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其实可以写的好看10
光煜
特邀会员1
Rank: 2Rank: 2


UID 174
精华 23
积分 771
帖子 332
威望 43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1-14 17: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贴]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其实可以写的好看10

至正二十年(1360年)6月23日,也就是徐寿辉被杀后的第七天,陈友谅率领他的舰队沿秦淮河一路进攻,到达了江东桥,陈友谅难掩激动的心情,亲自登岸,在夜色中轻声叫出了联络的暗号:
  老康!
  
  无人应答
  
  第二声
  
  老康!
  
  仍旧无人回答
  
  陈友谅借着皎洁月光仔细观察了江东桥,他惊奇的发现这并不是康茂才所说的木桥,而是石桥!
  
  陈友谅感觉血液凝固了,他喊出了之前无数人喊过,之后还会有无数人喊的名言:
  
  中计!
  
  按照他的估计,此时应该是“火把丛生,杀声遍地,伏兵杀出”,可是在他惊慌一阵后,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是怎么回事,一向精明的陈友谅现在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康茂才莫非是有事来不了了?
  
  无论如何,这里很危险,不能久留。
  
  正在此时,他得到了消息,自己的弟弟陈友仁已经统率一万人马在新河口之北的龙湾登陆,并击败了驻守在此地的军队,正等待大军的到来。
  
  那就去龙湾登陆吧。
  
  陈友谅命令船队加快速度,于当日下午到达了龙湾,之后他组织士兵上岸,一切都很顺利,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双眼睛正在不远处的狮子山上看着他
  
  那是朱元璋的眼睛
  
  他的预料没有错,陈友谅果然放弃了在江东桥进攻的企图,他是一个疑心重的人,必然选择稳妥的进攻方法。
  
  在确定所有的士兵都进入了伏击圈后,朱元璋摇动了红旗。
  
  此时,隐藏在石灰山后、 应天南城、大胜关的五路军队从不同的地方出现,但他们并没有摇旗呐喊,而是静静的看着汉军,他们没有接到进攻的命令。
  
  汉军的士兵们终于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麻袋里,敌人就在眼前,甚至可以看见他们盔甲上的反光,而这些敌人纹丝不动,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那种眼神好似家乡过年时屠户看着圈里的猪羊。
  
  战场上出现了可怕的宁静
  
  比死亡更可怕
  
  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他们并没有在这种可怕的沉默中等待多久,狮子山上的朱元璋挥动了黄旗。
  
  五路军队在徐达、常遇春、冯胜的率领下对汉军展开了轮番冲击,骑兵来往纵横,所向披靡!早已经惊慌失措的汉军无法抵抗,他们纷纷奔向自己的船只,然而此时正是退潮之时,船只搁浅,大多数汉军只能跳入长江逃生。陈友谅挤进能够开动的小船上逃命,一路逃到九江,胜利的梦想就此破灭。
  
  此战汉军在战场上留下了20000具尸体,7000名俘虏,而朱元璋的军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还俘获了100艘大舶和数百条小船,朱元璋借助这些船只为即将到来的最后决战做好了准备。
陈友谅打了败仗,逃回了江西,而张士诚正如朱元璋所说的那样“器小”,眼睁睁的看着陈友谅被痛打一顿,只派了几千兵马在江浙与朱元璋接壤一带武装游行了一番,就打道回府了,这个人确实如陈友谅所说,刀架在脖子上才会着急。
  
  龙湾之战胜利后的一天,紫金山上的禅寺迎来了一位香客。当时的应天虽然已经为朱元璋所管辖,但治安情况仍然不好,所以寺中僧众一到晚上就会紧闭寺门,这天黄昏时分,这个香客走进了寺庙的大门,口称天晚无法赶路,希望留宿一夜,看门的小僧看此人相貌不俗(很丑)且十分凶恶,竟然不敢阻拦,让他进了内寺。
  
  禅寺的主持闻听此事,慌忙出来看,当他初见此人,也不禁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细看之下顿觉此人身上自有一股豪迈之气,且带一把宝剑在身,他暗自揣测这人极有可能是出外打劫的强盗,像这种人一定不能得罪,如果激怒了他,一把火烧了禅寺,自己和老婆孩子怎么办,于是作主留他一晚。
  
  此人正是应天的镇守者朱元璋,在龙湾战胜后,他也颇有些得意,常微服出巡,这也成为他之后几十年的习惯,这天他来到紫金山下,见山上有一座禅寺,回忆起自己当年做和尚的情景,便到寺中一游。
  
  这天夜里,住持左思右想睡不着,他怕那个强盗嫌疑极重的人晚上会出来搞事,可这话也不能直说,他思虑良久,终于想出了个好主意。他决定邀请这个人去大殿讲禅。
  
  所谓讲禅和魏晋时期的清谈差不多,一群人吃饱了饭,坐在一起吹牛,反正吹牛也不上税。
  
  朱元璋深更半夜被吵醒,得知居然是让他去讲禅,哭笑不得,他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明白住持的意思,住的还是人家的地方,礼貌起见,他随住持来到了大殿。
  
  此时,空旷的大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分东西坐定后,住持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朱元璋来,他发现此人衣着朴素,虽面相凶恶,但举止还透着一股土气,顿时对此人大为藐视
  
  做强盗做到这个地步,连件好点的衣服都没有,说他是强盗都抬举他了,顶多是个乡巴佬。
  
  但既然是讲禅,还是要说点什么的,于是住持开口了:“施主何方人氏?”
  
   朱元璋答道:“敢烦禅师下问,在下祖籍淮右”。
  
   “所持何业?”
  
   “目下无业,唯四处游侠而已”
  
   住持一听此言,便觉自己判断不错,他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乡巴佬
  
  “我观施主面相,似有杀气,目下天下大乱,望施主早择良业,安分守己,闲来无事探研佛道,可悟人生之理”。
  
   朱元璋不动声色的问道:“不知何谓人生之理”
  
  “人生之理即心境二字,我送施主两句真言,望好自揣摩”
  
   “敢情赐教”
  
  “先祖有云:境忘心自灭,心灭境无侵,人生无非虚幻,得此境界即可安享太平”
  
   朱元璋看着眼前这个面露轻蔑之色的和尚,沉默良久,突然大笑!
  
   笑声在空旷的大殿里回荡,久久不去
  
   住持大惊失色,朱元璋站起身来,缓步走向圆普,突然抽出腰间宝剑,将剑架在住持的脖子上!
  
   住持再也掩饰不住,惊慌失措,颤声说道:“你想干什么,如要钱财,可以给你”
  
   朱元璋厉声说道:“禅师心境如此了得,为何也会害怕!方今天下,所以大乱,唯因民不聊生,兵荒马乱,只由隔岸观火!如天下太平,谁愿游侠,如尔等人,饱食终日,娶妻生子,只是妄谈心境,苟且偷生,可耻!!”
  
   言毕,朱元璋归剑回鞘,朝自己的禅房走去。
  
   住持此时才发现,眼前的这个衣着简朴的人实在深不可测。
  
   他对着朱元璋的背影大声喊道:“贫僧有眼不识泰山,敢问施主高姓大名?!”
  
   朱元璋的背影没有停留,越走越远。
  
   住持归房一夜未眠,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决定第二天要问个明白。
  
   第二天,他起身后,便跑到朱元璋的禅房,但已是人去房空,在大殿的墙壁上,却留着用朱砂写就的的几行大字:
  
   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老僧不识英雄汉,只管哓哓问姓名。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0 06: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如果激怒了他,一把火烧了禅寺,自己和老婆孩子怎么办,于是作主留他一晚。”-----原文

禅寺是寺庙吗,住持是什么,怎么可以娶妻生子?

会不会寺是道教,跟庙(佛教)不同,寺里面的住持相当道士,可是道士可以结婚吗,好像瞎子阿炳的父亲是道士。

明人指点一下
顶部
big-desert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79
精华 0
积分 26
帖子 12
威望 1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7-1-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0 11: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见明朝那些事前几章,作者有提到,元朝时期有些和尚可以结婚。

[ 本帖最后由 big-desert 于 2007-1-21 18:56 编辑 ]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0 15: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我知道的

道士可以结婚生子,那样的道士叫火居道士。一般住在庙里的道士就不结婚了。

吃素是汉地和尚的戒律,西藏和蒙古的喇嘛都是不吃素的。但原来的和尚本来是不吃素的。估计有些地方和尚也可以结婚吧。或者本来就是居士,也说不定。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big-desert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79
精华 0
积分 26
帖子 12
威望 1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7-1-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 18: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原文第一章

根据作者原著可以看出元朝的和尚可以结婚,还可以喝酒吃肉.见原文如下:
朱重八选择的地方是附近的皇觉寺,在寺里,他从事着类似长工的工作,他突然发现那些和尚除了没有头发,对待他的态度比刘德好不了多少,这些和尚自己有田地,还能结婚(元代),如果钱多还可以去开当铺。

  但他们也需要人给他们打杂,在那里的和尚不念经,不拜佛,甚至连佛祖金身也不擦,这些活自然而然的由刚进庙的新人朱重八来完成。

  朱重八一直忍耐着,然而除了要做这些粗活外,他还要兼任清洁工,仓库保管员,添油工(长明灯)。即使这样,他还是经常挨骂,在那些和尚喝酒吃肉的时候,他还要擦洗香客踩踏的地板,每一个孤独的夜晚,他只能独坐在柴房中,看着窗外的天空,思念着只与自己相处了十余年的父母。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1 20: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o, 我看东西很粗心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9 01:3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03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