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运开 (简易居主人)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08541
精华 82
积分 17718
帖子 7904
威望 972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9-7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5-24 12:2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唐体楷书

书法发展到唐代,国力空前的强盛,文学艺术空前繁荣,社会文化发展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又加上唐朝的几位皇帝,尤其是唐太宗,非常爱好书法,大力提倡书法艺术。延续了历代的以书为教、以书取士、立书学博士的传统,专立书学,开宏文馆、崇文馆培养大批高级书法人才。于是整个社会学习书法蔚然成风,书法艺术获得了空前发展,进入了群星璀璨的的鼎盛时期。

楷书到了唐代法度逐渐完备,进入了完全成熟期,出现了许多楷书大家。唐楷唐代是书法史上一个极其辉煌的时代,其标志性的成就之一便是“唐楷”的形成。自唐楷形成以后,书法学习者一直视之为书法技能训练的最佳范本。

魏楷、晋楷与唐楷因此成为楷体三大体系。

初唐智永的千字文,欧阳询的九成宫,虞世南的孔子庙堂碑,还是晋法。从禇遂良开始,是唐楷的形成。这些人可以说是“上承六朝北碑之余韵,下开唐代楷体之先河”。到了颜真卿、柳公权,多宝塔碑、颜勤礼碑、玄秘塔碑、神策军碑,提按越来越明显,而非平动,这是因为中唐出现了高桌高椅,书写就有了提按。

魏碑与唐楷的风格不同,主要有三个特点:

1:风格取向的区别:南北朝碑楷多古朴稚拙,烂漫天真如《爨龙颜碑》、《好大王碑》《广武将军碑》。亦有楷式比较严格多方劲峻丽之感,如《张猛龙碑》、《始平公造像记》等。摩崖刻石多显静穆宽和,气象宁静,如《泰山金刚经》。亦有萧疏开张,如《石门铭》,然《张黑女墓志》的典丽秀雅则可与汉隶《曹全碑》的典丽静雅相伯仲。
至隋唐,楷式业已成熟,基本消除魏碑带有的篆隶意。楷书的形式趋于规正,虽有欧书严正静和;虞书的宽和灵穆;遂良的灵动多姿;颜书的宽博雄厚;柳书的紧密刚劲,但较之以魏碑则少自然之意,多拘于法度。求结构相对平稳,用笔精熟,一丝不苟,法度严密,少奇岖之意。

2:结构上的区别:魏碑结字多近乎自然,有“孩儿相”,但其简拙朴素,岂“孩儿体”可及之万分之一。相比之下,唐楷结构臻于完美,视觉审美达到大众化。有欧阳询《结字三十六法》,智果《心成颂》,张怀瓘《玉堂禁经》等书法理论著作专析结字之妙。也许正是因为法则的约定才使后人尊唐法,不敢越雷池半步。

3:线条上的区别:魏碑点画质朴雄厚中有柔韧感,表现为线的涩动。也有以方劲峻丽,曲涩飞动,又与汉刻迥然不同。兼之有圆融祥和。风貌之万千此处难以列举。唐楷则有欧之精致娟秀,遂良飘逸潇洒,颜之浑厚饱满,柳之筋骨劲挺。说到底就是,魏碑是大篆的线,唐楷是小篆的线。

唐朝是书法的“尚法”时代,唐人尚法又主要通过楷书体现出来。唐代尚法导致唐楷具有谨严的法度,而法度严谨的直接后果就是令学习者易进难出。法度严谨就有规律可循,所以易进;反过来讲,法度严谨就束手束脚,所以难出。

后人临习前人碑帖,目的不是为了复制前人,而是通过学习发展出自己的风格。这就是书法上讲的“入帖”与“出帖”或“无我”与“有我”的问题。“入帖”、“无我”是手段,也是必经阶段;而“出帖”、“有我”才是目的。所谓艺术是“戴着镣铐跳舞”,镣铐就是法,舞得自由与否,要看书法家的本事。如果明知出不来,即使入门再容易,恐怕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学习唐楷面临的最大问题正在于此。

绝大多数人学习唐楷的后果,是除越写越像之外,很难有所突破。拿李邕的话说,叫“似我者死”。颜真卿楷书是唐楷的代表之一,北宋的蔡襄、苏轼都曾先学颜楷而后转学他人;而清代的钱灃,民国的华世奎、谭延闿、谭延泽兄弟等则是忠实的颜门“信徒”,虽穷其一生,然最终亦无一人出鲁公之右。大家尚且如此,常人又何以堪?

这个问题宋人就注意到了。米芾说柳公权是“丑怪恶札之祖”,并说:“丁道护、欧、虞笔始匀,古法亡矣。柳公权师欧,不及远甚,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氏始有俗书……欧、虞、褚、柳、颜皆一笔书也。安排费工,岂能传世……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入俗品。”在米芾看来,欧、虞、褚、柳、颜都是一笔书,这个一笔书,与王献之一行字连绵到底的“一笔书”不同,而是指笔画的程式化,后来的雕版字体多脱胎于唐楷的事实,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唐楷的程式化程度。米芾所说的“匀”就是指此。所以,尽管对颜真卿的行书,米芾认为“可教”,而对其楷书,则认为是俗品了。

像所有的艺术门类一样,书法中的任何一种书体,一旦臻于完美,就很难被超越,且法度越完美,发展的路子就越窄。面临这种尴尬,硬着头皮往前走固然不失为一种态度,但更常见的方式往往是敬而远之。这有些类似于唐诗发展到顶峰后,宋人就不得不转而发展宋词一样。无论是印刷术盛行后的古代,还是电脑打字的今天,写唐楷都似乎与书法的艺术性渐行渐远。今天,如何正确对待唐楷这一优秀的文化遗产,已经成为当今书坛的重要话题。当代中国书法家张旭光提出的“激活唐楷”观点,无疑是有其积极意义的,但其中所反映的深层背景,也正是唐楷的尴尬。




历史是面镜子,但不是指南针。
南洋书法中心关心书法的传承:http://nyccentre.blogspot.com
请到我们的面簿网页按赞:https://www.facebook.com/nanyangcalligraphy
我们的书法视频台: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N9wzX5C9NdhZIbixKzGyLQ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19 11:3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687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