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劉海蓮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9721
精华 1
积分 312
帖子 116
威望 19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10-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4 12: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那些爸爸妈妈的故事3

序诗:《你的四季是我们的土壤


茶叶,是你春天的双手


石榴,是你夏天的牙齿


桔子,是你秋天的嘴唇


西瓜,是你冬天的脸蛋



我们和你住的家没有春夏秋冬


但你却把生命里四季的成果


统统给了我们的春天和夏天


涂绿了青青的草地


抹红了艳妆的花儿


也成了我们的土壤



《那不是我爸,却被我喊“爸”的着色工人林春发牧师》


我和他的关系,框在地上是翁媳;放诸天国的国度里,是肢体的关系。
在地上,教会结构的关系里,“牧师”是他的职称;在家庭关系的结构里,我喊他一声最陌生的“爸”,由生疏至熟稔,我们共同经历17载儒家伦理基调的互融。这些年,让我尊敬他的,不是尊卑的伦理身份,而是他仁慈、谦逊服侍天国肢体的生命态度。
在他人生许多不同的阶段里,主要的工作是着色。
他有个兄弟姐妹。很小,就与父母同扛家里重担的责任。他喜欢读书,书中的黄金屋,以及那些金光灿烂照亮人生阴暗路径的知识学问,他触摸得爱不释手。然而,生活的重担,不分昼夜黑咕隆咚地压在他的身上,只有中一学历的他,辍学后在村里到处以粗粝进取的力量寻找生计。
低学历,心头不高,他钻过许多杂七杂八需要劳力的工作。其中一項是喷漆。喷漆,能让平淡又沉重的生活频率里产生无穷乐趣和遐想,满足了他还有梦可着色的快乐。当为一辆黯旧的汽车重新上色或为一台意外损毁的车身再度粉刷时,那色彩的鲜亮足以让他驰骋一轮思逸神飞的缤纷憧憬。当灿亮取代黯淡,仿佛他就能对单调负重的人生起了一丁点儿色彩的期待。
六、七十年代,他经历了充满梦幻色彩的社会共产公平主义的憧憬与毁灭。那是一个摧残肉体与心灵的黑色年代。当一切善的、美的事物都被黑色化,被否定和打倒时,人的心灵失去了所有斑斓的色彩,也失去了平衡。 1969年“五一三事件”,增添了他对自己心灵的质疑:这紊乱的世代究竟涂抹了多少厚毒的黑色愤恨?加上贫乏物质的磨难,它还能彩上其它暖色系列的颜色吗?同年,他遇见了一种重新释放温暖与希望的心灵色彩。
他开始认识基督教。
圣经的教导,使厚非的他对于人性心灵的崩毁,以及物质的贫瘠,重燃内心的盼望。那宇宙创造的主宰未曾应许天空常蓝,也未曾应允缤纷花儿常开,但祂却答应衪的慈爱常与人同在。圣经多元且缤纷了他的思考与生活实践:当有人要抢你的外套时,连同外套和内衫也一幷脱下送给那有需要的人;天父让阳光照好人,也照坏人;降雨给正直的人也给不正直的人,所以不要只爱那些爱你们的人,要爱那敌人。
圣经的思想,开拓了他瓶颈的思想,为他每一个维艰的人生步履涂抹上自由的色彩。就这样,他决定以圣经作为调色盘,为自己的人生奋力地泼彩淋色。
1982年,他离开喷漆行业,到神学院进修神学课程。1984年,太太和幼女遭遇严重车祸,在近乎失亲的严峻考验里,他在圣经的调色盘里找着盼望的颜色。1996年,他以旁听生身份到香江修读教牧博士课程,晋升的神学思想,让他圣经的调色盘愈发多彩缤纷。他很愿意替压抑、失望的心灵涂上自由、盼望的颜色。盼望,在他的调色盘里,是一种能在冷色的现实里和心灵流盼之间交相更替的亮色的、暖和的颜色。他深信,盼望是一种颜色,能在现实冷酷的坚岩上展示出生存与温暖的力量。
19872004年间,他驻守吉隆坡教会,偶尔穿梭东南亚区域、两岸三地的教会,担任上帝心灵着色的工人。走入贫瘠的山区,从土地到土地,从心灵到心灵,他用圣经散出的暖色盼望,给受困于幽暗的心灵彩妆明天。圣经,对他而言,真是一罐盛满盼望的容器,愈是翻搅它,里头的色彩既泼溅飞奔而出,哪个灵魂深处若被染上了色彩,则愈发活泼、旺盛与震撼。
2003年始,他放下稳定的牧会工作。《圣经.腓力比书》对他说:“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 。他深觉教堂墙壁以外仍有大量需要温暖着色的心灵与生命。于是决定变卖仅有的财产一间房子,陪同太太创立了非盈利性质的“使命宣教关怀中心”,立意为人生里近乎没有盼望色彩的人着色。他定意要再次以圣经作为调色盘,为这偌大五光十色城市里需要关怀,需要恢复人性尊严的黯淡社会群体--赌徒、单亲妈妈、孤独老人上色。他谦逊地为他们往下的人生尽心竭力着色。没有尊严色彩的人,站着和他说话,永远是仰首自在的,他仁慈、谦和的态度,总给他们机会相信:真善美色彩可以在生命里重新上色。
一次,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婆婆向他乞求返乡的交通费,他毫不犹疑地施与盘川。我问:“万一骗人的呢?”他的回答尽显智慧:“骗,也只骗一次。况且龙钟老态的人生阶段里仍须以行骗糊口,也怪可怜的……就给她骗吧!下不为例。”他用大智如愚教导我俯瞰人世的混乱与计谋。
长者课室里,他常伏案教授学生摹写“颜筋柳骨”,写出雄浑饱满黑森森的乌色线条。处于黄昏人生阶段,他告诉我:挥毫黑色,也是一种超然的美;人生百态无处不有黑色的绝望,但只要以圣经作为调色盘,无处不是盼望的暖色。
夕阳西斜,几点黄光落在他弯屈的脊背。四周的光线开始变暗。但圣经仍是他钟爱的调色盘。依靠它,他乐以继续对自己,对他者,当一个忠心着色心灵的工人。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8 19:5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62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