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9979
帖子 8912
威望 1104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17 10: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83) (f)

我对这场架说来有些模糊。接下来的事情我记得的是,安迪突然停止不动。他倒向我,我因此必须用我的胳膊搂住他,以避免他跌倒。我只是瞪住他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我看到卡特里奥娜站在他后面,手中拿着斧头。他用斧头钝的一端打他,但以一个女人来说,她是强壮的,她这么大力打他,以致把他的头壳给砸破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几个小时之前,我们还在世界的顶端。现在我们却在地狱,抱住我最要好的朋友的屍体。

我不知道我怎么度过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的脑似乎不受我身体的其他部分的影响而独立思考。我知道我必须清理头绪,保护卡特里奥娜。安迪有一辆侧边有跨斗的摩多单车。我从树林走回去他住的地方,将摩多单车驾回卡特里奥娜的家。我们将他放在跨斗里,我驾下去到东威姆斯的领主洞穴。那里有一组洞穴已经被人类用来居住有五千年的历史了,我参加保护洞穴协会,所以我知道怎么做。我能够将摩多单车驾到领主洞穴的入口处。我背着他走完剩下的路,把他埋在洞穴后面的一个浅丘里。

几天之后我又回到原地,把整个洞顶炸落,这样就没有人会找到安迪。我知道到哪里去找一些炸煤矿的炸药 - 我太太的好朋友嫁给一个煤井代理,我记得他曾经吹嘘他在他的花棚里炸了几次炸药。

但回到那天晚上。我还没做完。我驾摩多单车沿着一个废弃的矿堆,回去东威姆斯。我卡住油门,使它继续发动,然后放开让它撞向废弃的矿堆的一侧。我站在一旁,煤渣乱石将它覆盖。

我走路回家,脑袋一片迷乱、茫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我竟碰见那些叛离罢工的人,他们当时正准备出发。我完全记不起我跟他们讲什么,我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

当我回到卡特里奥娜的家,她完全处於极度痛苦的状态之中。我不觉得我们有谁会睡得了觉。但到了隔天早上,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将她的计划付之实行。由於我们同时又很想开始一个新的生活,我们需要很小心地处理安迪与我们之间的事。因此,我们开始筹划我们的计策。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安迪的死帮助我们解决了假绑架的一个问题 - 我们可以让你与卡特里奧娜躲藏起来而没有人知道。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伪造一张模仿安迪笔迹的字条,万一他的家人中有人,因没有他的消息而来找他的话。这不是一个直接了当的自杀字条。我不想让他们伤心,因此,我写得含含糊糊。我知道听起来怪怪的,但我是照实讲,不是尝试让自己看来好像是一个好人。正如我讲的,我做了一些让我蒙羞的事,但我做的一切都是出於爱。

我们过了几天之后才开始佈署绑架,因为我们不要让人将我的离开与绑架扯上关系。同时,我要确保安迪的家人接受他已离家出走,而不会碰巧过来找他。我很惭愧地说,我模仿他的笔迹伪造了一些明信卡,在新年过后北上,从那里将它们寄出去,这样,他们就不会到他的林中小屋来找他,也不会过来看看他是否已回家。我们必须确保我们在那里很安全。

在我们同意的那一天,我们三人到安迪的家,带了你的玩具和你的衣服,我们在那里一直住到交接赎金那一天晚上。托比很少在那里 - 他在处理船只事谊。我们決定交接地点能够让我们乘船逃脫。我们告诉格兰特不能通知警方,但我们不肯定他会不会听从我们的指示,因此我们认为,如果我们从水路逃走,将让警方措手不及。

在那个时候,托比住在他父亲的船上,一艘四舱位的游艇。他懂得船,他决定我们必须借助一个充气艇和一个弦外摩多引擎。他认识一个人在约翰城的一间船库里有一艘这样的充气艇。他估计一直到五月没有人会注意到它不见了,因此这看来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596
帖子 3571
威望 394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19 23: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4-23 00:2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47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