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1333
帖子 499
威望 83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7-7 18: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芽笼四十巷松林园e

《回忆录》《日渐淡忘的岁月》第八篇
芽笼四十巷松林园e

2000年代初期,我补上下面的这一段:
以前我看过一套电影,很可能是在大世界,一间叫做Globe的电影院里见着的。它是特务性质的美国片,片名是Our Man In Istambo(是君士坦丁堡是吗?)。那个地方在土耳其。

主角是一个白种年轻人和一个白种女性。年轻人被敌方追逐,在公厕里用手表向别人换穿一条沙笼,光着上身走出来。一个白种婆婆俯下老花眼睛,问他说:“O… (ah) young man… (ne ), where are your clothes…?”

提到那个女主角,敌方两人对话。一个说:“…that fat girl…”,另一个说:“she’s no girl and she’s not fat”。他们的美国腔把“fat”说成广州话“发财”的发的第四声。
   

有一次,女主角势单力薄,想打退堂鼓,刚好敌方又提供了下台阶,她说:“I…ne↑ver↓ argue…”。



大世界在我儿女们还幼小的时候就已经废而不用了。那套电影我很可能是在1960年代的初期看的。我的这一本《日渐淡忘的岁月》这时候(2000年代初)都已经势如强弩之末了,还不做个记录它就没有机会诉诸笔墨了。

我有去看过松林园旧居,甚至走入后巷,想要凭藉一些蛛丝马迹,寻回当年所住的那一间屋子。我又有在门前一列勘察,回味一下往日的点点滴滴,但见满目疮痍,今非昔比。不止门前草地被进步的巨轮侵蚀怠尽,屋宇也残缺不全,像难民营还要多过像货舱,教人为之黯然。不过,不要紧,住宅区的那一面这时候正在大兴土木,建造着连排高楼大厦,年内便可竣工。我们住过的那一边大概是老骥伏枥,几时时机又来便将有一番蓬勃的景象。

我们住在那里的时候,在从市区回家途中,不免会见到加冷河桥头左手边的那一间小庙。庙很小,但是它的对联却叫人瞩目。我们天天经过,见到它的上联,它说:“庙小乾坤大”。因为它斜向着河水,下联是看不见的。这几十年之后我给它配上下联:-
     庙小乾坤大
     神灵庙祝肥    
其实这样写不算是实用的对联。

后来我又再写一次:- 
     庙小乾坤大
     壶纤日月长    
下联托写庙里道士有个小壶,斟酒任饮不绝。

■ 
此篇全文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7-21 02:4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909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