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30 06:0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陪死刑犯的三天三夜

那是1963年冬末春初。由於一个马戏团在这个城市表演,一个团员闹事被捉,相继被牵连的人都被拘留,看守所一时间人满为患。我在的监号11个人。每人只有一尺半宽的铺位。盘腿坐着都挤不开了,只好抱着腿坐。好在进来了新人,首先可以让他把衣兜翻过来,收集一些烟丝,用报纸撕下的白边儿,卷一管烟,然后摩擦取火,点烟。大家轮流抽起。这是很有趣的事儿。有人望风:紧盯门上开的小门,防止被看守人员查号发现;有人操作,那是细心耐烦的人才能干的活,手脚要轻,动作要快,不然很难用布鞋底摩擦出火星,在瞬间点燃棉花绒,及时吹出明火,点着烟卷。当然第一口归他享用。只见他深深吸进一口烟,仰头,闭眼,无限惬意,足有五分钟才缓缓从鼻孔放出,已为几乎透明的轻烟了。然后或从左,或从右,周而复始轮流抽烟。不会抽的也必须抽,因为一旦被发现,受罚大家有份,也可避免有人汇报撇清。其次感到有趣的是,大家都是“老号子”了,蹲了一二年甚至几年了,新进来的给大家讲讲这事那事,倍觉新鲜。虽然这里的时间停顿了,却觉得生命又有了一点活气。
突然队长打开小门:“173,125,拿行李出来!”然后就听大锁当啷嘎支一声,号门打开,173是我的倒酶号码,125是个死刑犯,正在上诉期间。我们慌慌张张下炕,卷起行李,拿着餐具,套上鞋子,在厉声呵斥声中,跨出门坎,脸冲墙站,等所长锁门。然后被领到另一侧,打开一间监房,推我俩进去,锁门扬长而去。我扒小门的缝隙向外望去,只看那个伙房的黑大个赤着膀子,开始给各监号送水。他叫一个不错的名字,郑健,却是个白痴。当然他如果不白痴,也摊不上做饭这样的好差事。各个监号肯定都有人在扒门向外偷看,都在议论我和那个死刑犯为啥调到一起关押。枪毙?我的案子还没到法院,不至於先枪毙后判刑吧。125虽然判了,可听说有10天上诉期,还没有答复他哪。那么。。。
送水的白痴匡当打开小门,嗡声嗡气的喊:拿碗来!我赶紧把125和我的缸子伸出,接满。125倚在行李上,戴镣的双腿支在胸前,已沉沉睡去。他是黑铁塔一般的大个子,28岁,大约有一米九或两米高,剃光了头,看他的鼻子眼睛,太粗糙了,就象雕塑师还没有精雕的半成品。听说他是村里的团支书,和妇女主任通奸,把砒霜下在荞麦面的饺子里,害死了那个女人的丈夫,后来家属上告,重新验尸,犯了案,男的被判死刑,女的被判15年。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叫江学富,觉得不象一般女人的名字,同时那样的穷乡僻壤,有人给她起这样含义不凡的名字,令人纳闷。因为这个,记得很牢。这个男人的鞋,是当地农牧民穿的纳帮的硬鞋,我套在脚上,简直是一只小船。每逢下地小便或接水,我特喜欢穿他的这双大鞋。他对人态度很谦和,但几乎和人不说话。
太寂寞了。他不说话,我没事干。睡的地方宽绰了,我们各把一头,都面向屋门。生人进来一看,肯定以为我们是一大一小两尊罗汉,怪模怪样。在佛堂诵经。大的即将涅磐而去,小的修行还不到火候。他整个白天都在睡觉。我抓耳挠腮睡不着,怎么总感觉他是个大老虎,我是个小猴子哪?
院子里一阵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由轻到重,知道这是开晚饭了。大锁一响,是一个号门打开,让人把盛粥的大瓦盆端进,再去开另一个号门,回身锁前一个号门。到我们的门口,别的号可能已进入舔碗阶段。门口是一个半尺直径的小瓦盆,里面盛了半盆菜粥。是两人份。125戴镣子,这端饭、倒便桶都让我一人包了。
号门刚锁上,125 醒了。坐在炕沿边,说一句什么,我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回答:“今天这粥是我的,你躺着去。”“谁批的你?你干脆睡你的觉,我吃这粥。”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哪,不过我注意他表情,还是挺认真的。乡巴佬,你还学会欺负人了。我端起粥盆,站在放尿桶的墙角,他说:”今天就我吃!“ 我哗拉一声,把粥倒进尿桶。”你吃吧,我不吃了。“。他突然怔住了,然后大声喊:“报告!报告!”一个解放军扛着上刺刀的长枪,打开小门:“不吃饭,喊什么?”“报告政府,173把粥倒进尿桶了!”“你说,怎么回事?”“他不让我吃,要吃两人份,我倒进尿桶让他吃!”“活该,都别吃了!”说完匡当一声把小门关上,走了。
“我掐死你!”他狠狠的说。“来吧,看谁有机会掐死谁!我才不怕你,你以为自己是死刑犯,就欺负人啊?不怕死你还上诉?,分明是怕死鬼!大爷我判死刑那天,根本不上诉!就怕你见不到那天,就去啃泥去了!”他嘴很笨,只好靠着行李,打盹儿。面目模糊,一尊泥像。肚子饿得抽着疼,然而没有办法,假装睡吧。也许下一顿还要到不了嘴哪。点名以后,大家迅速躺下,做好梦去了。因为直直的做了一天,四肢血液不循环,躺下就觉得特舒服,虽然饿,因为没有指望,也很快睡着了。
太阳真辉煌啊,照得人身暖暖的。看见奶奶在夏天的菜园里摘菜。青菜嫩绿嫩绿的,水灵灵的,露水珠还在菜叶上滚动。白蝴蝶低低的飞舞着。蚂蚱在一丛野草里跳哒。
突然一机灵,睁开眼睛,啊,那张面目模糊的脸正对着我!我跳起来!“你要干什么?”他很无趣的退回自己的铺位,他说“小*,我们别闹了行不?”“谁和你闹?是你不让我吃饭,我才倒的!”好,是我不对,明天早饭我们还分着吃。”我知道了,他砣大,不吃饭比我要难受的多,只好妥协。不过我好后怕,他刚才在我睡着时,真的掐我,小命可就交代这里了!
又放风了,有看守的呵斥声,有开锁声,有犯人的镣铐发出的声音。我扒着门缝向外看,有意无意的数着每个监号的人数。有新来的,衣服都还很整洁,有的头发还没有被剪掉。还有几个蒙古人,穿着蓝色绿色的长袍子,黑红的脸色。也有看来就10几岁的男孩,我知道那都是车站和商场抓来的小扒手,他们自己叫这是“掉脚儿”。突然,我看到了什么?一队女犯迤逦走过院子!过去由於监号位置的关系,我从来没有见过女犯放风。我叫125:“快来快来!情人相见!快啊!”他笨拙的挤到门口,上下寻找宽一些的门缝,终於蹲在地上,向外看。“那个穿兰夹克的,短发的,第5个,就是她!怎么比在外面还胖了?”不知是对我说还是自言自语。那女人白白胖胖,圆脸大眼睛,腰身都挺匀称。怎么会看上125?男女情欲不好解释。就象我父母家养的小花猫,骗要去找邻居一个大黑猫一样。那时我们就觉得好不般配,可他们得意洋洋。
那一天125情绪很好,一直没有昏睡。一会偷着笑了,一会抬头看看我。我说:“你们怎么搞上的?”他说,她男人是残疾,又瘦又小。有一回她和我到旗(相当于县)里开会,我们都骑着马,到一个大草甸子,我们跳下来,就抱一起了。“她好吗?”我这话一点也不怀好意。“肉肉的,刷白!”怎么这样的形容词?买砒霜是他去的,吃饺子时他就在窗外面等。女人一叫,他开门进去,就用被子把那个男人捂得死死的,动不得,不一会,就死了。说到这里,似乎陷入沉思,不理我了。有些天良发现?不太可能吧。
第二天他早早等在门口,希望再见一面。可这次放风,我们门口站一个看守,挡我们视线,连我都觉得憋屈。一直放完风,也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个女人。我们放风是在大后面,125走到院子中间,不断向女监那面了望,也许那女人也在看他哪。
晚上,所长提着叮当响的一串钥匙,打开了我们的门:“125,你出来!”125手提着镣环,费力的下炕,弯腰走出。门锁上了。我猜想他会有什么事?上诉驳回?改判?说不准。有人说:“自己祖坟还没拜呢,哭别人乱坟圈子去了。”真的,我操这心干嘛?没有半小时,一点动静也没有,被送回了。门一开,啊,
镣子不见了,他满脸喜色走进来!“改判了?”“有望儿,所长叫我好好表现!”“太好了,祝贺你!”
可我觉得事有可疑,莫不是明天是集市,要送他回老家?听说枪毙前都要砸下镣子,也许还给顿好饭吃哪。他有点过度兴奋,突然问我:“你是有文化的人,你说有阴间没有?”我不以为意的说:“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就是阴间。”“那和阴间不同,那里下油锅炸、上刀山,这里可没有。”后来他面带笑容昏睡过去。这一晚,有个看守几乎不离我们监号的门口,不过半个点儿,肯定要打开小门看看,有一次看我抬头,他说一句“警醒一点!”就把门关上了,这时我才全明白。
天还没有亮透,就开了饭。我们那个饭盆装的满满的,所长特意打开小门没有特定对象的说:“今天吃饱!”还没有吃完,就听到提人的开门关门的声音,听到一墙之隔的院外汽车声,军警集合的声音,还有呵斥犯人的声音。“125!出来!”连小门都没开,就把大门开了。“快!”125 刚迈步出门,两个警察冷不防的踹倒他,用细细的绳子把他勒得脸通红,押走了!
完了,今天是逢五逢十的大集,125公判完毕,就回老家了。隔壁的监号就押一个人,是香港特务,据说因为不交代问题,已关了九年。墙壁响了3声,这是打招呼。我回应他一下,过一会又一下。然后静下来了。我盼着给我分配一个犯人来,至少有人说句话啊。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31 17: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有点头皮发麻。。。。。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super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8
精华 3
积分 1088
帖子 465
威望 55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31 17: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是方汀的亲身经历吗? 真实不容易啊!
顶部
erric
特邀会员1
Rank: 2Rank: 2



UID 63
精华 0
积分 80
帖子 39
威望 4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 00:0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很想知道, 老汀有没有想过把这些经历写成长篇? 应该是不错的故事. 如果再早十几年, 那个伤痕文学的时代, 这样题材的小说应该会引起轰动的.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 02:2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4 erric 的帖子

那个时代的伤痕小说,禁忌很多,虚假很多。因为是“小说”,情节怎么编都不奇怪。我写的是亲身经历,与他们没有共同之处。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20
帖子 1188
威望 161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9 18:5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

我女儿说,这世上不快乐的故事以经不少了,咱写开心一点的吧。偏偏是前边的揪人心,后边的却如烟似雾。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5 22:3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70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