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床边站”
wangzheng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67
精华 2
积分 1020
帖子 474
威望 54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27 16:3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床边站”

Stand-by-bed〔床边站〕应该是新兵们的苦差事了之一了 。Stand-by-bed一般每星期都会來个一两次。可以说是一天之始的早课。每当有Stand-by-bed,新兵们早上都趕得很,漱洗,到枪庫领「老婆」(=枪枝) [*1] , 然後fall-in(集合),齐步到餐厅用早餐,回来做Area Cleaning [*2] 。操练正课八点开始。Stand-by-bed 往往是正课前挤出30-40分钟的时间,给两划的训导班长“苦不乐”( Corporal)来查房的。当然,除了常规的Stand-by-bed以外,惩罚性的Stand-by-bed也是新兵生活中,可以时常被加的料。即使早上没有Stand-by-bed,日子也也未必好过,因为那段时间(在07:00 – 08:00之间),Stand-by-bed 和Master Parade可以轮番交替互补。而这Master Parade,更能把新兵搞到前个晚上不能尽早睡觉;Master Parade穿的军服,需要烫平,军靴要擦亮[*3]等等。营规10点熄灯,可是擦亮军靴很费时,做不完就得摸黑点蜡烛继续擦。这Master Parade也是二三划们容易找新兵的茬的一个“节目”,但今天不细说这个,搁下不表。

Stand-by-bed时,“苦不乐”(Corporal)耍新兵的花样可以千奇百怪,刁钻之心不可少,还需摆出一副稟然长官的肃杀之气。而所谓Stand-by-bed,就是检查你在营中的全部家档,它们的摆放,必需划一、乾净、整齐。 新兵在兵营生活/受训的全副家档,不就是一张(弹簧)床,一个大木柜[*4]而已,能被挑剔多少?不说你不知啊!床单要拉得平滑无痕,折叠处,包刮枕头,被子,都要方正;那里摆军靴,军帽,军服,腰带,帽徽、肩章,水壶,铝饭盒,Toggle rope等等,都各有其规定的位置,不能乱摆。件件必须干净。要找茬实在很容易 – 床架的横杆,柜子的顶部,底下,用手一抹,不能见尘,手不能黑。水壶拿在手里摔,能摔出水滴,就要你好看。挨骂或罚十来下伏地挺身是家常便饭,东西被扔到室外去也不时发生。来查房的“苦不乐” (Corporal)训导班长若不满意,罚你(你们)晚上再来一次Stand-by-bed,时而有之[*5]。真是苦不堪言。

Stand-by-bed 也可以只是“检查来福枪”(Weapon inspection)。“检查来福枪”往往安排在打靶後的隔天早上。“枪管里有一只大象”是我当新兵的第一次“检查来福枪”时听来的,查枪的“苦不乐”大叫“枪管里有一只大象”,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憨厚不明究理,暗自滴咕怎有可能?等他查了数个後都叫说“有大象”,我才逐磨出来,原来他是说枪管里有污点,无论污点的大小,都被无限放大成为“大象”。一时忍俊不住,嘴上挂着微笑,当场被罚伏地挺身十下。

注:
[*1] 我们入伍时所用来福枪的型号是AR-15,後来出了改良升级版的,叫M-16,查google资料,M-16来福枪的家族陆续出了M16A1,M16A2,M16A3,M16A4等,现在用的是甚么型号我就不晓得了。
[*2] 一个排分四个班,每一班一组,由三划的“沙狰” (Platoon Sargent)分配清晨的打扫工作:刷厕所、掃走道、洗水溝、整理军官(连长、排长)的办公室等等。项目一星期轮换。听说军训学校的打扫老早已经外包给清洁公司了,是要阿兵哥专注军训,不必精于洗厕所啦。
[*3] 现在没有穿那种“亮头铁蹄硬底”的军靴了。那种军靴是能擦亮的皮靴,尤其他的圆头可被擦的光亮如镜。
[*4] 60-70年代,新兵用的储衣柜是个大木柜,要等好多年以後,才慢慢改用铁柜。
[*5] 早期的军训,训导班长(士官)是可以轻罚新兵的过失的。由于士官滥用权力越事件来越多且凶,屡遭投诉。鉴于对待国民服役不能与入职军人的传统训练方式比拟,自70年代中期开始,就颁布约束士官处罚权的一些条规。国民服役的待遇也逐渐改善了很多。
顶部
wangzheng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67
精华 2
积分 1020
帖子 474
威望 54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28 10: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有次stand-by-bed,  我摆在床头的一双军靴被班训导中尉扔出宿舍,(那时不是新兵,是上了军官学校受训,班训导官都是中尉,排训导官则是上尉。)我的军靴不是不干净,只是鞋带没拉紧有点松乱而已。我们住在宿舍二楼,他那一扔,用力太猛,竟飞越走廊,直堕楼下草地上。庆幸他发飙止于此,不加追究。事後我自安慰:“ 他那么暴躁,许是他家有事坏了心情。”

楼上漏写了 5BX。早上起床後,首先是集合做早操 - 5BX  (五个 Basic exercise)。记得天没亮,都是在迷濛中进行。

[ 本帖最后由 wangzheng 于 2016-2-29 18:21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8-18 16: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06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