(Chief Artillery Officer)還沒有姓謝的, 不然的話,反攻半島的情景是我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