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1493
帖子 571
威望 91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2 12: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对《藏龙鼎》打文字擂台f

评论文字
对《藏龙鼎》打文字擂台f

经过了许多风波之后书走到了末端。看书文我想,梅岛像桃花岛(梅凤玲的一家和童天琪的一家)那样覆没,颜家的万圣岛刚才也几乎就要悲惨地步它的后尘,事非等闲,岂可轻易地一笔带过?我想,梅岛的岛主夫人,梅凤玲的母亲之在场写得过于随便。我觉得这一段情节须要另作一番编排才是。

梅凤玲的母亲在这里出现和颜玉薇走回来,原书所说两人就都像公门的跟班和跑腿,外出公毕,回衙交差那么地站在一旁,官府老爷没有怎么地和她们交谈。这样不合情理。这些笔墨省不得。

童天琪的母亲是姐姐,颜玉薇,颜玉蓉她们的母亲是妹妹,童天琪和两个少女是表亲。童家遭到灭门大祸的时候,童天琪都已经十二、三岁了,两家的人必然有见过面和相处过,各人叫什么名字也一定清楚(颜玉薇在婴儿年代就被掳走,她是例外。)。一见面也就认得出谁是谁。这边对亲戚被灭门的事可能心里一无挂牵吗?听到震动江湖的新秀,《血劫手》的名字和桃花岛的童天琪同姓同名,可能会漠不关心吗?又后来大家见面也可能形同陌路吗?这不符合人之常情和人世间事态的正常进展。

我想,这一段亲戚关系,可能是作者后来才补上去的,是后来心血来潮,萌芽发叶写成的。我想,写书的人们须要赶时间,他们有些不是把书写成,搁在一旁酝酿,再过一些时候才再度阅读,当作是拿别人写的文字来阅读,当作是为找它错处而阅读的,那又把它改了又改,才交出去付印的。听说,今天要印出的书篇,有些人今天才摸空写成,来拿稿的人就站在门外等着的。有一次,梁羽生在座谈会上说,他有过一篇小说,写甲揪住乙的散发,印了才想起那个乙是个和尚呢。

书里不久又来了个白发老人、迂回剑,他是来找大麻烦的。满天神佛,场面很混乱,我也不清楚他为的是什么。到这一章的末端全书写完。那个迂回剑有在我的古装武打小说《天南地北1q1o》,用卢潦斤做姓名出现过。发表日期是201482日和3日,网站页面是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336.html

这本书的一般情理,似乎是说人越老功力越高。这个有点问题。以老夫、我,来说,我现在行年792018年现在整理文字的时候,华人岁数是93。),站在地铁里要抓紧一个把柄,不然就有可能会跌倒。比诸早年反而不如。(噢,现在,2018年,我连住家大门都很少走出去啰。)

像其他大多数的作品那样,这里很多江湖人物的生活费用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他们在肮脏的地点坐卧,起居,都是不用洗澡和更衣的。[23132—23132 SA①  YE④  MO③  SOY④  SA①,三日无洗衫。]

写完了。老王卖瓜,自赞自夸,哈,雪雁老兄不要生气,这么地写是和您开玩笑的。这里是文字擂台,如果您生气那便等于说您没法反驳,裁判员就判我赢了。

全文完。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8056
帖子 8018
威望 1001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2 22: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荷塘 的帖子

虽然我沒读过《藏龙鼎》,但不妨碍我阅读这篇文章,特别是最后三段。

其中有一段您的自我介绍,让读者对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最后二段,写来风趣。〔您是福建人吗?〕
顶部
荷塘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1493
帖子 571
威望 91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3 12: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

谢谢。
我怕原文作者雪雁先生说版权声明,对他要多多客气。(哈,您好。)
回应说,我不是福建人。王沙和野峰,一是福建人,一是客家人,他们的歌
和话剧街知巷闻,我像许多其他的人们那么样被他们同化了。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8056
帖子 8018
威望 1001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3 19: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荷塘 于 2018-7-13 12:19 发表
谢谢。
我怕原文作者雪雁先生说版权声明,对他要多多客气。(哈,您好。)
回应说,我不是福建人。王沙和野峰,一是福建人,一是客家人,他们的歌
和话剧街知巷闻,我像许多其他的人们那么样被他们同化了。

我可以说是看王沙和野峰的谐剧长大的,哈哈!

我当年人小鬼大,念中一、中二时,就常和一个死党,去大世界的新生歌台,看王沙和野峰的谐剧,那时新加坡还没有电视机呢。
顶部
荷塘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1493
帖子 571
威望 91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5 12: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Yeah--- la,是个快乐和有趣的回忆啊。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8056
帖子 8018
威望 1001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7-15 19: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荷塘 于 2018-7-15 12:18 发表
Yeah--- la,是个快乐和有趣的回忆啊。

有一天会写一篇文章,回忆这一段往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0 04: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78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