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7 22: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成阳 于 2007-8-27 22:11 发表


我觉得这是一种学术方法问题。你一上来就定义了这种现象十恶不赦,剩下的论述变成了“鸟笼论述”,甚至变成的论证。

我认为,现在对很多历史问题,不应该预设立场,而应该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来展开研究。对 ...

好的,我删去“十恶不赦”的“定义”,我们来好好讨论讨论。

成阳请说!
顶部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8 16: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2 成阳 的帖子

?????
说了等于没说
唉……
顶部
柳青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687
精华 2
积分 1044
帖子 492
威望 5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8 21: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组文革照片:回顾一下历史吧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8 23: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5 柳青 的帖子

我没有经历过文革,如果有的话,算是间接的经历,从我的父母,我的旧同事,书本杂志,电影电视等等,

我不能接近的残酷残忍和残暴,看到楼上的照片,让我难过得落泪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1: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7 柳青 的帖子

你是在谢我还是在骂我?
不要用这么多美学big word, 《红潮》所提当年的左翼分子和当前中国一些年轻学者是大不一样的。我对新加坡的历史不太了解。但从我看到的信息来看。《红潮》所提当年的左翼分子分明是二十世纪左翼共产主义运动在新马的分流。二十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风起云涌。共产党开始夺得政权。文艺知识分子更是以左倾为时髦。(西方美国也一样)。中国在30年代就有左联。(鲁迅是大旗,核心人物都是中共地下党员) 中国共产党夺得政权后。当然成了亚洲的龙头老大。。《红潮》中提到的词儿都和30年代中国一样。什么左翼作家, 进步作家等。他们的作品当然都是跟中国跑。中国搞文革,他们也搞文革。但我钦佩他们。因为他们是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可是冒着坐牢的风险啦。当前中国一些年轻学者是大不一样的,他们多半是为了标新立异。满足自己想与众不同的欲望。像成阳同学说的“自恋”。如果 你说“怎样以人类共通的人性与审美底线“这也是一种人性吧。他们对“遥远的文革“有” 陌生感“ 用他们的“资料”来评价文革。[批水浒”,这个说法是错误的,那时候叫“评水浒,批宋江,说他“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让人招安了。”(这话现在越想越有道理)。]  如果脱离文革当时情景。这话是不错。但Who cares about宋江?大家饭都不怎么吃得饱。现在宋江还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让人招安了。 谁理他呢?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1: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楼上的同学说

但我钦佩他们。因为他们是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可是冒着坐牢的风险啦。

理想主义者令人钦佩,也令人叹息,理想越高远,也就距离现实越遥远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1:4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7 chao_ding 的帖子

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新加坡虽然有左翼分子,但不可能跟中国一样搞文革,最多是在文章里头歌颂文革,也难以酿成什么大气候。

当时的文艺创作,并不全是左翼文学作品。如果真是这样,文坛早就被有关当局所摧毁、镇压。就像泰国的情形一样,六十年代泰国政府排华,华校华报全都被封闭,华文写作人纷纷转入“地下”,以致于今日的泰华文坛出现极其严重的“断层'。

新加坡的情形不一样,那时固然有左翼文学作品,也有很多不属于左翼文学的作品。大家基本上是互不干涉,你写你的,我写我的,没有所谓的遵循什么文艺路线。有的,只是左派党团提出来的文艺路线,但它也不可能成为文坛的主导力量。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1:5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8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实际的情形是:没有任何一位写作人(包括左翼作家)因写作而被送进监牢,除非他本身牵涉反政府或地下活动。

一些左翼作家为了实现理想,都放下笔来从事地下活动而被逮捕的。

当然,对他们的这种理想,我们都抱着钦佩的心!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1: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9 怀鹰 的帖子

可能正因为没有酿成什么大气候。才没人因此坐牢吧。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2: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8 中南半岛 的帖子

也有把很高理想变为现实的。像毛泽东。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02: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2 chao_ding 的帖子

等到文革开始了,那就是最残酷现实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378
帖子 12904
威望 153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9 18: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QUOTE:
原帖由 中南半岛 于 2007-8-28 23:55 发表
我没有经历过文革,如果有的话,算是间接的经历,从我的父母,我的旧同事,书本杂志,电影电视等等,

我不能接近的残酷残忍和残暴,看到楼上的照片,让我难过得落泪

我有很多组最近几年发生的“群体事件”的照片,不知你看了,会怎么想?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8083
帖子 3203
威望 485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30 00: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4 村夫 的帖子

还是不要吧

给点花花草草养眼的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叶霜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352
精华 10
积分 1160
帖子 462
威望 69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5-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2 22: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7-8-29 01:46 发表
当时的文艺创作,并不全是左翼文学作品。如果真是这样,文坛早就被有关当局所摧毁、 ...有的,只是左派党团提出来的文艺路线,但它也不可能成为文坛的主导力量。

从《红潮》所收集的材料,尤其是杂志类,从这些当年出版的本地刊物看来,左倾的文艺路线为什么不是“文坛的主导力量”?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红潮》所表述的年代,是从1966到1976年的文革十年,这是左倾文艺最“流行”的年代。当年在新加坡出版的文艺类刊物以杂志为主,而绝大部分杂志都属左倾刊物,例如较熟悉的《星光》、《建设》、《乡城文艺》、《青年文艺》、《文艺生活》、《南涛》、《笔端》、《文娱天地》、《赤道诗刊》、《大地》、《知识天地》等等。单本的文艺刊物也多以左倾小说和散文为主。即使单从数量来看,这股潮流能说不是“文坛的主导力量”吗?

[ 本帖最后由 叶霜 于 2007-9-2 23:07 编辑 ]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00: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最近,时常有和周围的朋友谈论这个问题

数量之多只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就新加坡的当时情况看来,更大程度上是把左倾思想,左倾文艺当成是一种追随的目标及方向,不是植根,而是移植,在水土并不符合的情况下,甚至戏剧性创造条件,抒发,和创作,结果是流于表面,流于宣泄,是没有生命力的.

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问小霜,什么是"文坛的主导力量"?那时候,英文环境在流行什么?除了左倾文艺,华文群体还在谈什么?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01: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觉得在上述的讨论中,还有关于香港,新加坡同样移民社会,移民文化,却是不同呈现和成就,结果,
为什么? 这个话题也是比较引人关注深思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01:1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6 叶霜 的帖子

你说得没错,那10年的出版物顶多的,但是不是全属左倾刊物呢?
我发觉一些学者或研究当年新华文学的概况时,都有这样的一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即把这些进步文艺刊物当成是左翼文学,这是需要更正的。

进步文学与左翼文学之间不能划上一个等号,我们只能说,进步文学是整个左翼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当我们说到新华左翼文学时,它指的是左派党团所出版的刊物,有很鲜明的政治主张,思想路线,文艺创作路线等,他们所鼓吹的是革命文艺之类的创作,是配合当时的政治斗争和局面,或许也是在配合马共的武装斗争。除了社阵的机关报《阵线报》、《新青年》,人民党的《人民论坛》,就是各左派工团、艺术团体、校友会等的演出特刊或会讯之类,一般人是不容易读到的,它只流传于党团之间。至于《阵线报》和《人民论坛》,读者有限,怎么可能发挥很强大的力量?当然也不可能成为当时文坛的主导力量。

其实,进步文学蓬勃的时期,是从1970年到1975年这短短的5年间,这里要更正一下,《星光月刊》出版于1975年,而不是朱成发先生或陈剑先生所说的1973年。何况,当时已有进步文学一词的提出。具有进步或左倾倾向的作者,是不是左翼文学的写作者呢?陈剑先生认为凡是具有左倾思想的作者所创作出来的作品,都应该算是左翼文学作品,这点我不大能苟同,具有左倾思想的人,他写出来的作品依然有风花雪月,依然有孤独寂寞的内心独白,而非全盘是斗争团结之类的,只要翻翻当年的出版物就可以知道了,当然这类的作品不是太多。我想说明的一点是:硬性规定的把进步文学作品归入左翼文学,是不太恰当的。何况这些进步刊物的立场,言论,不一定跟左派的认同,所以为什么社阵会批判一些进步文学刊物和作者。

除了左派党团和进步文学刊物之外,我们不能否认的是,还有相当规模的非左派非进步文学的文学创作,所以笔者认为,左翼文学不可能成为当时文坛的主导力量,就是这些原因。我们不能漠视历史,不能把左翼文学提升到一个非历史的高度。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01:4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6 叶霜 的帖子

数量不能说明质量和水平,以当时的整个创作氛围来说,左翼文学作品的水平还不是很高,政治概念化和僵硬的思想主题,充斥于创作中。很多作品都是为政治理念而写,缺少血肉和形象,所以这一类的作品很快就湮灭了。

新加坡作为一个移民社会的特点也影响了创作路线和风格。文革对左翼文学创作的影响是显著的,而马共在1969年启播的地下电台,也很有刺激性,正如一些进步文学刊物的刊首语指出的“平地春雷一声响”,另外,谈到新华左翼文学时,不能忽略马来半岛的状况。当时新马的左翼文学几乎是一体的,两地的作者互有作品发表。

从1970年至73年,是进步文学最蓬勃的年代,刊物多,单行本多,但这其实是一个很表面的现象,即使在进步文学刊物所发表的作品,水平也不是很理想。在这种情况底下,我们很难把数量当成是整体的反映,毕竟一个文学运动不是取决于数量,而是作品本身的素质,以及围绕在文学创作中的有组织性的活动。

当时的进步文学刊物之间的关系是模糊的,各自为政,即不与左派党团结盟,也没接受马共的领导,都是比较自发性的。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谁在主导某份刊物?社阵曾经召开过类似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文艺会议,但参与者几乎是新马两地的左派党团人士,没有任何一家进步文学刊物参与,如果说进步文学刊物是属于左翼文学,为什么社阵会将他们拒之门外,很显然的,当时的左翼党团并不认为这些进步文学刊物是左翼文学,充其量只是民主进步文学(注意,左翼党团的出版物,曾经这么称呼过进步文学刊物)而已,自己已削弱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成为“文坛的主导力量”?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02:0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47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左翼文学的读者,在数量上不会很多,这是由于流通性有限的原因。由于根基浅,包容性比较窄,题材几乎一体化,所以没有什么生命力。

即使进步文学刊物的读者也没有想象中的多,一份刊物的销量千多两千本,当时最畅销的是《青年文艺》,大约每期能卖三四千本,以这么单薄的销量,能造成多大的影响,看来也是值得深思的。

当时左派并不把他们的文学称为左翼文学,而是革命文学,也不冠之以新加坡革命文学,左翼文学是后来人称呼的。新华左翼文学更不是当时的口号。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叶霜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352
精华 10
积分 1160
帖子 462
威望 69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5-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9-3 16: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中南半岛 于 2007-9-3 00:54 发表
我倒是有个问题问小霜,什么是"文坛的主导力量"?那时候,英文环境在流行什么?除了左倾文艺,华文群体还在谈什么?

《红潮》的副题是:新华左翼文学的文革潮,楼主应该很清楚,这里所讨论的是华文文学,是多元种族社会里的华文文学的“主导力量”。就如在北美,绝不会把中文文学的“主导力量”与英文文学的混为一谈。

左倾文艺之外,当然就是“非左倾文艺”,但正如作者在《红潮》里所说的,正因为当时整个大环境是左倾的,或如怀鹰所说的进步的,就算是“非左倾文人”,作品主题还是较为积极的,现实主义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18 05:0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64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