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酒骂西风b。

2018-07-17 11:20:47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长篇古体诗,

使酒骂西风b

07/2018

 

若干年前我见着一点消闲文字的片段,说在那酒席将近阑珊的时候,有人红着脸,撑涨着颈项的血脉,用很不随和的腔调,论说着一件还是一些什么人物还是事物。那个人是清朝时候的一个耿直官员,行列之间写着“使酒骂座”四个字。因为它,我写一个口不离酒的人,在西风吹着的环境里发牢骚,把标题写作使酒骂西风

 

■ ■ ■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34300.html

2010-06-27 10:58:20

 

觅路硬睁金鱼眼,使劲站稳踉跄足。去哉上哉摸黑进,悬崖断壁俯峡谷。

谁言松涛吼怒云,乱石翻滚扑山麓?一杯半盏君失聪,竟惧败叶舞西风。

适才酒家少见识,水酒三瓶讶啧啧。

连日醉醒相循吾与阎王閗,不识相之玉皇大帝硬将我拉走。

想彼位尊不学好,见色忘义,连我秘藏之花魁亦敢胡乱搞。

吾待发动诸同僚,闹他皇府个鸡飞狗叫。

怜彼哪咤、杨戩与大圣,莫敢摆明将糟老头看小。

来哉,茅台、乌蜜(oh① mi④)、白兰地,搅搅拌拌三合一。

引颈、伸喉咕都下,噎、嗝、运转、养气息。

传音讯,趁西风。

混账玉帝糟老头,洗耳听吾咒汝十八代祖宗。

 

有导入论坛,文学天地,诗词雅座。

 

这个口不离酒,头昏脑胀的人,在用华语读诗的时候,把黑啤酒说做“oh1 mi4

■ ■ ■

 

“哦,这不就是去卖瓜菜摊子,姓晚,叫什么凉秋的那个糟老头子了吗?

“是啊,你是荷塘。”

 

晚凉秋说:

我来找你打擂台。我是糟老头,你则整天口不离酒,头昏脑胀。我说,你那首西风什么的诗,赫,胡说八道。什么“见色忘义,连我秘藏之花魁亦敢胡乱搞”,你说的“花魁”是不是那天在泥沟里抓回来的那只癞蛤蟆?你诺大年纪了,连老婆都还不曾有过,说什么秘藏之花魁?有女人肯看你一眼才怪。正经一点啊。我说呢,玉皇大帝硬将你拉走是怕你滥酒得个心脏病,对你好心,你反而骂他,反而说咒他十八代祖宗。错了,快去叩头认错吧,要不然,你就要扭歪了怜惜众生的菩萨的心肠,把你化做一条毛虫,罚你呆在茅坑里渡过你的余生。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7-18 10:09:02
这首古体诗,写来俏皮风趣,我这门外汉,倒也读得津津有味。

〝来哉,茅台、乌蜜(oh① mi④)、白兰地,搅搅拌拌三合一。

引颈、伸喉咕都下,噎、嗝、运转、养气息。

传音讯,趁西风。

混账玉帝糟老头,洗耳听吾咒汝十八代祖宗。〞

喜欢,赞!

附言:〝乌蜜〞的〝蜜〞,我念成〝Bi〞〔嗶〕,闽南语发音。
荷塘的个人空间
荷塘 发表于 2018-07-18 16:49:13
附言:〝乌蜜〞的〝蜜〞,我念成〝Bi〞〔嗶〕,闽南语发音。
谢谢。
晚凉秋的个人空间
晚凉秋 发表于 2018-07-18 17:42:53
更正。
啊,来说打擂台的话的人写作荷塘就错了,他当然是晚凉秋,应该用“回复”形式写出。就此更正。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7-20 09:54:12


QUOTE:
原帖由 晚凉秋 于 2018-7-18 17:42 发表
啊,来说打擂台的话的人写作荷塘就错了,他当然是晚凉秋,应该用“回复”形式写出。就此更正。
是的,当然是晚凉秋才对,但如果知道晚凉秋就是荷塘,这〝错误〞似乎还可以接受吧。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