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9979
帖子 8912
威望 1104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3-25 10: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67) (b)

他们途经一排屋子,与珍妮普伦蒂斯在威姆斯的牛顿的街道一样,现在已变得荒废与孤独,失去了它们生存的理由。不久他们进入了树林,开始向下坡路走,一边有一排及腰的石墙,其两旁灌木丛生。在远处,她可以看见海上波光粼粼,一时阳光普照,当他们往下到海岸边时。〝我们有几队人马在这里最高处守候,同样的还有一些守候在沿西威姆斯一带,〞贝弗里奇说。〝当时,你不能从海岸走向东威姆斯去清理挖矿留下的废堆。但当他们造了海岸边这条路,他们以欧盟那里得到的资金,将所有这些废堆红泥用卡车运离前滩。你现在看完全看不出来。〞

他说得对。当他们抵达海岸边,凯伦从海角高处看到沿路经过东威姆斯直达巴克黑文。在一九八五年是看不到这个景观的。她转向西威姆斯,惊奇地发现,从她站立的地方,实际上看不见淑女岩。

凯伦跟隨着贝弗里奇沿路走,尝试想像当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卷宗上说当时是一个新月的晚上。她想像的画面是银色弯月挂天上,星星在寒冷的夜空眨眼。北斗七星排成勺形。猎户座的腰带与匕首星,还有其他她不知道名字的星星。躲在树林里的警察,张开大口呼吸,这样他们在吹出气之前,可以感受一下凉意。她望着高大的桑树,在想不知道它们当时是多么的小。绳索挂在树枝间,小孩子们把它们当秋千,正如她小时候玩的一样。对凯伦而言,她现在正处於高度幻想状态,它们好像绞刑台上的绞索,在和暖的早晨空气中一动也不动,等侍上绞刑的人。她微微地打了个冷颤,快步赶上贝弗里奇。

他指向高高的悬崖上树梢的末端。〝那里就是牛顿了。你可以看到这些悬崖是多么的陡峭。没有人从那里下来能逃过我们的眼。主导的警员估计绑匪无论如何都会从这个方向出来,所以把主力都放在这里的树林里。〞他转身指着路旁的一块像巨石的东西。〝有一个人拿着一枝枪站在那淑女岩上头。〞他发出一声嗤笑。〝站在错误的方向,好像。〞

〝这比我小时候记忆中的小很多。〞看它现在的样子,凯伦觉得很难相信有人会花心思为这不起眼的一块沙岩取名。在路的一边是一个约二十五英尺高的直崖,有很多洞洞与裂缝。是小朋友的天堂。另一边则是一个四十五度的斜坡,长着野草与灌木草丛。这更让她的想像挥之不去。

〝这不仅是你被记忆给捉弄了。我知道它现在看起来不大,但二十五年前,海岸低得多,而这岩石也大得多。过来,我让你看看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贝弗里奇在前领路走下岩石的一边。这个路径只不过稍微大过一条由路人踏出来的草坪路;比起欧盟精心打造的路差得太远。他们走了十几步,走过这岩石,来到一条看似用粗糙的混凝土造的窄路。沿路径几英尺的地方,有一个生锈了的铁环嵌入混凝土中。凯伦皱一皱眉,尝试了解这是什么东西。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这条路,它的一处弯角可直达海边。〝我不明白,〞她说。

〝这是一个码头,〞贝弗里奇说。〝那是船停泊时用的系船环。二十年前,你可以将一艘相当大的船停放在这里。海岸比现在低了约八到十五英尺之间,视你站在哪里而定。这是他们如何办到的。〞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593
帖子 3570
威望 394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4-5 14: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4-21 16: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07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