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4-8 09: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手天使

手天使
(作者:丁云)

1)
去医院作复诊,也进行了物理治疗,随后TOM自己操作着电动轮椅到药房处拿了药,便乘搭电梯下楼,沿着走道来到花园处。这家医院很注重环保与绿化环境,处处栽种花草树木,绿意怏然。他操控电动轮椅滑行在底层的园林里,想在此处找个角落静一静,听听音乐,小憩片刻。
园林经过精心设计,栽种了各种树木,夹配了羊齿植物和天堂鸟。中间处挖了池塘,池塘上还种了浮萍与藻类植物。当然,小径布满大大小小石头,仿自然的山径小路;葛藤科的藤叶则闲适地吊挂转角处的凉亭上,垂答下来,形成绿色帘子,使得园林有沁人心扉的阴凉。
TOM每次来医院,总会在园林停留。
反正回去后,他也只能枯守着空无一人如坟冢般的组屋。
TOM本想打开平板电脑,看看视频的财经新闻,或上上面簿。但此刻背部突然无端端发痒!他尝试伸出没有瘫痪的左手去抓痒,却不能如愿,只能以背部去摩擦轮椅的椅背,却摩擦不到痒处。感觉越来越痒,却不能抓痒,那种窘境与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怎么办?身边又没有“不求人”,向谁求助呢?护士?医生?还是其他病人?或探病的家属?会不会太唐突了?……
他挣扎了又挣扎,实在痕痒难耐,唯有向路过的人求助,但碰到个年轻的护士,不好吧?会不会引起误会?残障人也可能被控性骚扰的。他最后只好向一位在打扫落叶的安迪求助,安迪欣然帮他抓痒,还问:“这里对吗?”
“下一点,左边一点,对了!”
“怎样?舒服了吗?”
“谢谢你……”
痕痒止了。TOM简直无地自容,逃也似的,匆匆忙忙驱动他的电动轮椅,像中箭的兔子逃离现场!从来没这么丢脸过了,自从发生那场可怕的交通意外,他乘坐的德士被碾压在大卡车下,他晕了过去,醒来时已被锯去一条腿,半边身子瘫痪。医生说他的命是捡回来的。他心里呐喊:“这样的命,半死不活,捡回来我也不要!”他只能长期坐轮椅,但经过手术,还有一连串的物理治疗,他已经能自己进食、洗脸刷牙、大小便自理,甚至能自己操作电动轮椅下楼去超市买东西,去附近医院复诊、拿药,定期做复健。
TOM一直为自己的坚强感到骄傲。他绝不是废人,他能自己上网,以那笔车祸赔偿金投资股票、债券、黄金,而且眼光独到,赚了不少钱,生活无忧。他可以利用电召车出门去,看电影、上餐馆、理发,甚至看画展、听音乐演奏会。他聘请了钟点女佣帮他打扫房子,负责煮两餐,熨烫衣服——但是,他现在竟然因为为自己无法抓痒,需要求助于一个清洁女工!
“我算不算是个废物?不管多努力,我还是个废物!”

2)
TOM的骄傲迅速地瓦解了。
他躲在黑暗中哭泣,他发觉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车祸发生后,他醒来时发觉自己差点死了,命是捡回来了,但腿被锯去了一只,半边身子也瘫痪,物流公司的货仓经理工作也被中止。他自暴自弃,有个时期他甚至拒绝治疗、拒绝吃药,陷入轻度忧郁症,思想很灰暗,没有一点亮光,只想躲开所有人,躲开异样的目光。但官司打赢了,他获得了德士公司的丰厚赔偿,往后生活无忧、医药费无忧,他不会成为家庭的负累——可是妻子却要与他离婚,是一记重锤。
“为什么?”
“还用问为什么吗?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你能陪我去郊游吗?陪我出国吗?能拥抱我吗?能……能和我亲热吗?我有自己的事业要冲刺,幼儿园刚刚开了第二家。我忙昏了,哪有时间照顾你?‘亲爱的,我要吃药,亲爱的,我要洗澡,亲爱的,我饿了,煮粥给我吃’……我……我我不能背负着你这个包袱啊!我还年轻,我要生孩子的,我要做母亲,这些……你……你能给我吗?你……你能给我吗?别怪我无情,你何尝不自私?你要是爱我,毁了自己就好,不要连我的人生也毁了,OK?放我走吧,我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这些话句句都击中他的要害!
“毁了自己的人生就好,何必连她的人生也毁了?”
“房子留给你,我不要了,我只要你签字,OK!”
他瞪着这个女人,心如死灰。
“好吧,我签……”
他终于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3)
TOM最害怕的是寂寞。
生活起居难题都可以克服,钱财可以赚取,物质可以满足,但寂寞像绳索,勒住他几乎窒息;寂寞也像病菌,钻进他的毛孔,弥漫全身,让他痕痒难当却又没办法驱走。寂寞也像梗在咽喉的一颗鱼骨头,咽不下却又吐不出。
离婚后,前妻继续在面簿上贴她的新开的幼儿园照片,还有可爱的幼儿学生照片,老师们聚餐照片。不久,竟然贴上她与新男友国外旅游晒恩爱的照片!但……但他有什么好贴的呢?复诊、拿药、物理治疗、轮椅闲逛、看书、发呆,狼狈不堪,萎靡不堪的生活……他恨极了,退出她的好友圈。
TOM瘫坐在电脑前,望着“手天使”网页。
TOM终于打了那个电话……
然后是两次的面试。两位负责人和他作了沟通,也问了他一些问题。关于他目前的健康状况、精神状况,还有他的生理需求,他都如实相告。因为车祸,脊椎骨受损,导致半边身子瘫痪。他目前聘请了个钟点女佣照顾他生活起居,其余的尚能自理。生理状况嘛……他坦承,会有性欲,那是他与妻子离婚后第二年,有一次他去作物理治疗,无意中碰触到年轻女护理人员的胸部,他马上产生生理欲望反应。
但这些欲望并没有持续!他觉得自己不配有这些欲望!
“为什么呢?何以你会这么想?”
“因为……我是个废人,被妻子抛弃的废人。”
当然,他隐瞒了他曾经两次企图自杀的事。一次是在医院湖边,他真的很想把轮椅冲进湖里淹死自己。一次是在他住的组屋11楼,他想爬上栏杆跳下去,但挣扎了很久,根本爬不上栏杆,他感到窝囊而作罢。
负责人强调:“我们是个义工组织,不涉及任何钱财礼物。”
负责人也电邮了一些个案的告白给他阅读:
“到了被服务的那天,性义工行政组伙伴们很贴心来作事先准备,从布景、打理、计划等看出义工们的用心,打从内心更加有期待感。当义工先扶我上床时,那种等候性义工出现在我面前的心情是如此緊張。此刻,我告诉自己,无论过程如何,反正我就是要享受我残障后不能再享受到的那种男性生理需求。
性义工来了,帮我脫衣——拥抱——按摩——直至触碰敏感地带。直到完结的那一刻,我真的爽到受不了。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们还能在床上互相紧紧拥抱,双方的眼神对焦,肉体贴紧肉体,双脚紧紧勾着对方。这个过程中,我特别感动。结束后,性义工再次拥抱我和吻别,我非常舍不得就这样完结,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好希望什么时候再有下一次?但我晓得,‘手天使’的条文规定,我只能有3次的机会!”

4)
她来了。她名叫JUDY,是个假名。
行政组布置完毕,就离去了。开始TOM与她只是聊天。他告诉她自己自从发生那场可怕的车祸,失去一条腿,伤了脊椎骨,半边身子瘫痪。他太太也和他离婚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他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有生理欲望了。但是,最近他见到美丽女子,竟然冲动地想和她上床。他觉得这是很猥亵的念头,不该有这种念头。他曾经想通过网络召妓,但严重的道德感阻拦他这么做。
行政组安排的色情片在播放。
但他们都没有专注在看……
他继续他的倾诉,JUDY只是默默聆听。她应该不超过40岁,面貌姣好,年轻一些就接近美女等级了。但眼角流露出早来的沧桑,看来她生活并不顺遂并不如意。果然,她透露了,她曾经是个性工作者,属于一个应召网络成员,只限定陪外国旅客。目前她已经完全脱离了那种生涯,开了一间小小的理发院,员工几乎都是家庭有问题的关过感化院的边缘少女。她参与了“手天使”的性义工行列,她认为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救赎。
面对着这个肯掏心掏肺谈论自己的人,既温柔又体贴,他涌起了欲望,他要她关了正在播放的影片。她看出他的需要,毕竟曾经是性工作者,察言观色,早已探窥他的内心。她贴在他耳边,问:“我们可以开始吗?”
他点头,让她褪下他的衣服与裤子。
她早就准备好了香精油,为他做按摩。也不是真正的按摩,只是润滑他的身子,和他敏感的部位,偶尔搓捏他的没有知觉的部位。她也除掉衣服,他害羞不敢正视她的丰满的身子。她轻轻贴近他的身子,抚摸他。他虽然半边身子没感觉,只能伸出唯一能动的手,回报于抚摸。她在他耳边吐气,说着安慰他的话。“TOM,你很好,你是个健康的男人。”
“我是个废物。”
“你不是!你很健康!”
“谢谢你,JUDY……”
最后关头,她伸出手,握住他的。
他痉挛着,呻吟一声,就结束了。
TOM终于明白他们的义工组织,为什么叫“手天使”了。结束后,JUDY紧紧拥抱他一会儿,穿上衣服后,再一次拥抱他和他吻别,他非常舍不得就这样完结,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哭了。



稿于新加坡
13.1.2018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4-8 09: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发表于“书写文学”第5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1 11:1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920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