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不能够让冯伟衷白白的牺牲了...
披着狼皮的羊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191
帖子 69
威望 12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5-7 16:3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不能够让冯伟衷白白的牺牲了...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冯伟衷的不幸,绝对不是意外,而是军人是否完全对“军纪”的尊重!这很让人怀疑,一群玩忽“军纪”的士兵,在面对残酷的前线时,还有没有军人最起码的“战斗力”?

根据“调委会”的报告,三个当事人都对维修炮管的程序掉以轻心,基本上不当一回事。什么是“安全程序”呢?安全程序不应该有什么“高级、低级”的差别。因为人命关天,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永远在经验的累积中去寻求更为安全的守则。有时候,意外发生了,有牺牲是免不了的。然而,有牺牲就必须有“代价”--这代价就是避免有人在将来再继续去重蹈覆辙。可惜的是,冯伟衷的牺牲却是一丁点儿“代价”也没有!因为军纪松懈,他就那么站在本来就不应该有人站在的位置,而令人难过的,是其他两位同僚基本上也完全忽略同袍的存在,没有在第一时间提醒他的安全。很显然的,在我的想象中,一场严肃的军事训练就是在这么轻佻的嬉笑嬉闹中...惨祸发生了,一条性命就永远离开人世。

老实说,在我的两年的全职国民服役和10年的战备役中,我始终带着很多问号。我敢说从来不怀疑自己有的是一腔热血,并且随时准备着为自己的国家献出自己的鲜血。但是,我不能不感慨,“将熊熊一窝”,我的个人的经历,让我对于“军官”的素质是那么地参差不齐而感到忧虑。记得那是在全职国民服役的第二年了。作为炮兵第一组的组长,我和第三组被指派为某步兵连的实弹演习在进攻前做重点支持的射击。一如既往,我们进驻实弹射击区后,就开始布防射击阵地。因为是实弹,布防就更加小心。根据指令野地布置调整了“零点线”之后,一切准备就绪,就准备接到侦查员的号令就可以开始射击。

我们是120毫米的臼炮,也就是所谓的过山炮。在大都数时候,我们是看不见“目标”的。时间到了,在另外的山头,我们看不见的步兵连同胞就要开始准备冲山了。我们第一炮和第三炮组各接到号令,调整摆好自己炮管的方向和斜度,也将炮弹和需要的火药装配好了,随时准备射击。这时候,很抱歉,因为时间太久了,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原因。我发觉炮管的方向和斜度的“数字”是有问题的。我作为第一组组长,有不可推诿的重任。立即跑向指挥的侦查组,向指挥官报告“指令”可能出错。指挥官问了我接受到的“数字”和侦查员对照后,竟然说没有问题。老实说,我虽然读书不高,在学校里数学却是数一数二的。讲得粗糙些,就是在同级的学生中,我自认第二就找不到第一了。

因此,我还是很顽强的报告这组“数字”有问题。想不到指挥官竟然开始发怒,对我咆哮说:“你是军官还是我是军官”?我一时哑然,只好悻悻然回到自己的作炮位准备。时间一到,指挥的侦查员发出让我炮射击的命令。 “呯”的好大一声巨响,25磅重的炮弹就这么离开炮管弹射出去了。果然,就如我的推测一样,炮弹打到了其它地点。前线立刻传来质询。这时候指挥员一阵慌乱,就立即喊出我炮不准移动的号令。接着就来检查是否有失误。当然啦,他们是找不到任何我炮的毛病的。就这样,我炮被停止射击,两只大炮支援的任务就完全落在第三组炮身上。

后来听说炮弹打到海边了,幸好是无人地带,不致引起大祸。将熊熊一窝,我还记得这位中尉军官的名字是“William Koh”。我是无事的,他有没有收到处罚我不晓得。或许就是这么covered掉了。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这是真的战争的一刻,我们还回得了家吗?谁都知道,炮兵一出击,就只有以快打快。不然对方的雷达从抛物线反算回来我们的炮兵阵地。那时候或飞机或大炮,就是吾等的末日到了。

冯伟衷罹难的例子,不仅是包括罹难的冯伟衷三人负有不可饶恕的责任,他们的上级军官还有指挥官,对于录下纪律不严,指挥管制不够专业素质,更要负起最大的责任。我觉得,要提高新加坡军人的士气和战斗力,参与这一场演习的指挥官都必须受到最严厉和应用的惩罚,以儆效尤。而不是拿着“两个”下级军人敷衍着搪塞罢了。

我再说一遍,“将熊熊一窝、兵熊熊一个”,黄永宏作为国防部长,是位阶最高的指挥官。如果他不明白这点,我这个小兵就都要因为有这样的国防部长而脸红。
顶部
蓝蓝的天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3732
精华 0
积分 111
帖子 49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3-2-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5-10 12:0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这一炮打下去,真是太太太危险拉!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7-22 11: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82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