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879
帖子 3129
威望 472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25 13: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阅读)带一本书去欧洲



带一本书去欧洲

去巴黎,我一直期待这一天。林达的书开篇这样写道。十多年前,林达他们第一次去巴黎,带什么书去巴黎呢?书架上抽出一本雨果的《九三年》,给行囊封了顶。后来旅行结束,就有了这本《带一本书去巴黎》。
翻到书的最后,我赫然发现上面印着“20025月北京第一版“201111月北京第15次印刷印数136,001—146,000。换言之,这十年间,可能有十多万中文读者正是像我这样,带着这本书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巴黎之行”,或者就是通过这本书神游巴黎,了解巴黎。这样的人数在人口众多的中国不算什么,但是就一本书的命运而言,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透视出当代中国社会对于巴黎,或者意义上的“西方“充满好奇,向往和求知的欲望。
这是我第一次去欧洲,林达的书当然是囊中之物,除此之外,我还带了一本更为古老,距离今天已经一百多年的《晚清海外笔记》,我的朋友大为吃惊,“有没有搞错?巴黎,那可是全球时尚之都啊!是,我当然知道,现在旅行归来,我想说的是,幸好是带了这样一本书,让我对于巴黎街头的古老建筑,博物馆里丰盛的收藏不感到陌生,并且对于他们所以能够守着古城,出入古老街道,成为世界时尚之都多了一层了解。
一百多年悠长岁月,当然是物换星移,沧桑变迁,在那些保留了丰富历史信息的古籍旧书中,在那些经已久远的细节叙述中,记录的是来自中国的作者们当年西方的亲历,反映的是两种文化之间的早期交流,撞击的回响,其影响至今带给人启迪,那是一种历史的反思。
这中间开始出现两面镜子,一面镜子就是相对于中方的西方,另一面镜子就是相对于今天的历史,正如比较学,形象学的建立理论中,是以对于他者的认识过程重新认识自己,西方何尝不是我们重新认识自我,建立自我意识的一面镜子,而关于历史,以史为鉴,可是我们总是从历史中学的太少。
看过林达的书,心里不得不佩服,他们实在太会讲故事了,从开篇的楔子,行文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却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那段非常岁月娓娓道来,不是十年没有看书,而是十年没有堂堂正正地买书看书,那是怎样一个物质和精神同样严重匮乏的时代啊,全书经由这样的开头,好像沉甸甸铺了一层底色,底色之后的景象更加鲜明,观点更加明亮,硬朗。
林达他们身处在一个时代的分水流,在他们之前,20世纪上半叶,来往于中西方文化交流史上的人物灿若星辰,既有中国人到西方,也有西方人来到中国,相互学习,彼此影响,双方面都留下大量珍贵著作,而自从新中国成立,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以及世界冷战格局的影响,这种彼此间的交流就停止下来,直到曾经留学法国(1920年)的邓小平先生提出改革开放的伟大治国方略,八十年代以来,中西方之间的交往越来越频密起来,尤其在最近十年,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带动中国人在各种目的趋势之下走向世界狂潮汹涌。
当我从欧洲的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这么一路走来,我不时也在翻看手上这本古老的诞生于一百多年前《晚清海外笔记》,环顾欧洲现场,追溯久远历史,感觉是在努力为自己建立起更为平衡的世界观,并且是沿着历史脉络,时间顺序,有着渐进发展的历程感。
说到中国和西方的交流,轻易将我们的历史记忆延伸至2000多年前,自汉代以来的丝绸之路上,伴随着物质的交换与交易,产生最早的中西方交流,到今天我们对于丝绸货品这样一些“物”的认识,“交易“的理解,全面提升到抽象“文化“的理解高度,把丝绸之路更大程度上理解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纽带。而当海上丝绸之路开通和普及,更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拓展与促进,越是说到这些久远物事,我们的心态是从容的,口气是和缓的。
不是吗?中西方之间自古以来不间断地有着这样延续的各种交流与交往,但是不同时代不同交往中,中方和西方又有着各自不同的自视相视的目光,追溯近代史上中国人对于西方的学习,恰好是从这一批“晚清海外笔记“诞生前后算起,不过晚清西学东渐是相当被动和被迫的,是在西方列强以武力等打破中国闭关自守的局面,并以军事,政治,经济,文化诸多方面的侵略和侵蚀,造成中国社会以及中华文明极其危难,莫大危机之境地而发生的。
因此从一开始,中国对于西方的学习就充满了功利性,防御性,紧迫性而变得相对短期行为,这一惯性思维引发如贺麟所说我们只知道从外表,边缘,实用方面去接近西洋文化。是不是因为这种短期行为,功利主义,造就近代中华民族性格中的脆弱与自卑,我们看到大批大批中国留学生奔向西方深造,但是少有大批的西方留学生来中国深造进修,他们最多也是来提升他们的中文水平的,或者少数人进行中国课题研究,又成为海外社会的边缘学科,一些可能仅仅是会讲英语的人来到中国就被尊为“外教“,在骨子里我们是不是不自觉有一种”媚外“?
此外,今天的中国,何以我们城市乡村的古建筑在大面积消逝,与此同时,一些缺乏文化共鸣的广场,白宫在城乡屡见不鲜,我们的历史遗迹,古代建筑总是不能得到有效保护,是因为我们总是以貌似先进的西方作为标准,对于自己的古老传统,民族特色等竟然充满不自觉的羞惭,于是,发展经济,就是让城市更加现代化,现代化就是高楼大厦,就要把自己的“老宅“自觉”清理门户“,殊不知,只有”时间“才是无价的,失去”时间“的积累和历练,很难理直气壮证明自身价值,没有经过时间考验,就好像一个光鲜亮丽的年轻人,年轻就是他的资本,但是却是潜质,一切需要时间。
但是,无论如何,“晚清海外笔记”以及后来的上世纪上半叶一批又一批中国人到西方,他们意味着中国的士大夫阶层,知识分子阶层的觉醒和行动,他们是张开眼睛看世界,身体力行走向世界的一群人,在他们的思想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中华文化,他们不自觉地以自身文化,传统和思维模式理解西方,解读西方,也是对于中华文化传统的再认识,因此带给中国的思想界,知识界,乃至整个社会风气的改变。
今天的中国依然需要改革开放,但是与此同时,同样重要的是寻回自己已经失落的,已经削弱的古老文明,在巩固和完善自我的过程中,以更为从容开放的心态面对西方,与西方交流。

2430字)
2012年7月2日
本文发表在《炎黄文化》(2013年)
附件:

晴空下,巴黎的街头建筑更让人看到细节  [时间:2015-2-25 14:43]

巴黎圣母院的雕塑  [时间:2015-2-25 14:43]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24 13: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66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