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一身贱骨,骨重二两九分,天生全是傲骨,事事不顺眼,得罪的人多,只好由达摩大师出面,莫怪。

市道(十)

2019-01-26 10:42:1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市道(十)

绍光对现在的生活环境有很多不滿。

钟龙说,以前住在甘榜菜市,村民一般朝九晚五,晚餐过后,主妇们把厨房整理好,便聚集在屋子前后,或容遮里树下,闲话家常,偶尔相约到附近的露天电影院,看场两毛钱的方言电影,缷下一整天的疲劳。

一场电影,可以是下来几天的话题,荘雪芳,胡清河,胡同,陈宝珠,石坚,西瓜刨等是她们熟悉的明星,一本南国电影杂志,可在主妇不断传阅,是她们的精神糧食,生活简单充实。

孩子们没有什么功课压力,放学后也就在附近的旷地上玩骑马过三关,石弹子,跳绳,或赌香烟盒,树膠圈,巴士车票。孩子们的玩意儿多就地取材,充满创意。

男人是一家之主,工作之余,咖啡店里有免费的华文报纸,星洲日报,或南洋商报,聊聊古龙,臥龙生,或金庸,就是一天。

附近的友义社,青年促进社是村民们自动自发的组织,月费几角钱,简单的亚答屋,却是村民们饭后的好去处,免费茶点,几场麻将,是村民们的自然的感情联络站,團里的干事,纯属义工性质,和村民打成-片,公认的甘榜主(领袖之意),自然的基层领袖。

那时候,生活清苦,居住环境,卫生没备沒有今天好。

那时候,新加坡人口约-百万人,村民没有太多的娛乐,孩子一个紧跟-个,天生天养,令政府大喊吃不消,高呼两个就够了。

今日,人口已过六百万,政府说新生婴几无法替代老死,年轻夫妇赚钱忙,外来人口越来越多。

结果,组屋越建越稠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却越來越疏远,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钟龙娓娓道来,绍光点头如捣蒜,说百万人口,怕人囗过多,六百万人口,嫌人口太少,此一时彼一时也!


市道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闲人闲语 市道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