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1-1 17: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换个角度看新马关系

换个角度看新马关系


    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在历史上是一家,1963916马来西亚(以下简称大马、马国)成立时,新加坡加入大马成为一个州。196589新加坡脱离大马宣告独立建国,新马正式分家。一般的看法是:由于历史、地理与人缘的因素,两国关系依然十分密切,有如分家了的兄弟,家产是分了,但兄弟之情依然存在。我个人觉得,新马关系远比兄弟关系复杂得多,既不完全像分家的兄弟,也不完全是好朋友或是死对头,而是恩恩怨怨,纠缠不清,关系是时好时坏。这里,我尝试从历史与社会科学的角度,对新马关系做一个粗浅的考察。



从英国对马来亚半岛与新加坡进行的一百多年殖民统治的历史上看,由于英国人的刻意安排,新加坡的政治、经济地位一直是高过马来亚半岛的,1826英国人将新加坡、马六甲和槟榔屿(槟城)三地合组为海峡殖民地,俗称“三州府”,三州府的最高长官(总督)最初是在槟榔屿驻扎,不久,总督府就设在新加坡,一直到三州府分体。百多年来新加坡一直是整个马来亚的中心城市,是经济、文化、教育中心。英国人充分利用了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把新加坡打造成东南亚的交通枢纽、贸易中心和在远东最重要的军事基地。



先说说经济方面,在一个很长的时期,马新两地通用的是新加坡币(俗称“叻币”)。马来亚最重要的物产橡胶和锡,其最大的交易市场设在新加坡,新加坡自己不出产锡,但是在外岛却设立了全马最大的锡加工厂,橡胶和锡的主要出口港也是在新加坡。如果说胶和锡是维系马来亚经济命脉的两大产品,那么这两大产品的价格、出口是受新加坡制衡的。



再看看文化教育方面,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新加坡是全马的教育重镇,英国人在新马所开办的最高学府,先是莱佛士书院以及爱德华七世医学院,都设在新加坡,马来亚半岛没有大学。1949年,英国人将莱佛士书院以及爱德华七世医学院合组成马来亚大学,还是设在新加坡,后来才有分校在吉隆坡。



一些不了解历史背景的人往往想当然以为,马来亚大学一定是设在马来亚半岛,却不晓得马大当初不设在马来亚半岛。我到中国参加过几次关于东南亚问题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当我讲到当年的马来亚大学设在新加坡时,有些中国学者以为我一时口误,后来我费了一番唇舌跟他们解释,有些人还是半信半疑。



由于马来亚半岛当年没有大学,从前半岛各州地的学生中学毕业后要升大学,除非家境富裕能供他们到国外留学,否则就只有到新加坡来就读于马来亚大学,像马哈迪、慕沙希淡、林良实等马国政坛风云人物,都是来新加坡念马大的。



新加坡作为本区域最发达的大城市,交通、通讯都比马来亚半岛强,商业繁盛,工厂林立,对于马来亚半岛的人我们习惯说“联邦人”,新加坡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而半岛大部分地区经济相对落后,人民生活贫困。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人口往经济发达的地区流动,实际上就是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这是一个普遍规律。农村贫困落后,恰好给城市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再者,农村又是城市工业原料的供应地,城市利用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与廉价工业原料,生产出的成品又高价卖到农村去,这种城乡关系实际上是城市剥削农村。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贫困落后的农村正是工业化的城市所需要的,一旦农村不再落后,经济也起飞了,发展工业了,原来的城市就失去了廉价原料与廉价劳动力的供应,城市就有麻烦了。讲到这里,大家应不难看到新加坡与马来亚半岛(现在是马来西亚)矛盾的深层原因,那实质就是城乡矛盾。



在英国殖民统治时代,马来亚半岛作为新加坡的腹地,在英国人的操纵、规划之下,让新加坡在经济上、文化教育上长期独大。新加坡加入大马后,马国中央政府要尽量运用手中的权力,千方百计限制新加坡的发展,要扭转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新加坡处处占上风的局面。在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之后,新加坡与大马的城乡关系变成了国与国的关系,大马不愿在经济上受新加坡的制肘,它要大力发展自己的工业,自己的码头海港,它的货物要减少对新加坡出口方面的依赖。



问题不在于大马是不是应该赶上并超越新加坡,而在于用什么办法赶超新加坡。从1965年新马分家到现在快要50年了,大马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新加坡的发展速度更快。原因很多,三言两语说不清,但有一点是无需争辩的,而且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大马掌国家大权的人不十分珍惜自己的人才,主要是华族与印族人才,许多优秀的华族与印族人才都被新加坡吸收过来了。有个统计显示,新加坡各大医院的医生,有三分之一是从马来西亚走出来的。执政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主席、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原是槟城人,是钟灵中学的高才生,国会议员李美华来自马六甲,伍碧虹来自槟城,这种“楚材晋用”的例子不胜枚举。大马的优秀人才外流,而且多半是被新加坡吸收,大马要靠谁来赶超新加坡呢?这是大马政府和人民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上文是我应新山南洋大学校友会之邀,为他们的特刊写的小文章。)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4-11-1 17:17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30 19:2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668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