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邱民宗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20170
精华 0
积分 9
帖子 3
威望 6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7-12-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4-8 12:26  资料 短消息 
孤独的雨

雨,没有生命,没有情感,只是大自然缺一不可的物体。但在人眼中的雨点却宛若注入了情感般,与内心的情感合为一体。心情愉悦者会觉得雨好比天降圣水,洗涤并洁净大地的污泥;心情跌至谷底又茫然的人,会觉得雨是茫然的,是寂寞的,是孤独的……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我不敢打给你,怕找不到原因……”

此时此刻,天色十分昏黑,黑得像是一片毫无希望之光的天际;滂沱大雨从天而降,哗哗雨声打破沉闷,却徒增了几分忧伤与寂寞之感。孤独的他,身子靠着便利商店的桌子,左手托着下巴,面向那片被大雨肆虐之景,听着一首极其符合他现在的处境的歌曲 ——《下雨天》,等着不知会不会现身的你。歌词与他的心情竟是如此的相似,纠结着是否该给她来电,却又怕找不到原因,但又痴痴地抱有一丝她会赴约的希望。

昨晚的短信[22:40PM]:
“芊雨,在吗?”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好想你”
“我真的知道错了”

[23:00PM]
“我知道你看了我的短信”
“思博,你能不能别再烦我了?我们分手吧!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既然你选择了另一个她就别死缠烂打,我们分手吧!”
“分手?难道你不爱我了?”
“对不起,我不懂得爱伤害我的人”
“芊雨……”
“翁思博,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们分手吧。”

[01:20AM]
“芊雨,既然你心意已定,我不会在死缠烂打了。明天,与我们当初邂逅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你懂的,我会在那等你,如果你真心决定分手,那明天将会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那边等你的出现……”

昨晚,是他度过的最漫长的夜晚,最难以入睡的夜晚。

已经过了一小时,思博却迟迟不见芊雨的身影。哗哗雨声越来越大,像是上天对他无情的嘲笑,嘲笑他的愚蠢、嘲笑他的无知、也嘲笑他的孤独。雨,毕竟是孤独的,悲情者视雨如悲哀,却又不甘孤独,像雨一样倔强地等着、等着、等着……

思博的心声或许是这样的:我在等你,你知道吗?你会来吗?我好想你,你是否也一样在想着我呢?

这个上午,是个毫无希望的上午。她终究是不会来的;而雨,越下越小,渐渐撤去之前浩荡的气势,离开了这片大地,芊雨终究也离开了思博。

他望着这片毫无希望的阴沉景色,被孤独与绝望之感吞噬着,耳机里又播放着同一首歌:

“期待让人越来越沉溺,谁和我一样,等不到他的谁……”

罪魁祸首除了思博还能有谁,他又有什么权利期待或指望她的原谅呢?思博缓缓走出便利店,屋檐上的雨滴滴在他的脸上,此时此刻,他已分不清那究竟是泪水还是那孤独的雨滴……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7 01:5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47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