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20: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7-9-3 01:43 发表
数量不能说明质量和水平,以当时的整个创作氛围来说,左翼文学作品的水平还不是很高,政治概念化和僵硬的思想主题,充斥于创作中。很多作品都是为政治理念而写,缺少血肉和形象,所以这一类的作品很快就湮灭了。 ...

怀鹰老师对当年的文坛情况真是耳熟能详。学习了。

但既然左翼文学或所谓进步文学不是当时的主导力量,在华文文坛的主导力量又是哪个流派的呢?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20:4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53 柳青 的帖子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表面上看来,进步文学在当时很蓬勃,似乎酿成一种文学新气象,但它仅仅是一种文学现象,还不是文学运动。左翼党团的文艺工作者,并没有一个文学团体来领导、统一文学创作和活动。加上各团体之间因政治路线有分歧,很难站在同一的文艺旗帜底下进行创作。进步文学阵营也没有形成共识,组织成一个文学团体,因此可以用一盘散沙来形容。

而在左翼和进步文学之外,依然有一大批坚持写作的,在当时被左翼称为“右派”的作家,或处在中间地带。这一大批作家,一部分到现在还在写作。他们也一样无法形成“主导”的力量。用三分天下来概括当时的文艺形势是比较恰当的。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9-3 20:45 编辑 ]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4 00: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听了一个来自中国现当代文学馆前副馆长吴福辉主讲的讲座

中国现当代文学经典的生成及多姿多彩

他把中国从五四时期到现在的作家大致分成五代,约每二十年为一代,并且说中国当年文革其间上山下乡的那些人,现在成了中国目前文坛的中坚,如王安忆,陈建功,余华,史铁生等,

新加坡就完全不是这样, 那个时代还留下了些什么?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4 11:4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七十年代的进步文艺刊物的寿命,一般都很短,《建设》两年半,《文艺生活》两年,其他的都是一年左右,第二年就申请不到出版准证。刊物的寿命这么短,很难对读者产生太大的影响。

除了这些标榜进步文艺的刊物,还有一些被左翼称为“右派”的刊物,如《北斗文艺》、《狮岛青年》等。这些刊物的销量比较少,也没什么作为。不过,虽然大家的政见、立场不同,但私底下还是朋友。

笔者当年参与《青年文艺》的编务工作,编辑部就在合洛律大牌50号二楼一间文具店,同楼是《狮岛青年》的编辑部,楼下卖肉干的小贩是《文艺生活》的编委,大家有空都会在一块聊天,这也是顶奇妙的事。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17: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7-9-4 11:46 发表
七十年代的进步文艺刊物的寿命,一般都很短,《建设》两年半,《文艺生活》两年,其他的都是一年左右,第二年就申请不到出版准证。刊物的寿命这么短,很难对读者产生太大的影响。

除了这些标榜进步文艺的刊物 ...

很有价值的历史陈述。遥想当年,你们那种冲劲令人钦佩!

但笔者对于这种毫不计较的奉献精神一直存疑,是否背后有某种推动力?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17:4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那个时候的"傻子"很多......, 在中国也一样.

中国有一部电视剧, 叫<激情燃烧的岁月>很有意思, 里面的主人公就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傻子", 但真的很可爱, 可敬! 这部戏, 几年前在中国很轰动, 令很多人都开始追忆当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可惜, 经历了文革, 经历了一切向钱看的改革开放的洗礼, 这样的"傻子"越来越少了. 很多人尊敬他们, 羡慕他们, 但自己却是做不到.

在新加坡的转变是怎么发生的, 我就不太清楚了.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1:2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柳青 于 2007-9-6 17:39 发表


很有价值的历史陈述。遥想当年,你们那种冲劲令人钦佩!

但笔者对于这种毫不计较的奉献精神一直存疑,是否背后有某种推动力?

请别误会,我们背后没有政治势力的介入,出自热爱文学的心。

那时,笔者在一间毛巾加工厂工作。白天干完活,连家都没回,跟几个朋友聚在一块讨论刊物的内容,或剪剪贴贴,画几幅插图。当时还没有电脑,全是手工操作,一直做到午夜,那股干劲比在工厂干活还高。有时需要到印刷厂去看稿,只好旷工。

最兴奋是刊物出版,笔者骑着脚车,车后架放着一大叠的杂志,到全岛各处去分发寄售。远的地方就搭巴士,一手拎着一百本沉甸甸的杂志。巴士又旧又破陋,空气又不流通,下得巴士来,已是汗流夹背,精疲力竭了。尤其是乡村地带的书店,往往要走一段路才到。

结果,年底工作评估时,笔者上了“英雄榜”--全年旷工54天,创下该厂最高记录。只好引咎辞职,做无业游民去也。

这种精神从哪里来?我们一不靠政治势力,二没有资金支持,三没有人脉,靠的就是那颗对文学的敬畏、热爱,一颗不甘沉沦的心。当年那批伙伴,只 剩下两个人还在坚持写作。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2:0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社阵的机关报《阵线报》是属于周报,创报时是1965年前后,与现在的联合早报一样大小。后来改为A4型,大约在八十年代初停刊。

社阵在全岛有十几个分部、支部、联络站等。党员和活动者、支持者都乐意在周日帮忙卖报。该报除了在报摊售卖外,大部分是由党员等卖到读者手中。现在工人党和民主党的党报也是采用这样的形式。
后期的《阵线报》还出过三大册的合订本。

《阵线报》的文艺副刊《旗》是跨版的,以刊登诗歌作品为主,散文和杂文次之,小说较少见。林野写的两篇小说《麻河滚滚流》、《树胶花开》被认为是当时最杰出最有代表性的左翼文学作品。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2: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7-9-6 21:29 发表

这种精神从哪里来?我们一不靠政治势力,二没有资金支持,三没有人脉,靠的就是那颗对文学的敬畏、热爱,一颗不甘沉沦的心。当年那批伙伴,只剩下两个人还在坚持写作。 ...

如果单靠一颗对文学敬畏与热爱的心,而这样连工作都丢了,那真是不可思议!
那应该是一种信仰,一种理想的推动力,而文学只是这种信仰与理想的载体。
而这种信仰与理想是什么呢?
是左倾的意识形态在推动?

[ 本帖最后由 柳青 于 2007-9-6 22:21 编辑 ]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2:2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60 怀鹰 的帖子

每个星期天早上大约九点钟,党员和支持者都会从四面八方聚合在支部里。《阵线报》是拜六晚上印好(在社阵总部印刷,那儿有一架印刷机,由两名党员负责印刷),即分发到全岛的支部等。大家领了一叠叠的报纸,就出发了。当然,在出发之前,已规划好路线和区域。

在售卖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或不愉快的事,比如有时被屋主放狗出来咬,或遇到一些人的叨难等等,但大部分读者都是乐意接受。

卖完了报纸,回到支部,午饭早已弄好。大家坐在长方形的桌旁吃饭聊天,其乐融融。

有时社阵总部也会举办卖报竞赛,奖品是一本禁书--《红岩》。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2:4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61 柳青 的帖子

当时年纪小,根本不懂左倾右倾,只是出于对文学的一种狂热,也许正如你所说的:是一种信仰,一种理想的推动力。

这种信仰和理想,很难说是左倾的意识形态。其实,当时笔者除了搞杂志,并没参与左派团体的活动。顺便提点往事:1969年《建设月刊》创刊,我还在一间纺织厂工作,读到该刊一位写杂文的作者的文章,心里非常的羡慕和崇拜,于是写了一封信通过该刊寄给作者,希望作者能在写作的道路上给予指导。不久后,收到作者的回信,那种兴奋的心情真的是无法言说。可是作者说,他没有时间跟我通信,又说如果我要写杂文,多看鲁迅的杂文就可以了。这对我的刺激太大,满腔的热情仿佛结了冰……

后来想想,他分明是敷衍我,瞧不起我这个无名小卒。不过,也得感谢他,如果不是这封信,我肯定不会坚持写下去。文学的狂热很难解释,有时不是什么推动力,它来自心灵深沉那不可知不可说的地方。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6 23:1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青年文艺》是在1970年出版,总共出了六期,每期印刷5000本。

到第二年已接获当局告知,出版准证被吊销。点算存货,每一期都剩下不足一千本,只好弄个合订本,有850本之多。

于是发动一些朋友,在某个星期天到加东丽宫戏院外卖合订本。当时该戏院正在放映日本纪录片《中国万里行》,全院爆满。我们就在戏院大门外,天桥上,人行道上向前来看戏的观众兜售,结果在短短的几个钟头内全卖光。这笔资金后来投入出版单行本,也出了四本书。

现在拥有这本合订本的读者,相信也不多,算是文史的一份遗产吧。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0: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七十年代初期,除了进步文艺刊物之外,还有一些小型的报纸,如《凤凰报》,只出了几期就寿终正寝。《凤凰报》也有文艺版,笔者就在该报发表了两首诗,一首是《五十天》,一首是《挣扎》,都是反映当时的政治事件,所谓的五十天,是因为有262名政治拘留者抗议监狱当局而采取绝食行动,凡五十天之久,这首诗是写他们的绝食行动。

另外,还有《南国日报》、《民族报》、《国际日报》等,都属于短命的报纸,很快就结束。《经济时报》维持了好多年,该报是亲中国的,也有文艺版,当时是由周天(已故)负责,周天也以远铃的笔名在该报发表了好多诗歌。笔者也发表了一首诗,叫做《远方传来枪声》,写的是越南的抗美战争。

[ 本帖最后由 怀鹰 于 2007-9-7 00:12 编辑 ]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0: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老师把往事娓娓道来,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这确是一种信仰在推动着当年的青年们,作出无私的奉献。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0:2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66 柳青 的帖子

这也许是历史的一部分,是研究当年的第一手资料。

历史总是无情,时间一过了无痕迹。

我接受过口述历史档案局的访问,凡三个月之久,把当年的个人历史通过口述的方式讲出来,算是给当年的历史留下一点精采的补白。

如果想要听一听笔者的录音,可向口述历史档案局索取有关资料。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0:2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里写的其实比口述历史档案局的访谈更详细、全面。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0:5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61 柳青 的帖子

我还参加了两场示威行动,一场是在1969年,某天,我在家里写诗歌,一位社阵的党员来找我,说是星期六早上十点钟到直落亚逸去聚合。问他什么事,他只是神秘地笑笑,到时自有分晓。

星期六,我带了一把油纸伞到那儿去,那位同志一看到我手中的油纸伞,眉头皱了起来,说:“我们是要进行一场示威游行,你带着油纸伞,目标太大。”

那怎么办?总不成把伞丢在路上吧。忽听得一阵口号声,接着是鞭炮的声音,不知哪来的青年男女,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展开布条和红旗,很快的朝中国街走去。我也紧跟示威队伍,其实我根本不知道示威是为了什么。走了一小段路,忽然镇暴队出现,大家乱成一团,逃跑的逃跑,叫喊的叫喊,场面乱哄哄。我看到几个镇暴队员朝我奔来,就没命的跑到一间旧屋的门外,一只手把我拉进门内,是一个中年人。他一直把我拉到楼上,说:“小弟弟,你干嘛学人家示威?你懂什么?”

我确实是不懂,人家叫我来就来。他把我藏在阁楼。过了一两个钟头,外面没什么动静了,他才叫我下来。可笑的是,我怀里还紧紧的抱着那把油纸伞。

另一次,是到美国大使馆示威,我乘搭巴士到大使馆去,示威刚开始,那些人举着火炬和布条,在大使馆外喊口号。我正待下车,镇暴队已开抵现场,又是一轮殴打……,在巴士上的我,看得触目惊心,庆幸自己没有下车,逃过这一劫难。

事后想想,我们是够幼稚的,连示威的意义和动机都不知道,是被人家利用。在我的生命史上,这也是一段很有趣的回忆。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01:2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我读中三的时候,我们学校的贩卖部有代售吉隆坡出版的左翼刊物《浪花月刊》和香港出版的《文艺世纪》、《伴侣》等,当时也觉得奇怪,学校为什么能卖这些刊物?这对我的思想也产生很大的影响。

当时还有一份学生报纸《知识报》,我在该报发表了很多散文,另一位作者是罗旋,大概也是中三学生,后来她出了一本散文集,是个长发披肩的美女,弹得一手好古筝。当时她住在波东巴西的木屋,我还到过她家;她也出了几张古筝唱片,现在也不晓得在哪儿。《知识报》已被大火焚毁,当时用的是铁锄的笔名。

吉隆坡也出了《蕉风月刊》和《学生周报》,后者经常有刊登马来诗歌或班顿,我利用一本马来字典,逐字逐字的把马来诗歌“翻译”出来,然后根据自己的想象再把它重写,这是我早年学习诗歌创作的过程。也当作是一段历史吧。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7 16: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69 怀鹰 的帖子

那您算进步青年, 不算左翼青年。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9 01: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71 chao_ding 的帖子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介于进步与左翼之间吧。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1 05: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56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