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71
帖子 199
威望 37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1 08: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到新加坡a

《日渐淡忘的岁月》回到新加坡a
07/1998
以前父亲也有说过,打算叫我们兄弟早日回来新加坡就读,以适应日后的谋生环境。到得1937年,战事爆发,拖无可拖,于是在1938旧历新年过后不久,母亲就带着我们兄弟二人和我姐乘船走回来新加坡。母亲引述过父亲的话,说如果再拖,等到海路被封锁就走不出来了。为什么要拖呢?我想大概是母亲担心祖母的生活起居的问题的原故。

我们经由江门走水路出香港。到得香港时已夜深,大舅父家里的人大多都睡着了。外婆在那里。她拿叉烧面包给我们吃。那一段时候的情况,我在本文第三篇,第二章《大舅父》的那一节和第三篇,第三章《大姨母》第一节的第二段里,略有提及。

我们在香港大舅父的家里等船,过了几天坐船离开。那是一艘货轮,是通过大舅父的店员安排的。船上的医生把他的房间腾出来给我们用。它座落在甲板的后部右手边,比住在大舱里好得多了。不过船上的房间,怎么好也还是不怎么地通风的。我们的伙食是轮船本身的伙食房直接供应的。

船上“同声同气”的人有桐井的水客,梁伦。他即是日后我们认识的五仔的兄长。若干年后,他在马来亚北部落籍,母亲见到他,回来说他扎狮头出卖,大概只是副业,单靠它可能不是办法。同声同气的还有阿彩姐、欧阳转彩。她后来向我们租了一个房间做寓所,我在本文第二篇里有提及。

我们在香港和九龙之间的那一段水域上船,呆了很久才向东驶出,似乎又走了很久才走到鲤鱼门。那里有暗涌(黑潮),大家心烦欲呕。香港的地方我不清楚,不过近三十年左右我到过那里三几次,鲤鱼门也到过一次,是坐车去的,觉得顶多也不过是(新加坡)加东下市区那么远,就不知道何以那一次坐船要花那么大的工夫才走得到。

21/01/2015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15 14:2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60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