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他们在新加坡失学
LoveS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4907
精华 0
积分 4225
帖子 2054
威望 216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3-1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19:0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00 mcdonaldking 的帖子

我看mpt也只是想表达你一样的看法,但言语过激,身份不同,造成的反应也就大了,遗憾。
顶部
eric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2
精华 4
积分 1918
帖子 898
威望 101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0-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19: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00 mcdonaldking 的帖子

我觉得你这么说,在某种程度上是贬低了新加坡政府。

我一个新加坡朋友对这件事的看法是,新加坡要吸引外來人才弥补人口減少的长期问题,政府肯定会从外來儿童抓起。让他们从小就接受我们的教育,天天唱我们的国歌,背我们的信约,怎么看都是好事!还有比这个更好的投资吗?

所以他的判断是,这决不是政府政策的调整,很可能是下面的事务官在执行中出了纰漏。他也建议让家长去找议员。
顶部
mcdonaldking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673
精华 0
积分 8
帖子 4
威望 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9-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19:44  资料 短消息 
回复 #102 eric 的帖子

我可能有不同看法。如果家长只是EPWP,政府为什么要抓起你的子女呢?3年后EP到期,可能或者你自己想离开新加坡了,或者新加坡不想和你续约了。你离开新加坡,那抓你的子女不是无用功?
顶部
mcdonaldking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673
精华 0
积分 8
帖子 4
威望 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9-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2 19:46  资料 短消息 
回复 #102 eric 的帖子

只有在你有留下来的意愿的时候申请了PR,并且也只有新加坡政府想让你留下来批准你的PR,这时候,政府才会抓你的子女,给你PR子女上学的机会。事实上政府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顶部
airconli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6120
精华 0
积分 18
帖子 9
威望 9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5-2-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0:22  资料 短消息 
试一下第4种方法

先谈可以试的解决方法,按可能性,从小到大

1:你是外国人,不能找新加坡议员,应该找中国大使馆的领事帮忙。从情理上说,领事可以写信打电话,只要领事帮你,几乎一定会成功,比议员还有效。
但如果你没有熟人,关系等等,领事出面的可能性不大。

2: 回国读书; 要么老公放弃工作,要么夫妻分居,都不是很理想的方案。

3:请新加坡教育部给个建议,明年哪一所小学可能有名额,明年再来报。
   今年就先读私立,或在家自已教吧。明年如果入学了,再考虑跳级。小学一年级的东西不难。其实也有极少数新加坡本地人是自已要求让孩子在家自学的,需要向教育部报备。

4: 通过小学网站找出联系电邮,与多间校长办公室保持联系,一个月发一电邮,问问有没有人转学退学跳级,空出名额。我觉得这是最可行的方案,如果你联系的学校够多,2-3个月就会有结果。
学校是按学生人数向教育部申请各项补贴,他们对保持学生人数是有动力的。
11年前我搬家,孩子小二要转学,新家周边三个学校都没名额,我就是用这方式,与三所小学同时保持联系,仅一个多月,就有一家告诉我有名额了。

再谈如何看待这件事:
1:尽量想开些。这样对外地人不公平的事,在世界上哪都有,中国小学还分区划片,多少民工小孩,外地白领小孩都上不了学。北京上海市民对外地人的态度网上也都看得到。

2:新加坡新移民在过去十几年增加太多,2007年一年的移民就是澳洲的好几倍。本地人仇外情绪很大。仇外是不对的,但是本地人有情绪也是有原因的。
新加坡执政党的确面对很大政治压力,他们对下一届大选(不是今年就是明年)是非常担心的。出台这种政策也是无奈之举。
另一方面,我相信执政党只要在台一天,还是要适当考虑新移民的利益,对国家整体经济有好处,新移民在政治支持执政党的也多一些。

[ 本帖最后由 airconlin 于 2015-2-13 00:25 编辑 ]
顶部
雾落南方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00932
精华 3
积分 2937
帖子 1416
威望 15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6-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3: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fly 于 2015-2-12 13:04 发表


我们没有资格去找议员。

找议员还要资格?

议员只能指点正确渠道,替你㝍信陈情。本地公务员不会因议员陈情而开特例,只会复查确认标准作业程序没跑錯给个回复就算了。

不妨试试㝍信给总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反正㝍信、电邮或FB留言成本很低。
顶部
古长龙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040
精华 2
积分 14178
帖子 6908
威望 704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7-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7: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如果真的是个别孩子入学难,而有余学额的学校又不止一个的话,那么 有地位的人出面,会很快就解决问题的。 若是有不少的孩子没有入学,那就难办了。
是不是号召 没有拿到学额的孩子 都来南洋网站 做个实名统计,有了数字 就好向政府反映情况 和 找到理想的解决方案。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40
帖子 5569
威望 595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说新加坡政府没有义务管父母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国小孩的教育,是合理的,但不合情。这实在是贬低了政府,贬低了新加坡。中国政府官员在回答这类问题时,往往会说我们在尽力想办法解决,但说的好听,也许结果什么也没有。

在新加坡找议员,找各种渠道陈情,应该能很快解决。主要原因是今年政策变了,学校没有收外国孩子的权力,而教育部处理起来会慢一些。他们先告诉你没有学额,过一阵又有了。我相信,等到一些时间,DP的孩子会得到解决的。

这里发出一个信息,那些专门把孩子送来新加坡受教育,而陪读妈妈跟来的人,应该放弃这样的念头了。新加坡改变政策,不再对这类人敞开大门。这种调整是必要的,以前,太松太滥了。我知道有些中国新移民家庭要帮忙照管他们中国亲戚的孩子,现在,他们可以如释重负了。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5-2-13 08:12 编辑 ]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40
帖子 5569
威望 595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8: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08 东方情 的帖子

新加坡的学校和政府机构,往往只是说的难听,让人着急。我第一次搬家,给孩子转学,问了三个学校,都说没有名额。后来,幸好,在开学前说有名额了。而且我搬家的时间在12月假期,什么也没有耽误。

但第二次搬家转学时,在12月去问,有一间学校有空额,其他两间很满,但我们搬家在学期中,学校说那时不保证有名额。我们以为新房子3月能好,就先给孩子转学了,每天早晨坐Taxi上学,中午去接。谁知房子到7月才好,我们坐了半年的Taxi。孩子的同学六月转过来,也有学额。其实,那间学校很冷门,空额很多。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5-2-13 08:42 编辑 ]
顶部
Eri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7845
精华 46
积分 5742
帖子 2520
威望 321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7-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8: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东方情 于 2015-2-13

在新加坡找议员,找各种渠道陈情,应该能很快解决。主要原因是今年政策变了,学校没有收外国孩子的权力,而教育部处理起来会慢一些。他们先告诉你没有学额,过一阵又有了。我相信,等到一些时间,DP的孩子会得到解决的。

DP是外国人,议员管不到。

这事已被MOE做实,我不认为他们还肯处理什么。

企盼现行政策决策者能体察民情,检讨一下,微调一下,让受影响的DP的孩子尽快有学上。

试问,有关政策决策者在前缺少智慧,滥开留学大门,现在惊觉HOLD不住了,各方压力来了,就大刀砍向DP,情理何在?!
顶部
集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2924
精华 5
积分 3526
帖子 1714
威望 179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2-5-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09:3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其实那些DP不能入学孩子的家长也说得很清楚了,真没有学额了,他们也就死心了。

想要客观的网友都会说新加坡政府要照顾公民,然后是PR,对于DP/EP等就没有那么多责任了。这些都是对的,DP家长也都理解。所以我觉得现在还要再把这些东西说一遍,真的很抓不到重点。

问题是新加坡政府要如何区分公民/PR/EP,是不是现在要区分到有空额也不能给DP的地步?D权利确实不能和公民/PR相比,但是人家既然得到政府批准,家庭团聚,却又不能在本地上学,这种做法法律上是没问题,人情上却不合理。尤其是有空位也不能上学,更不合理。

有人说是DP对新加坡期望太高。期望是不是太高,看你怎么衡量。从过去历史看,这个期望是合理的,我们就是等公民PR剩下的空位。从某些新加坡眼里看,你们是外国人,能在这里上学是运气好,不能上学则是正常的,你们的期望就太高了。这个实在是见仁见智,没有固定的道理可言的。等到MOE有空位也不能给DP的做法延续几年,大家的期望就降低了,DP自然也会调整是否要带孩子来新加坡。

至于说学费,DP的学费是政府定的,已经比PR高。如果觉得不够,可以再提高。总不能说自己定了一个价格,然后又说太便宜了,所以有空额也不能给DP。当然MOE不会这么说,这是坛子上某些网友的借口,我只是提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个借口有多荒谬。
顶部
airconli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6120
精华 0
积分 18
帖子 9
威望 9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5-2-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0:53  资料 短消息 
有关学额问题

我不了解MOE的内部规定,从目前大家所说的现象看,不是学校没有空缺学额vacancy,而是因为给外国学生的学额比例(quota)限制。

大家都知道,购买组屋时,建屋局有个规定,如果一个组屋区的PR购房人达到10%,这个地方的组屋就不能再卖给PR了,这是怕新移民聚居比例太高,剌激本地人的仇外情绪。
马来西亚的PR不受此限因为他们的言行和新加坡人接近,不易剌激仇外情绪。后来这个售屋的PR比例政策又推广到租屋。

我猜想教育部现在也对外国学生比例设限。
所以并不一定是有人转学走,这个学校就可以收外国学生了。必须是一个外国学生转走,他们才能再收一个外国学生。
另外如果一个学校原来Quota不够,有本地学生转进来,改变了这个本地人与外国人的比例,学校也可能产生了外国学额。

以上只是我的猜测,需要了解政策的公务员证实。
对于受影响的外国家长,最好的方式,还是我昨晚说的,一家家学校发电邮,要求把自已的孩子放在waiting list上,一有学额,就能通知你。

[ 本帖最后由 airconlin 于 2015-2-13 11:35 编辑 ]
顶部
airconli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6120
精华 0
积分 18
帖子 9
威望 9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5-2-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1:04  资料 短消息 
关于请议员写信

关于请议员出面,你们可以试,但我个人感觉议员几乎是不可能帮你。
大家都知道那个导游杨寅的案例。他是由执政党女议员殷丹博士写信给移民局后拿到PR。
杨寅案发后,起先本地人矛头直接移民局,很快移民局就解释杨是女议员写信求情,他们才批准的。
有一段时间,英文社交网站上铺天盖地都是骂这个女议员,为什么帮一个外国人写信。
议员在沉默数天后不得不解释,她与杨寅根本不熟,是受骗富婆出面让她为“干孙子”杨寅写信,而富婆是新加坡人,所以她作为议员才会帮忙。

http://news.omy.sg/News/Features/story20141001-295969

有了这样案例,以后再让议员为非公民写信,政治上难度是很高的。要知道强硬的反对党支持者在总人口中比例有30%左右,也就是说教育部,移民局里都有大量的支持者。议员的信很可能会被公开到社交网站上,炸毁自已政治前途。找议员不如找中国领事。从情理上说,中国领事是应该帮中国籍的华人,有大国的外交说情,这种合情合法的事,新加坡政府一定会灵活处理个案,比议员的信强得多。议员每天不知给多少居民写信,很多也是石沉大海。

当然中国的办事规则大家也知道,人家官员帮不帮你,不是屁民说了算的,要找对人。

[ 本帖最后由 airconlin 于 2015-2-13 11:17 编辑 ]
顶部
集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2924
精华 5
积分 3526
帖子 1714
威望 179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2-5-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1: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12 airconlin 的帖子

这也是我猜想的“学生分布良好”的意思。

租屋分散比较均匀,公民也会选择自己合适的地方买房子,不容易聚集在一个地方,这样QUOTA就比较好控制。学校则不一样,同一个区域里小学排名好坏清楚,除了个别真的住很近或有特殊情缘,大家都是先去最好的小学,然后再去次一点的小学,没办法了才去”差“的小学。(我给差打上引号,是因为MOE说每个小学都一样好,但是不用避讳,家长都有公认小学的好坏,有选择的先后,纠缠这点没意思)所以造成的情况就是如果实行外国人QUOTA,好的小学本地人多,有外国人QUOTA,但是没学额。“差”的小学本地人少,外国人QUOTA也少,收几个外国人就满了,剩下的学额就是画饼充饥,好看用不着,或者美其名曰保留给公民/PR的。
顶部
Eri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7845
精华 46
积分 5742
帖子 2520
威望 321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7-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4: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懂的  作者:洪奕婷(转帖)

不久前,两位亲戚因为个人疏失而触法,生平第一次被有关部门提控。由于刑罚可能是罚款,或监禁,或两者兼施,两人都年过半百,此刻才惊觉事态严重,惶恐不已。

有关政府部门同情两人,建议她们向议员求助。见亲戚不知所措,我帮忙写电邮解释事情原由,让她们分别发给她们的代议士,请求帮忙写求情信。

两位亲戚之后也到议员的接见选民活动,当面解释苦衷,表明她们愿意认罪接受罚款,只求议员帮她们求情免受牢狱之灾。

同样是去见议员,两人的体会却截然不同。

议员A了解情况后愿意给予帮助,及时写了求情信,间中虽然出了一些状况,使有关当局未能第一时间收到信函,但议员A一直很有耐性地回应亲戚A再三的询问,也提供了求情信副本并加以安慰,让亲戚A安心不少。

亲戚B的遭遇却很不愉快。据她形容,议员B一副“我懂的”态度,指“每个犯了法的人都有诸多借口”,对于她的求助没有给予正面答复,而且迟迟没有回音。亲戚B过后尝试发电邮询问,但收到的只是议员助手的冷淡回应,看到她的代议士连慰问都懒得说,使她深感无助与沮丧,在等待案件提堂的期间,终日寝食难安。

日前案件终于下判,由于两人都是初犯,幸运地只被判罚款。从这个角度看,有没有议员的求情或许差别不大,但那次经历却令我的两个亲戚从此对她们的议员有了两极看法。亲戚A原本搞不清谁是她的议员,如今对议员A是满心感激;亲戚B一家则是一提起议员B就大表失望,扬言永远不会再投他一票,连带决定杯葛他所代表的政党。

我不知道议员是否意识到,纵使政策再亲民、政府补贴再多,在接见选民时与他们的近距离接触,还是最直接影响后者投票倾向的因素。有如一家酒店,就算装潢再富丽堂皇、设施再多,要是前线服务人员态度恶劣,住客不可能感到宾至如归。同理而论,议员就是影响选民心目中政党形象的关键前线人员。

诚然,许多议员都有正式的工作,担任政治职务者更是日理万机,到了晚上接见选民,态度和精神未必保持在最佳状态。然而,对议员来说,眼前的居民或许只是众多求助者之一,但对当事人来说,那很可能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议员。他在无计可施下,对议员的帮助抱持最后一线希望,因此后者的态度、言行,都成为当他评价后者时的依据。

2011年我国大选后,英国前工党政府的贸工部长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应邀来访,他在一场公开讲座以“政策是理性的,但政治是感性的”,说明与选民保持“情感联系”(emotional connection)的重要,并坦言工党败选,便是源于失去了这层重要联系。这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教训。

随着国家开始大量采用数据,迈向一个执政者可善用数据分析,满足民众需求的智慧国,议员手头上可能掌握了更多有助于回应民众诉求的数据。面对居民的求助,往后不排除无需居民多说,议员就以“我懂的”一种全知态度应对。这种理性但疏离的姿态最不可取,因为它可能忽略选民的心理需求,他们希望议员展现的是“将心比心”的关怀与诚意。

李显龙总理最近接受本地媒体的访问时指出,新加坡的政治氛围在变化,而它如何改变,将取决于新的人民行动党议员和部长,如何与选民建立联系。

传统的等级制度在社交媒体时代正逐渐瓦解,领导人和人民建立联系的方式正在演化。这让我想起美国已故黑人女作家玛雅·安吉罗(Maya Angelou)的名言:“人们不会记得你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但他们不会忘记你怎么对待他们”。无论社会如何改变,无论身处什么时代,这个说法都是一个重要的提醒。

(作者是《联合早报》采访组副主任 angyt@sph.com.sg
顶部
LoveS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4907
精华 0
积分 4225
帖子 2054
威望 216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3-1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5: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05 airconlin 的帖子

老兄,说仇外是不是太严重了一些?
顶部
LoveS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4907
精华 0
积分 4225
帖子 2054
威望 216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3-1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15:3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12 airconlin 的帖子

嗯,很有可能实行了你提到的quota限制。
顶部
晓风残月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91108
精华 0
积分 19
帖子 9
威望 10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1-4-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22:34  资料 短消息 
据我知道,有些中国家长望子成龙,为了让孩子受双语教育,早早把孩子送来新加坡读书。

当然,这样的人不是很多。有的是因为在中国进不了好的双语幼儿园,所以才选择来新加坡。因为新加坡的双语教育很出名。

他们以为孩子在这里读几年幼儿园,接受了本土教育,跟着进政府学校,会比较顺。照以前,确实如此。这样的孩子更容易进政府学校,也更容易融入。因为这些孩子上了几年幼儿园后,就跟本地孩子差不多了。

现在教育部突然来这么一出,可怜这些家长几年来的付出就要打水漂了。如果回国,这些孩子还得重新适应。真是伤得不轻啊!
顶部
晓风残月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91108
精华 0
积分 19
帖子 9
威望 10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1-4-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22:35  资料 短消息 
对于外国人来说,本地政府无论怎么调整政策,他们都只能接受。这个我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可至少政府调整政策,应该公开讲清楚,如果可能对一些人造成影响,那就更应该提前讲清楚,事先讲清楚。如果早一点讲清楚,这些外国家长也好早点做好准备,不必白花这么多钱等到这样一个结果。

一些没有必要的误判和损失,是不是可以避免呢?我认为是完全可以的。

据我知道,至今一些留学代理还在中国在大肆宣传,说新加坡欢迎外国留学生,尤其是欢迎小留学生。这不是等于欺骗家长吗?政府有责任把准确的信息和最新调整后的政策让媒体和公众知道,否则造成损失,难免不会心生怨恨。这对新加坡的国际声誉也是会有影响的。
顶部
Eri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7845
精华 46
积分 5742
帖子 2520
威望 321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7-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2-13 23: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19 晓风残月 的帖子

MOE长官大人在答复中惜字如金,答复产生的效应是:DP家长继续一筹莫展,可怜的孩子继续失学,多了几个为弄清啥是个“确保学生分布良好”的神答复连猜带蒙了好几天的好奇公众。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18 19:1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270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