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艺术家)何止于米 相期以茶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2-24 23: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艺术家)何止于米 相期以茶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
——访九旬书法大家徐祖燊先生

文 图/邹璐




徐祖燊先生是我国知名书法大家,戊戌新春佳节之际,94岁高龄的徐老欣然提笔,给自己写了一幅大中堂,就挂在家中客厅墙上。他以中国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早年赠与金岳霖先生的联句“何止于米,相期以茶”为题,转录文句以抒发他的老怀心境,“文人对高寿的雅称,米字暗含八十八,故米寿为八十八岁,而茶寿则是八十八上再加廿字,即一百零八岁。米是形而下,求温饱,尚留在物质层面,茶则是形而上的精神层面,因此,从米寿到茶寿,也是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境界的升华,故何止于米,相期以茶,是对老友的期许。咱老了,不止要丰衣足食,而且要相约一起走向更高的精神境界。长寿是目的之一,通达自在更是真谛。”细细品读文字和徐老的书法,其实,这不仅反映了他对于个人生命的深刻见解,也有他对书法本质的深邃感悟,听徐老谈及他的书道经历,也是聆听他所悟到的书法真谛。

旧学启蒙,打下坚实基础

徐祖燊Chui Choo Sin1925年生于中国广州,祖籍番禺。5岁时就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描摹方格字(描红),7岁进入广州南武中学附小就读,10岁随同做生意的父亲南渡,移居新加坡。
徐老学习书法的经历十分难得。当时,他们家住在牛车水一带,被称作是星洲书法三大家的谭恒甫先生在长泰街Upper Hock Kian Street上开了一间有恒私塾,父亲就将他送到那里,跟谭先生学习书法和古文。因为父亲相信,不能拿笔的人就只能做苦力。
谭恒甫(1874-1954),广东新会人。据说是一位前清秀才,旧学功底深厚。1926年南来新加坡后创办有恒私塾。尽管当时在中国以及新加坡的华校,学生都有写毛笔字,但并没有专门的书法老师指导学生写书法,也有老师虽然字写得不错,但未必是书法家,又或者,既使是书法家却未必能教导书法,凡此种种,谭先生的有恒私塾就显得非常与众不同,不仅教授孔孟经书,更注重教授书法,可能是当时唯一有教导书法的私塾,因此,一般私塾的学费每月1.5元,谭先生的私塾收费却是每月三元。
谭先生不仅学问好,书法也是公认的,先生的楷书劲美醇厚,很多本地甚至远至印尼、马来亚的华人商家、机构都来找他写招牌,先生除了在私塾教书外,也售文鬻字,并且润格很高,以当时物价,一分钱就可以买粥、买米粉的年代,谭先生的字一寸一角,一尺一块,两尺四块,以此类推,可说是最贵的书法家了。
徐老回忆说,在谭先生的私塾学习三年,每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一周六天,风雨无阻。早8点上课,先要把昨天先生教过的功课背书,之后是默写,午餐之后写大字,大字结束通常已是下午三四点,老师会讲一些古文,内容是四书五经、论语孟子。三年的读写生涯,为他打下坚实的国学及书法根基。印象最深的,先生以罚写字为罚则,错一个字抄100遍、200遍。
徐老说,他至今还是用谭先生教导的方法练字,例如练字的毛笔,笔杆是用白钢特制,重达一公斤,可能是新加坡唯一使用白钢毛笔的人,这就是当年谭先生的教导,那时候没有白钢,是以实心黄铜做笔杆加插笔头制成,以此训练提笔的腕力和稳重性。包括字帖也是谭先生亲手写的,后来印制成书,保存至今。94岁高龄的徐老依然每天晨昏临池,用老师的字帖练字。对他来说,那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传统,或许也是一种境界吧。
经过三年私塾教育,父亲听从友人的建议,将徐祖燊送进养正小学,接受当时正规的学校教育,在那里他认识了另两位书法家老师徐东藩先生、高鸿铿先生,他除了继续谭先生的楷书,也开始体验蚕头燕尾的隶书之美。今天我们品读徐老的书法,不难发现他在汉隶魏碑以及楷书上的用功之深。

三年八个月,做工就是写字

徐老说,小学毕业后他有幸进入华侨中学,不幸的是即将开学之际,日军偷袭珍珠港,第二天(12月8日)日军空袭香港和新加坡。爆炸发生在星期一的凌晨,人们还在睡梦之中,一连串飞机投掷炸弹发出的爆炸轰鸣,打破新加坡的宁静,也打断了他的求学生涯,于是,年仅16岁的他,不得不外出找工作,也因此开启了他的一段特殊的写字生涯。
徐老说,三年零八个月是新加坡历史上的一段黑暗记忆,华校停课,为了谋生,他们只好改读日文,不仅为了生计,更重要的还是性命安全。日据时期,他进入一间日本电信公司做汉字抄写员,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每天有大量的汉字文本需要抄写,因为当时没有打字机、复印机,只能人工进行誊抄,通常使用铅笔,写在复写纸上,有时候一印六张,因此需要写得非常用力,真所谓力透纸背。
因为他的字迹端正挺拔,后来公司还安排他给墓碑题字,那时他还只有十七、八岁,就奉命用毛笔在木制墓碑上题字了。这是徐老的一段独特经历,意想不到的是,日本占领期间,他居然因为擅长书法,写的一手好字,不仅保全性命,更为自己争取时间和机会磨砺书法。
师生书缘,跨世纪的坚守

日本投降,新加坡光复,已是超龄生的徐祖燊重返校园,继续未完成的中学课程。他同时进入华侨中学和位于金炎路的中正中学两所学校读书,上午在中正,下午在华中,学校恢复正轨后就在中正。华中和中正作为本地历史悠久的老牌华校,栽培了众多优秀子弟。徐老一直以自己是两校校友深感自豪,后来举凡学校及校友会事务,他都有求必应,尽心尽力,既便离校超过70年,每提及母校,依然毕恭毕敬。
早年的华校的确是令人怀念。当年徐老在中正求学,有幸得到学识渊博,并有很深书法造诣的张瘦石、吴得先两位先生的指教,尤其是被称作是教育家、书法家、一代儒商的庄右铭先生,当年恰好担任他们的级任老师。当时中正的同班同学中,有好几位写得一手好字,最年长的就是今年已经97岁高龄的林子平先生,此外,还有后来出任端蒙学校副校长,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指导书法的杨伟群(已故),以及后来在中正中学专职教授书法,擅长草书的陈洪(已故),还有杨锦添(已故)的颜体,杨才周(已故)的钢笔硬体字。
这些同学经过战争创伤,经过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沦陷时期,都非常珍惜得来不易的校园学习机会,并且因为多为超龄生,思想成熟,行事稳健。在庄右铭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这群在校中学生,同班同学,居然联手在当时的中华总商会大厅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书画联展,以此作为他们的毕业纪念。这场学生书画展被认为是史无前例的,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一些文化界、教育界前辈纷纷亲临现场观摩、支持。可能正是他们的首开先例,中正中学后来又在1953、1954年连办两届学生书法展,余波绵延,中正中学好像书法家的摇篮,后来陆续造就不少书法名家,人才辈出。
有趣的是,庄右铭先生之后就离开校园投身商界,徐祖燊后来也因为家族生意的缘故,在商场打拼。师生二人再见面已是1984年,倏忽就是30多年。庄先生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他书法进步了吗?徐祖燊只好如实回答,已经停笔多年。庄先生立刻督促他,不可放弃! 放弃实在可惜。因为老师的这句话,徐祖燊回到家里,即刻找出笔墨纸砚,找出已经束之高阁的字帖,重新开始提笔写字。后来他也加入庄右铭先生倡办的“乐龄书画会”,热心推动会务发展。
1984年,当年中正同班的几位书法好手,彼时都已是花甲之年,在庄右铭先生的牵头鼓励下,阔别36年,再次联手,共同举办书法大展,并以展览所筹得款项,超过10余万元,为设立已故中正中学校长庄竹林博士奖学金筹款。
徐祖燊一直把1984年与庄右铭先生重逢,重启笔墨纸砚,作为人生新的篇章。此后又是数十年,他广泛学习各家所长,临碑临帖,专注而广泛。他也参加新加坡书法协会等组织,参加国内外书法交流活动,多次受邀担任各类书法比赛评审委员,与世界各地的书法同道交流学习,开阔视野,增广见闻。
1998年,他首次举办个人书法展并出版第一本书法专集,当年90高龄的庄右铭先生(1908-2007)亲自撰写长篇序文,收录在书法专集中。

多写少展,让书法更有深意

像多数传统书家一样,徐老把举办展览、出版书法专集看作是人生头等大事,十分郑重其事,在书坛备受尊重的他,始终保持谦逊低调,坚持多写少展原则。直到1998年,已经72岁,年逾古稀,徐老在周围众多书法同道的催促下,方才首次举办个人书法展,并出版一本制作精美的《徐祖燊书法选集》;2002年,同样是在千呼万唤之下,徐老才出版书法第二辑,收录对联作品50幅。2012年,88岁的徐祖燊宝刀不老,再次出山,为喜耀文化学会筹募购买会所基金举办书法个展并出版书法集。
自从2007年完全结束中医药生意后,徐老开始调整生活状态,进入退休模式。但其实退休并没有让他放慢脚步,而是让他有更多时间投身书法艺术。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社会各界慕名来向他求字的人络绎不绝,单单是为不同机构、团体撰写书法作品就占据了他的大量时间,已成为他的日常工作。并且,他平生不卖字,概作为义务工作,甚至自掏腰包,买纸买墨,有时候更是将作品装裱好才送出去,实在把“义务”做成“要务”。
徐老坦言,书法对于他来说,就是修身养性,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从他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还是传统观念,不会把书法当作是商品,赚钱的工具。他谦逊的说,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不能对社会有更大的贡献。如果别人认为我的字还不错,那是别人看得起我。我走了,什么也带不走,子孙都很成才,也不需要我给他们留什么。如果我还能以我的字和相识不相识的人结缘,那是我的福气呀!

千里之遥,书法有缘一线牵

因为对徐老书法及字体的喜爱,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中国黑龙江小兴安岭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自2004年一个偶然机缘,结识徐老,邀请徐老为公园题名,随后他们就把徐老的墨宝用当地的石头、木材做成石刻和木雕,在公园内做永久展出,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徐祖燊书法长廊”,成为当地重要人文景观。赤道岛国书法家的书法艺术,竟然在遥远北国的小兴安岭原始森林大放异彩,这是奇妙的缘分,更是书法的奇迹。
2015年,森林公园工作团队再次邀请徐老,根据大字典书写了九千余字,一个字,一个字,全部输入电脑,做成“徐氏字体数据库”,将徐老的独特书体数码化作永久保存,并计划出版徐氏书法字库,这在当代海内外书坛也是绝无仅有的。

人书俱老,追求更高精神境界

徐老虽然年事已高,但思维敏捷,言辞古朴典雅,让人丝毫不感觉到他的年龄,而他的书法圆融通达,温润遒丽,稳健厚重,全以圆笔写就,实属难得,由此可见其臂力矫健,气息平稳中和。他爱用浓墨,使到他的书法结体严整,骨力道健,他的字深受人们的喜爱。一位不懂中文及书法的西方学者,在看过徐老的书法后指出,看到这样的“艺术”会让人“肃然起敬”。他的话引起我的深思,完全不懂中文及书法的人,他看到的书法是什么?感受到的是什么?也许正如他所描述的,是一种“艺术”,作为一种艺术,书法显然是神秘的、巧妙的,简单又复杂,好像抽象画,不可思议的发生和改变。毕加索曾说过,“假如生活在中国,我一定是个书法家,而不是画家。”他们是从西方绘画的视角,看待中国书法的线条美、抽象美。
但从徐老的书道经历让我们体会到,书法不仅是艺术,是更高于艺术的文化。原因就在于艺术是做出来的,书法则是写出来的,艺术在做的过程中,需要经过构思、构图、设计,还可能经过不断的修改,更趋向于某种创造出来的艺术效果,而书法的苛刻和高贵就是,“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北宋,黄庭坚《论书》),书法在提笔落笔之际,笔意贯通,形神一体,就是功力,就是结果。平凡却不平凡,简单实不简单。书法从深层次与一个人的学识、修养、品行、境界衔接,“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唐,孙过庭《书谱》)不仅是个人文化修养的写照,也成为中华文化的集大成。

早年读过旧式私塾,青年时期又追随钱穆大师、唐君毅、徐复观等国学大师,在新亚书院读过书的徐老,写得一手漂亮短札,文辞典雅,言简意赅,带着旧学修养和功底,凸显他的思想和人生哲学。“盖君子之道,立身处世,字乃衣冠,固不以小道而视之也。”书法不仅是艺术,更是文化,远比艺术深邃,复杂,蕴涵文化信息,延续古老传统。94岁高龄的徐老每天还坚持临帖练笔,由此可见,徐老的坚持是正确的,书法就是写字的方法、法度和规矩,离开传统的自我创造能走多远呢?规规矩矩写字的人,人们是不敢怠慢的。“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衷心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日臻佳境。


参考资料:
1.     《徐祖燊书法选集》(新加坡书法家协会出版,1998)
2.     《徐祖燊书法集》(第二辑,对联之部)(新加坡书法家协会出版,2002)
3.     《徐祖燊八八义展书法集》(喜耀文化学会出版,2012)
4.     感谢徐祖燊先生2017年7月28日在家中接受访谈。


2018.3.15

本文发表于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源》杂志(2018)


附件:

专访徐祖燊 2017 邹璐  [时间:2018-12-24 23:24]

徐祖燊挥毫 2017  [时间:2018-12-24 23:25]

徐祖燊 2017071  [时间:2018-12-24 23:25]

谭恒甫 - 照片  [时间:2018-12-24 23:25]

1983年 校友再次举办书画展  [时间:2018-12-24 23:25]

徐祖燊3  [时间:2018-12-24 23:27]

徐祖燊书法长廊  [时间:2018-12-24 23:27]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8 14:4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6235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