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京都纵火点燃令和元年 安倍在东京奥运会前的百万烦恼- ”令和“ 十万年也难以“脱中”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50725
帖子 24874
威望 2555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5-5 11:4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14万民众向日本新天皇朝贺 121人中暑

发布/2019年5月5日 11:18 AM


(早报讯)日本新天皇德仁昨天(5月4日)首度接受民众朝贺,官方统计,皇居广场共涌入14万1000多人。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由于当天气温较高,不断有人申诉身体不适。皇宫警察总部表示,因中暑等被送到设在东庭的临时救护所接受护理的至少有121人。东京消防厅则透露,皇宫附近有28人被急救送医。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50725
帖子 24874
威望 2555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7-20 21:4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京都纵火点燃令和元年 安倍在东京奥运会前的百万烦恼

2019-07-19 20:06:12 |多维CN/TW


截至当地时间7月19日,发生在日本京都市“京都动画”公司第一工作室大楼的纵火事件仍在酝酿。目前,此案已造成33人遇难,36人重伤,该公司一半以上的创作人员均被卷入,此案也成为日本二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恶性公共事件。

东京方面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此案的不寻常。也就在7月18日晚些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连夜责成该国警察、安全、反恐部门最高首脑,“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山本顺三处理此案。安倍还要求日本安全部门应在第一时间查明案情真相。

至此,本案也从一起故意纵火案升格成为恐怖袭击事件。它背后的恐怖袭击色彩,也让外界开始重新认识看似平静的日本社会背后的暗流涌动。在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一年时间之际,日本社会正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京都动画遭遇的毁灭性打击,让日本的软实力也在24小时之内大受损失。(视觉中国)


威胁正从内部而来

必须承认,此案对于日本的意义是超乎想象的。

首先,被焚毁的“京都动画”(Kyoto Animation)公司多年来一直是日本动画产业的标杆企业,其制作的《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等优秀动画作品也配合了日本自2011年后“酷日本”(Cool Japan)的宣传政策,有效提升了日本的“软实力”。这场纵火事件也因此很快在24小时内让日本动画、漫画、游戏产业的相关从业者在悲痛之余人人自危。

其次,在东京奥运会即将于一年后的7月24日开幕时,这场恶性事件不仅严重损害了以“治安良好”著称的日本形象,也让外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到日本社会的又一大隐蔽安全威胁,即总数在115万人左右的无就业蛰居(Hikikomori)人士。

的确,日本在战后几十年时间里与传统黑帮、恐怖组织、邪教、左翼游击队以及外国特务组织都有过激烈交锋,东京周边在20世纪80年代还一度以凶杀著称,这给了当时的日本电视剧以无数的灵感。虽然东京方面最终取得了胜利,但威胁还是从内部发生了。


40升汽油爆燃产生的热量与浓烟让前往救援的消防人员无计可施。(视觉中国)


环顾日本各大主流媒体,“纵火犯长期在网络上发泄负面言论”、“长期失业”、“携带40升汽油前往纵火”等细节被相次披露后,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各界不得不重新认识困扰该国的百万无就业蛰居人士的隐患。这种深藏于日本各地的安保威胁甚至远高于外来的恐袭隐患。

就日本国情来说,无就业蛰居的苗头是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的。日本在此之后处在“泡沫经济”的崩溃期,此后的十几年不仅被称为日本的“就业冰河期”,更以“失落的10年”著称。

到2003年,这一现象逐渐引起了“日本劳动研究机构”等政府组织的注意。进而发现了日本当时可能有几十万15岁到34岁之间的蛰居者,他们长期拒绝教育、就业,依靠父母抚养维持生活。

但遗憾的是,这种现象在此后的十几年间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和应对,反而逐年恶化。

到2019年3月时,日本内阁府提交的报告指出,在该国15岁到39岁的人群中,就有54.1万人选择不学习、不就业的蛰居状态;在该国40岁至64岁的人群中,有61.3万的相关人群,其中70%是男性。由于在后者的群体中,往往出现五十多岁的蛰居者要靠八十多岁的父母供养的局面,这一问题在日本又被称为“8050问题”。当这一问题又和日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混合在一起时,它的杀伤力就在逐渐加大。


一亿人口的百万威胁


对分析人士来说,日本的无就业、低收入人士以报复社会等方式采取无差别犯罪在21世纪之后并不稀奇。譬如2008年时发生在东京秋叶原“步行者天国”的随机杀人事件正是一起经典案例。

在这起案件中,一名失业人士先在论坛发帖预告犯罪活动,随后驾驶卡车,携带利刃,撞死并刺杀了7名路人,并造成10人重伤。日本当局对此案进展的缓慢,以及案犯被判死刑却至今仍未执行的现状,更让外界为之哗然。当日本监狱也几乎因此成为罪犯的庇护所时,类似的事件就层出不穷。

而在刚刚开始的“令和”时代中,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2019年5月28日,一名现年51岁,长期失业在家的男子就突然在街头持刀砍杀路人,造成两人遇害,17人受伤。到6月16日,一名常住东京的失业男子竟前往二十国峰会(G20)召开前的大阪埋伏警察,抢夺佩枪。由于后者还持有证明其“精神分裂症”患者身份的保健手册,这使得警方虽然将其逮捕归案,但也无计可施。


在距离2020年东京奥运会只剩一年之际,日本的安保环境正在考验着该国政要的能力。(视觉中国)


相关阅读
日本京都纵火案已致33人死亡 41岁嫌疑人被抓获[图集]
日本京都动画大楼遭纵火 中国大使馆表达慰问
特朗普上台后颠覆一切 日媒:美国靠不住了


不难想象,在本次“京都动画”公司纵火事件发生之后,面对纵火犯的类似身份,日本各界就难免会想到要以激烈手段来解决问题。

譬如在2019年6月,现年76岁的日本农林水产省前事务次官熊泽英昭就因为听到其蛰居数十年的亲生儿子威胁“要杀死附近小学的孩子”,转而先下手为强,将儿子刺死后报警自首。尽管警方暂将其定为谋杀案,但这位前官员就在网络上赢得了民众的追捧。

有学者认为,无就业蛰居人口增多的情况反映了日本社会的现状。日本人强调规则,个人的价值体现在遵守群体规则的能力上。蛰居人口则不然,他们因精神疾患、遭遇校园霸凌、找工作碰壁、无法适应职场等,觉得自己毫无用处,无法融入社会。

此前,日本的很多社会团体和政府组织已经开始把这类人群集中起来,组织培训,使之逐渐适应社会。“京都动画”公司纵火事件有可能会让安倍为首的东京当局在奥运会前以更为积极或激烈的方式继续这一进程。潜藏在日本一亿人口中的百万蛰居者更有可能在这场惨剧之后得到某种救赎。

================================================================================
日本是白足之虫,也是百年的帝国主义,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死。只是时间长、很难熬罢了!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50725
帖子 24874
威望 2555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7-28 21:0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日本動漫造夢者火噬悲劇

羅衣
2019年8月4日 第33卷 30期 亚洲周刊:

日本動漫公司「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三十四人死亡,三十四人受傷,近四十年來的動漫畫稿蕩然無存,損失大量人才。日本動漫經歷漫長發展,憑藉獨特的題材和美學特徵風靡全球,如今恐遭重創。


大火焚毀的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濃煙滾滾(圖:共同社)

京都動畫歷年作品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是日本動畫歷史上最痛苦的一天——早上十時,日本京都動畫公司第一工作室所在的三層樓房遭人縱火,樓內的七十六人中有三十四人死亡,三十四人受傷。這成為平成年代以來日本遭遇規模最大的縱火事件。

事故發生時,京都動畫正在製作預計將於三年內上映的《吹響!上低音號4》、《二十世紀電器目錄》等作品。就在幾天前,公司還發布了計劃在二零二零年上映的《紫羅蘭的永恒花園》劇場版製作花絮。無數原稿、設計圖和製作中的分鏡在這場大火中消失殆盡——被襲擊的第一工作室存放著公司創立以來製作的所有動畫作品。

比作品更珍貴的,是人。京都動畫公司社長八田英明表示:「火災現場是公司最核心的地方。也許有點誇大其詞,但員工們都是背負著日本動漫未來的人才,就算只有一個人因受傷而喪命我都無法接受。」

京都府警察十九日發布消息,縱火案嫌犯本名青葉真司,是一名有精神疾病史的四十一歲男子。人們不禁要問,他是如何進入安保系統齊備的工作室樓內犯案的?

七月十八日上午,為接受NHK電視台採訪,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解除了出入保安系統的門禁限制。同一時間,青葉真司在附近的加油站購買兩桶二十升的汽油後闖入工作室,於一樓入口處潑灑了約十升的汽油並點火。而他隨身携帶的六把刀和一把錘子則推測是用於襲擊試圖逃出大門的受害者。

目擊者稱,青葉真司在縱火時大喊著「去死」、「抄襲」,似是指自己創作的小說遭京都動畫抄襲。他本人被捕後,在昏迷前親口承認「是我放的火,誰讓他們抄襲!」京都動畫公司近年曾收到過未署名的恐嚇信和死亡威脅,但對於青葉真司的抄襲指控,社長八田英明表示,公司雖然此前為旗下文庫展開過募集活動,但並未收到嫌疑人的投稿。

專業人士分析,兇犯縱火後,工作室一層在數秒鐘內經歷了爆破性起火,而京都警方司法解剖後公布的死因顯示,三十四名遇難者中有多達二十七人是被大火燒死。

京都動畫風格清淡溫和

京都動畫公司成立於一九八一年,簡稱「京アニ」(KyoAni),中國粉絲親切地稱它「京阿尼」。進入二十一世紀,在結束了與宮崎駿、手塚治蟲等合作的外包工作後,京都動畫首次嘗試製作獨立動畫。二零零三年開播的動畫《AIR》、《Kanon》以及動畫《CLANNAD》合為三部曲,成為動漫迷重要的回憶。

二零零九年,京都動畫開始改編角川及芳文出版社旗下的輕小說,《輕音少女》、《涼宮春日的憂鬱》等作品接連面世。這些虛擬人物的視覺設計由京都動畫的原畫師們一手負責;圓圓的大眼睛、下垂的眉梢、帶著朝氣的嬰兒肥(Babyfat)等長相特徵成為了京都動畫的名片,更被粉絲們笑稱為「京都臉」。其中講述女高中生組建樂隊的故事——《輕音少女》系列作品的DVD銷量高達五萬套,還捧紅了貓耳、女子校服等多種風行至今的日本「萌元素」。

近年動漫市場風靡戰鬥系、冒險系作品,京都動畫則堅持創造溫和、平淡的故事。從二零零九年的《輕音少女》到二零一八年結束連載的《弦音——風舞高中弓道部》,主人公皆為與觀眾同齡的高中生,劇情大多也圍繞生活中的煩惱與感動展開,對人物的刻劃尤其動人。

優秀的作品成就了京都動畫,但「京阿尼」這個名字也成就著它的作品。近年來京都動畫出品的《吹響!上低音號》、《紫羅蘭的永恒花園》被粉絲們親切地簡稱為「京吹」、「京紫」,「京」字早已成為了一面金字招牌。

京阿尼與其他動畫公司最為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拒絕一切外包。在日本當今成熟的動漫製作體系中,大多數作品都靠流水線生產完成,一集動畫的各個部分由來自不同公司的專業人員分別負責。然而京都動畫的作品從原稿、背景、到攝影和CG特效,全由自己的團隊製作而成。動畫作品的辨識度得以形成、維持,和這條堅固的內部生產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在京都動畫,成為畫師的專業人士從學徒時期便開始跟隨前輩一點一點練習、積累,直到可以獨立創造,每一位都經過了公司的悉心栽培。京都動畫筆下的世界,從人物柔軟的髮絲到明暗交替的光影,全都美得無可挑剔。有網友將京都動畫取景製作的畫面嵌入現實場景中作對比,兩者竟能完全重合。

這些年,雖然日本動漫席捲亞洲,但從事動漫行業的工作人員們的生活並不寬裕。如京都動畫這般不論畫稿數量,持續支付固定工資的動畫公司已經是少數。從事動漫製作的監督、畫師們無一不是在燃燒理想。這場大火燒毀的不只是珍貴的素材和手稿,還有一代動畫人的熱情和用心。

日本動漫產業厚積薄發

七月二十日火災現場警戒線解除後,不斷有人到場為死者獻上鮮花和清涼的飲品,希望能緩解他們生前燒傷的痛苦。從業內的著名聲優(配音者)、監督,到各國媒體,無數公眾人物透過各種渠道對這次慘案致以哀悼。日本動漫在全球範圍內廣泛的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

二戰結束後,日本動畫行業迎來關鍵性轉折。一九六一年,手塚治蟲創立動畫製作部,開發出低成本、重故事的漫畫作品。其著作《怪醫黑傑克》以及《鐵臂阿童木》銷量均突破一億冊,由此開啓日本漫畫風靡全球的時代。

八十年代,鳥山明、藤子不二雄等優秀漫畫家各類佳作層出不窮,漫畫的題材和深度亦日益成熟。在《七龍珠》銷量突破兩億的同時,「機器人動漫三次革命」到來,《機動戰士高達0079》、《超時空要塞》和《新世紀福音戰士》三部作品成為一代人的動漫啟蒙,也是亞洲以外動漫迷接觸動漫的起點。

宮崎駿的出現大大推動了日本動漫的發展,他獨特、細膩的美學風格顛覆了業內一直以來只強調故事節奏的傳統。二零零三年,由日本吉卜力出品的動畫電影《千與千尋》獲得奧斯卡最佳長篇動畫以及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創造的三百零八億日圓(約合二點八五億美元)票房至今仍是一個傳奇。十八年後《千與千尋》在中國重新上映,引得許多粉絲回到電影院「赴約」,累積四點七二億人民幣(約合六千九百萬美元)票房,力壓同檔皮克斯動畫《玩具總動員四》。

八十年代至今,日本動漫已發展出各個題材、類別,觀眾群體逐漸擴大,傳播載體亦不斷更新。從紙面上到大銀幕,再到近幾年人氣高漲的廣播劇,動漫作品背後顯現出由眾多從業者構建的龐大「二次元」(動漫所在的虛擬世界)帝國。行業發展的同時,粉絲群體針對動漫展開的角色扮演等新的二次創作形式開始湧現。參加自發組織的線下活動,或是去取景地「朝聖」,成為了動漫迷們旅遊、社交的重要契機,隨之而來的周邊銷售和形形色色的漫展活動也再次轉化成為動漫產業的巨大商機。

動漫題材豐富百花齊放

日本動漫高辨識度的美學風格和奇特的題材註定了它獨樹一幟。如今「九零後」、「零零後」的審美和價值觀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動漫熱潮的影響。

八十年代末,《美少女戰士》和《灌籃高手》令熱血少年和金髮女郎成為全亞洲年輕人憧憬的對象。這個偏好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又被顛覆:二零一三年《東京喰種》、《進擊的巨人》的走紅顯示出戰鬥系動漫成為動漫界的新奇審美。無論是哥特(Goth)風還是賽博朋克(Cyberpunk)等科幻類題材都極受歡迎,搭配血腥暴力的刺激性場面和極端人物性格也被不斷搬上熒幕。

戀愛、校園主題動漫也在經歷探索和變革。同性戀、跨性別者等大膽的意識形態被容納到人物設計當中,改變著年輕觀眾的性觀念以及對於性別的理解。

當然,在幾股競爭激烈的潮流之中,依舊有不少創造者堅持自己勵志、溫馨的路線。京都動畫旗下的幾部名作《輕音少女》、《吹響!上低音號》正是如此。創作於二零一八年的《弦音——風舞高中弓道部》更成為去年備受關注的一部運動題材動漫。除了緊張、熱血的比賽場面,這部作品也刻劃出一群熱血少年不少溫情脈脈而感人的瞬間。

近十年,動漫文化成為全球範圍內勢不可擋的潮流,也是日本名副其實的「軟實力」。在這次事故中不幸殞命的三十四個生命,是日本動漫界三十四個優秀的創作人才。燃燒在京都的大火,帶走了日本生機勃勃的創意行業中正在萌芽的創意和夢想。京都動畫花費數十年搭建出的動漫世界,終究被現實的惡火吞噬。■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4 20: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23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