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人物专访)充足人生,因为一路兴致所至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25
帖子 3146
威望 4758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8 03: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人物专访)充足人生,因为一路兴致所至

充足人生,因为一路兴致所至
——访第四代福清后裔会馆名誉理事郭成发

郭成发,1948年出生于新加坡,今年正好66岁。他是一位随和、爽朗、健谈的长辈,作为第四代福清人,他曾经活跃于会馆,至今仍是名誉理事,一直和会馆保持联系,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参与其中,就好像自己家的事。他是土生土长新加坡人,福清对于他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家族记忆,籍贯符号,他曾经回到家乡寻根祭祖,履行福清后裔的责任和义务。他说他是一个普通福清人,只是回想自己的人生,感觉非常充实快乐,因为他一直做自己兴趣的事情,这一路走来完全是兴致所至。

三龙街上的家族记忆

和郭先生约好了在他的小店见面,在他看似随意的言行举止和粗犷的外表之下,其实有他的细致和用心。

郭先生的南亚裱画店在百胜楼二楼,通常他每天都是在接近中午12点才来店里开门做生意,但为了今天的访谈,早上九点钟他就到店里了,先把店里的灯光全部打亮,空调打开,工作台擦拭得干干净净,台上还准备了矿泉水,他并且特别从家里带来一本厚达610多页的《福清棉亭汾阳郭氏族谱》,话题就从这里开始。

郭先生说他祖籍福清棉亭,20世纪初曾祖父作为第一代移民就已经来到新加坡,据说当年就像早期南来的福清先辈一样,从事与人力车、车行等相关行业。到他祖父那一代情形稍微好些,在三龙街上开了一间出租人力车的店。后来郭成发的父亲以及郭成发的六个兄弟加一位姐姐也出生在这条同乡聚居的街上,郭氏汾阳公会的会所也在这条街上,可以说三龙街是他们家族在南洋落地生根的见证,也留下他的童年回忆。

郭先生说他的父亲1923年出生,1938年,父亲还没有成年,祖父祖母因吸食鸦片相继过世,家境忽然之间没落凋敝。后来,父亲加入郑古悦的巴士公司,在交通业勤勤恳恳工作了一辈子,养育了一大家人。

郭先生的母亲是广东人,据说当年父亲在巴士车上做售票员,母亲还在上学,每天搭乘同一辆巴士相互结识,一个在做工,一个去读书,他们可没有巴士奇遇结良缘的浪漫,因为听说日本军南侵,很快战争就要爆发了,于是草草在战前结了婚,1942年有了大哥,1945年有了大姐,1948年战后百废待兴的时候郭成发出世。

郭成发说他出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去世十年,所以对祖父完全没有印象,多数时候是从父亲的口述历史中断断续续了解到一些家族的历史,因为对祖籍地和家族历史知之甚少,令他有时候会感到一丝遗憾,因此当他后来有机会到中国旅行,他决定要到福清棉亭寻根问祖,并把一本厚重族谱带回新加坡。

贫穷的童年也有收藏

说起郭成发的钱币收集历史,几乎是从上小学开始,他从小就喜欢听人讲历史故事,上学之后历史,地理成为他最感兴趣的科目。

记得那时候钱币的面值都很小,在巴士车上做售票员的父亲时常会带回来一些小面值硬币,上面的女王头像,徽章图案以及文字等激发他的好学研究的兴趣。

而当时新加坡的娱乐活动也不多,于是他和他的同学、邻居开始玩起钱币、邮票的收藏,来源非常有限,但大家相互交流,慢慢积累,也会有些收获。比如父亲有时候会收到来自中国的家信,信封上一枚小小的中国邮政的邮票就成了他的收藏,而他的邻居中有印度人,同学中有马来亚人等等,日积月累,乐此不疲,并且从一开始他们的收藏就颇为国际化,尤其周边国家的钱币、邮票更是近水楼台。

中学毕业,很自然地,郭成发选择把自己的收藏兴趣发展成为一门生意,自己开了一间小店,地点就在新加坡出名的旧货交易市场结霜桥。

结霜桥,这个听起来颇为诗意的名字就是新加坡由来已久的跳蚤市场,位于武吉士与小印度之间,又名双溪路旧货市场(Sunget Road, Thieves Market ),李光耀先生的回忆录中也写道“双溪路旧货市场战前是买卖贼赃的地方,战后又活跃起来,专门售卖从英军那里弄来的物品。”至今那里每到周末依然人来人往,两条街上约有几十个露天摊档,所卖物品包括旧衣、旧鞋、旧电器以及影碟、唱片、钱币等,还有很多林林总总的杂物。

郭先生形容70年代初淡水河边双溪路上的旧货交易市场生意十分兴隆,早期人们的收藏热情也比较高,虽然商家为了赚钱的目的,但也有不少知识分子,甚至大学老师,读书人时常到旧货市场淘宝,因此那时候市场上的旧货水准不低,有些看头,好眼力的从那里也能有所收获。

双溪路距离早期福清人聚居的惹南勿刹(JalanBesar)比较靠近,是否很多福清先辈从事旧货买卖呢?郭成发说,曾经在双溪路做生意那么多年,几乎把所有熟悉面孔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没有其他福清人从事这个行业,双溪路的旧货市场应该和福清人聚落没有什么关系。

八十年代当百胜楼建起之后,他决定搬入百胜楼继续开店营业,这里交通便利,环境设施也比从前大大改善,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们的娱乐消遣越来越丰富,新加坡人的收藏兴趣也慢慢由浓转淡,并且很多人从前从事钱币邮票买卖是以盈利,做生意为目的,发现生意越来越难做,无利可图,很多人就放弃了,收藏以及交易市场更趋淡静。

16年前,郭成发作为发起人之一,和几位同道友好共同发起成立了亚洲钱币学会,最初他们的学会每年出版两期刊物,但后来他们发现写文章做研究不容易,印刷出版的成本也很大,但是真正看书读文章的人很少,几乎和所付出不成比例,人们更关心的是市场价格和是否赚钱,至于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艺术价值、研究价值等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所以无奈之下,他们不得不将刊物停刊了。

郭成发由衷感叹,经过几十年发展,原本中国的收藏界远远落后于海外,但他们有研究能力,有大量的出版物,现在出席国际会议,新加坡方面只能派代表列席,没有发言权,也没有研究成果。

现在他们钱币学会每年都有两次大型拍卖活动,还可以吸引到不少爱好者的热心参与,最近的一场活动是在1122日,现场大约有50多人竞拍。

古董收藏学问大

为了搜寻发现新的钱币、邮票,郭成发早早就开始走出国门,把视野和足迹扩展到新加坡周边的国家和岛屿,比如印尼的苏门答腊、棉兰、泗水、西加里曼丹,马来西亚的东马沙捞越等地。

在和当地村民交流过程中,偶尔他们也会拿出一些旧瓷器、旧碗碟给他,问他是否有兴趣收购,郭成发说兴趣这东西是个很奇妙的事情,虽然他没有专门学习过瓷器鉴定之类的专业知识,因为有这些机缘和机会,他把收藏的范围扩大到瓷器、古董等,他并且认为最好的学习就是在这第一手交易的过程中学习。

郭成发回忆说,他最早接触到的海捞瓷器就是1998年在印尼勿里洞岛海域附近发现的一艘唐代沉船,名为“Batu Hitam”,中文意译为“黑石”号。其中发现大量唐代民用瓷器,经他的手买卖交易的有不少,他就是一面做生意,一面增长见识从中学习。

郭先生说市场上很多人说在南洋或者海捞瓷中发现官窑,这种概率几乎为零。理由很简单,当年那些商船途径南洋,他们主要是做民间贸易的商船,因此瓷器多数是民间用途,如餐具,工具等,官窑烧制的精品多进贡朝廷,被运往海外的可能性很低。

其次对于海捞瓷器的鉴定也不能简单以经过海水浸泡没有釉色为标准,原因也很简单,当一艘船在海上遇难,必定是由于剧烈的撞击等意外和惊险,不可能稳稳当当,平平静静沉下去的,在这个过程中有抛散到船舱外的,也有撞碎成残片的,但也可能有密封保存完好,沉到海底的,再者,当年一艘船载满货物回航是要看季候风赶时间的,时间一到,为避免生意损失,什么样的货品都可能搬上船,有制作精美的瓷器,也有做工粗糙,刻画潦草的,甚至一些没有做好的半成品也被带走。

因为在古董交易的第一线,经手的东西多了,经历的事情也多,见多识广,郭成发的分析听起来头头是道,但他谦虚地说,这其实没什么,只要多一点用心和逻辑思考就明白了。

在他的经验中还包括宋代沉船,他也曾经手过今天价值斐然的元青花小件,郭先生说非常遗憾一直以来这些东西经他的手都是为了生活,都是过手的生意,没有什么自己的收藏,因此自己拥有的只是一点经历和经验,最终也没有在这个领域有什么研究。

中年学习装裱字画

大约是在八十年代,郭成发偶然发现一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校外课程,是裱画技术的培训课程,想到时常有客户上门问他是否能装裱字画,但苦于求学无门,现在恰好有学习的机会,于是他立刻报名参加学习。

技不压身,多多益善,的确如此,当他掌握了装裱字画技术之后,他的小店又多了一类客人,就是一些书画界朋友和热爱书画的爱好者。

郭成发说开店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结交到很多朋友,学习到很多知识,他笑言他读书不多,但每天学习,每天最重要的是带耳朵来上班,听人家跟你讲各类事情,自己的头脑做一些吸收和判断就会成为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而这些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装裱书画最重要的是要能够静下心来,很有耐心,并且要非常小心加用心,郭成发一口气说出好几个“心”字,让人不免有些紧张,这也难怪,通常人们愿意出很高的价钱来裱画都是因为十分喜欢,希望装裱一新挂在家中慢慢欣赏,其中不乏名家之手,自然价钱不菲,万一稍有不慎造成画面的损坏,裱画的成本与高昂的画价不成比例,必须在裱画的时候多一点用心。

近年来中国的书画艺术品市场十分火热,对此郭成发深有体会,他提出他的观察和看法认为,虽然新加坡目前画廊开了很多,艺术品拍卖公司也有不少,但在这个领域很多都是中国人,包括买家及收藏家,令人深感不安的是,市场上充斥了不少赝品,以假乱真,这种惟利是图,短线投机的做法,只会扰乱新加坡并不活跃并且规模有限的市场,后果令人堪忧。

他并不想对这些话题做更多评述,但是他举了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说的是新加坡一位出名的收藏家,在他经济条件优越,风生水起时,几乎每天有各路珠宝玉石,古董书画的经纪人,供应商找到他,很多时候他只是收进,却很少加以深入研究,结果后来在反复的交易交换过程中,好东西不断流失,最终留下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郭成发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好像一面镜子带给人启发,在艺术品收藏领域,有钱只是拥有一块敲门砖,并不代表能够进入艺术殿堂,而艺术殿堂的大门永远是给那些热爱并愿意花时间研究学习的人敞开的,否则终究还是在艺术殿堂之外,永远不知道其中的堂奥和美妙。

会馆在人文方面的作为

身为福清人,虽然已经是移民的第四代,郭先生带着有些矛盾的心理看待地缘问题,一方面他深记得自己的乡土和祖先,另一方面,他会说闽南语、广东话、华语、马来语、印尼语等,但福清话却比较勉强。

他认为,会馆应该多开展文化活动,以及联谊活动等,以保持活跃,这样才能吸引乡亲的参与和凝聚力。他也承认新加坡生活压力大,参与会馆工作以及参与会馆活动其实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因此会馆需要动脑筋,确定真的是从会员利益出发,对大家有好处才会有兴趣参与,并建立忠诚度,维系下去,他也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参加会馆。

4206字)
本文发表在《狮城融情》第25
附件:

g1  [时间:2015-2-18 04:55]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8 16:0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27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