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全球各国减少贫富差距指数 新加坡排名倒数第九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3
积分 36235
帖子 17802
威望 182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9 20:0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全球各国减少贫富差距指数 新加坡排名倒数第九

2018年10月9日 16:39

2018年10月9日 19:12新传媒8频道新闻:


乐施会最新发布的一个衡量各国政府处理减少贫富差距所作努力的指数显示,新加坡在157个国家中,排名第149位,比去年的第86位,排名大幅度滑落。报告显示,新加坡、尼日利亚和印度都是超级富豪与贫穷者差距扩大的国家。


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今天(9日)公布最新的“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Commitment to Reducing Inequality Index)。这个指数衡量的不是国家的贫富差距,而是各国政府在处理减少贫富差距所推行的措施。


报告表示,新加坡今年排名滑落的部分原因是,指数的计算方程式增加了“不利的税务政策”作为新指标。


“新加坡将个人所得税增加2%,不过对于最高收入者的顶限维持在22%的低税率。”


报告也指出,除了税务政策,相对较低的公共社会支出也影响新加坡的得分,“只有39%的预算用于教育、健康和社会保障,远低于韩国和泰国的50%。”


在劳工政策方面,新加坡因为没有针对女性的同酬政策,以及没有普遍的最低工资,而影响我国的指数。


同样列入倒数十名以内的国家包括孟加拉(第148名)、老挝(第150名)和垫底的尼日利亚。在尼日利亚,每十个孩子就有一个在满5岁前夭折,报告指当地社会支出“低得可耻”、税收政策差、违反劳工权益的情况也日益严重。


在减少不平等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分别是丹麦、德国、芬兰、奥地利和挪威。


乐施会指出,贫富差距已经达到危险水平。从2016年中旬到2017年中旬,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独揽五分之四的财富。


乐施会表示,解决不平等的问题不是靠一个国家的财富,而是取决于政治意愿。

- CH8/KR

======================================================================================
  乐施会最新发布的这一个所谓贫富差距指数,对于每年的新加坡大选,可以让反对党得到很多攻击执政党的话题、也同时让执政党发出更多的“填补花红”。
顶部
地球人在tw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6144
精华 0
积分 8944
帖子 4394
威望 451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5-2-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9 20: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不要笑 新加坡排名倒数第九 »

請看中國81
157 中排81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3
积分 36235
帖子 17802
威望 182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1 10: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2 地球人在tw 的帖子



QUOTE:
不要笑 新加坡排名倒数第九 »

請看中國81
157 中排81

你 地球人在tw 的台湾人不要在这里偷笑、沾沾自喜、炫耀台湾的富有。

因为你 地球人在tw 的台湾人的富裕,是建立在1948年国民党蒋介石退守台湾前,非法偷窃中国大陆的数百吨黄金、白银、煤厂、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珍宝、拆卸工厂设备和物资偷运到台湾、以这些财富振兴经济、养活了你 地球人在tw 的这些懒惰、游手好闲的台湾人,但是却却苦了中国大陆人。

你 地球人在tw 台湾人的“小确兴”和富裕就是建立在中国大陆人的痛苦上,亏你 地球人在tw 的台湾还笑得出。
顶部
地球人在tw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6144
精华 0
积分 8944
帖子 4394
威望 451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5-2-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1 10:5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1946美國記者:中國人剝削福爾摩沙比日本人更壞!



QUOTE:
原帖由 wengkinchan 于 2018-10-11 10:30 发表

......

https://www.taiwancon.com/229411 ... e7%9a%84formosa.htm
Time雜誌(1946/6/10)確實出現這段文字:

………….The new Chinese Governor Chen Yi found the raid-battered Formosans docile. He promptly put his nephew in charge of the Taiwan Co., which bought coal at 200 yen a ton and sold it at 4,000. Black-market gold sold at 300,000 Chinese dollars an ounce, against $180,000 in Shanghai. Even in fertile Formosa, mass starvation threatened.
………..Last week “Down with the Governor!” posters appeared all over the island. In two towns, hungry natives burned sugar godowns. Formosans greeted the few visiting Americans with: “You were kind to the Japanese, you dropped the atom on them. You dropped the Chinese on us!”

↑這段文字精準地描述陳儀政府的貪腐,我試著重點翻譯如下↓

這位新長官陳儀發現飽受空襲之苦的台灣人很容易被馴服。他很快便安排他的姪子接管Taiwan Development Company. 這家公司可將一噸200日元的煤礦從台灣運到上海去賣4000日元,(按;一次淨賺20倍)。一盎司的黃金在黑市是30萬元(中國貨幣)但在上海則是18萬的美元。土地肥沃的台灣居然被大饑荒給威脅。 …..上周,全島貼滿了『長官下台』的海報,在兩個城鎮,饑餓的本地人燒毀了糖廠的倉庫。台灣人笑著跟來訪的美國人(按:應該是Time記者)說:『你們對日本人真仁慈,你把原子彈丟給他們,卻把中國人丟給我們!』

最令人驚訝的是,文末的結論:

Most foreign observers in Formosa agreed that if a referendum were taken today Formosans would vote for U.S. rule. Second choice—Japan.(翻譯:大部份在台灣的外國觀察者都同意一件事,假如讓台灣人公投,台灣人將選擇給美國統治,其次是日本。)
我想講的是,其實美國人對台灣的情蒐在戰後並沒有停止過。他們對中國占領軍的所作所為會完全不知情嗎?I don’t think so.

Time的這篇文章發在戰後的八個月,它的文章一開就寫eight months after V-J day(V-J Day就是 Victory over Japan Day),如果用這一天再往後八個多月,便發生了1947二二八。
有興趣者請讀原文↓或按連結

“This is the Shame!”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792979,00.html)

Monday, Jun. 10, 1946

At last, eight months after V-J day, sugar-starved China was getting supplies from its new sugarbowl, Formosa. Ships were plying the 400 miles from Kiirun to Shanghai with the first of 150,000 tons of Japanese stores confiscated by the Chinese Army that took over the island, under U.S. tutelage, last fall. But the resumption of trade with tropically lush, industrially rich Formosa was a sweet-&-sour business.

Formosans complained that the Chinese occupation army was looting stocks, letting crops, refineries, railroads and power plants go to rack & ruin. Just as angry Shanghailanders, who could buy only from the government-backed Formosa Sugar Co., feared that a colossal sugar corner was being rigged in the already disastrous black market.

Of the Moon & Sun. The Japanese, who seized Formosa after their first war on China 50 years ago, ruthlessly exploited its land and people. Formosa made Japan the world’s fourth sugar-producer; it yielded enough rice to feed all the Mikado’s armies as well as coal and tin, gold, silver and copper; teak and camphor (70% of U.S. mothballs) and aromatic Oolong tea. At mountain-ringed Jitsu-Getsu-Tan—Lake of the Moon and Sun—the Japanese built the nucleus of a power system that put Formosa industrially ahead of the Philippines.

The Taiwan (after the island’s Asiatic name) Development Co. rigidly controlled industry and trade, brought half a million Japanese to live among six million Formosans (chiefly Chinese who have pushed the Malayan headhunters into the mountains).

World War II brought B-29 raids to Formosa, and liberation brought the scarcely more welcome visitation of Chinese bureaucracy. (Formosans use the adjective “Chinese” as a synonym for inefficiency and confusion.)

The new Chinese Governor Chen Yi found the raid-battered Formosans docile. He promptly put his nephew in charge of the Taiwan Co., which bought coal at 200 yen a ton and sold it at 4,000. Black-market gold sold at 300,000 Chinese dollars an ounce, against $180,000 in Shanghai. Even in fertile Formosa, mass starvation threatened.

Japan Got the Atom. Chen Yi rounded up scores of “collaborators” while his pooh-bahs made themselves snug. Last week “Down with the Governor!” posters appeared all over the island. In two towns, hungry natives burned sugar godowns. Formosans greeted the few visiting Americans with: “You were kind to the Japanese, you dropped the atom on them. You dropped the Chinese on us!”
Thoughtful Chinese on the mainland began to agree with the Formosans. Said Ta Rung Pao, China’s counterpart of the New York Times: “Fundamentally speaking, China was not qualified to take over . . . she lacks the men . . . technique . . . commodities . . . capital. She governs, but is inefficient. She takes, but she does not give. This is the government’s shame.”

Most foreign observers in Formosa agreed that if a referendum were taken today Formosans would vote for U.S. rule. Second choice—Japan.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3
积分 36235
帖子 17802
威望 182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1 11:5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4 地球人在tw 的帖子



QUOTE:
1946美國記者:中國人剝削福爾摩沙比日本人更壞!

这个新闻报导是在1946年。

不过在1948年国民党蒋介石退守台湾前,已经非法偷窃中国大陆的数百吨黄金、白银、煤厂、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珍宝、拆卸工厂设备和物资偷运到台湾、以这些财富振兴经济、养活了你 地球人在tw 的这些懒惰、游手好闲的台湾人。

加上国民党蒋介石后来模仿中国共产党的土地改革,没收台湾那些大地主和亲日本“皇民”家族的大地主,例如苏桢昌家族的土地、然后发给你地球人在tw 的台湾人,因此你地球人在tw 的台湾人生活水准当然比中国大陆人高啊!

所以这个美国《时代周刊》记者的报道落伍、台湾人的生活没有那么的悲惨。这是典型的假新闻,“台独”民进党当局应该逮捕和关押这个美国记者。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3
积分 36235
帖子 17802
威望 1828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2 18:2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社论:解决不平等重点在成效

发布/2018年10月12日 3:30 AM

来自/联合早报


社论 2018年10月12日

新加坡在很多国际排行榜都名列前茅,但最近国际非政府组织乐施会的“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报告,力指我国消除不平等不力,在157个国家当中排名倒数第九。每一个社会都存在不平等问题,包括我国;事实上,如何应对不平等造成的社会分化,是我国国会今年初辩论总统施政方针时的课题之一,也是政府今后的施政重点。各国的不平等问题不尽相同,处理不平等问题的办法自然也不一样。乐施会仅根据意识形态来评估我国的做法,是罔顾事实、片面和不公平的。

乐施会在2017年首次推出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主要针对公共社会开支、税收政策的累进性、劳工权利及最低工资这三个领域,对全球150多个国家进行评估,衡量它们在消除不平等方面的力度。在去年评估的152个国家当中,我国整体排名86位,今年跌至第149位,且在税收政策累进性排最后一位,比阿富汗、也门等根本无法实施税收和资源再分配的战乱国家还“落后”。

乐施会说,我国排名大跌,主要因为排名引进了有害税务政策的新指标,并根据一指标指责我国是避税天堂。报告也指我国公共社会开支相对偏低、没有普遍实施最低工资制、没有针对女性的同工同酬或不歧视法律、关于强奸和性骚扰的法律不充分等。


尽管乐施会以消除全球贫困问题为宗旨,但近年来在世界各地面对诸多批评,包括指它有明显政治立场,是一个对国际事务存在偏见、激进左翼和反资本主义的组织。从承诺减少不平等指数可以看出,乐施会以当前欧洲流行的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居高临下地批评世界各国的政策。它认为消除不平等有一套既定政策和办法,包括一定要高税率、全民福利、最低工资等,但这些做法本身就存在争议性。

乐施会近年来似乎把低税率视为罪恶,批评一些国家的低税率政策促成避税天堂,却罔顾我国的低税率政策所能实现的善治和效率。我国税率偏低,人民税务负担和企业营运成本较低,让国家经济得以持续相对蓬勃,政府有资源继续应对不平等问题。作为城市小岛国,不同于其他拥有庞大市场、天然资源和腹地的国家,我们的政策必须能够吸引国际资本和人才,税务政策必须发挥这样的作用,也必须能对辛劳付出提供奖励。事实上,我国的税务政策使得约八成个人所得税收来自收入最高10%群体,而且几乎一半人口无须缴任何所得税。我国重新分配资源的效率也较高,中等收入家庭每缴交1元税务,可获2元益处;英国、美国和芬兰的中等收入家庭则获得1元3角到1元4角的益处。这三国在乐施会的上述排行榜却名列前茅。

乐施会说我国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支出方面相对偏低。事实是,我国15岁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数学、科学和阅读都名列第一,来自本地最贫穷家庭的学生表现,也明显比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的学生好。医疗方面,经济学人信息部的医疗成效排行榜将我国列为全球第二,世界卫生组织也将我国的医疗系统列为全球第六。乐施会只着眼于社会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多寡,对“成效”完全视若无睹,最后作出的排名难免偏颇。在榜单上的好一些国家,由于政治充满贪腐,体制极其败坏,每1元的社会支出,“好处”到了人民手上时可能只剩几角钱,但它们的排名很多都在新加坡之上,这是何其的荒诞和不现实?

我国没有普遍实施最低工资制,因为我们相信多劳者多得,尽量让市场自由定价。我们一方面为低收入阶层提供援助、全面提供培训机会、在一些低薪领域为工人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另一方面保住他们的上进心,让他们继续努力,而不只是被动地收受福利。事实上,我们仍保有社会流动性,在父母属收入最低20%群体的30来岁青年中,14%得以向上流动,成为收入最高20%群体,比美国的7.5%、英国的9%,以及丹麦的11.7%高。我们的社会流动性还高于在上述排行榜排第一位的丹麦。

这些事实说明,我们用最少的钱,达到应对不平等问题的较好效果。我们的国策是照顾弱势群体,这与消除不平等是两回事。现实世界没有绝对的平等,把平等当作最高价值来追求,是极左的信仰。与欧洲国家普遍信奉社会民主主义不同,我国坚持一些务实的原则如唯才是用、保持低收入者的上进心等,提供平等教育机会,移除向上流动的障碍,让社会底层者只要愿意努力,也有机会取得成功;即使努力却不成功,我们也会照顾弱势群体,但绝不是给拐杖。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8 03:1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21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