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陶君L余杰,你凭什么自称天安门之子?[转帖]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7-20 09:3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陶君L余杰,你凭什么自称天安门之子?[转帖]

题记: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北岛

写这篇文章,因为看到余杰的一本书名叫《余杰-----天安门之子》,这本书是在香港出版的,封面上有他的大照,很酷的那种。那余杰是不是天安门之子呢?我除了愤怒,没有别的,因为天安门广场曾是我战斗过的地方,洒下过我们这一代的青春和热血,我们对天安门的敬畏,是藏在内心的一块圣地,到今天死难者仍然尸骨未寒,我们仍努力争取六四的应有地位。天安门之子不是任何人可以自称的,更容不得被人利用和玷污。余杰最近的一系列言行,使我开始关注这个人,有必要对其人做个交代。

余杰的早期作品有杂文集《冰与火》,内容一般,跟鲁迅还差得很远,因为余杰的经历还很单纯,没有生活和感悟的深度,尽管余杰曾说鲁迅是叛徒,但余杰连叛徒都不如。余杰也写过一部小说叫《香草山》,一部中学生水平的言情小说,但很失败,评介不高,无法与琼瑶和郭敬明相提并论。其才华表现在他的文笔华美,也就是很能写,思想却很矫情肤浅,不能展现自信的一面,有时写些时评,又达不到鄢烈山、袁伟时的水平,年轻和缺乏而无法洞悉社会内在的悟性,尽管勤奋成就了了。

余杰从成名一开始就一直使用非常高超的抄作技巧,千方百计的抓住每个机会,首先他依靠批评著名学者余秋雨开始成名,而且不是评论余秋雨的作品,而是攻击余秋雨在文革中的表现,这个批评的来源最后发现还有抄袭别人的嫌疑(2000年2月17日,重庆作家张育仁指控余杰的《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抄袭了他的《灵魂拷问链条的一个重要缺环》),余杰曾在《上海新书报》答记者问时,针对记者问他有关抄袭朱大可的问题,余杰说写杂文引用别人的观点和材料,可以不注明出处,有点无耻和强盗的感觉。但余杰见到余秋雨的时候,又表现得非常恭敬和歉意,从这点看出他的媚骨。

《铁与犁》暴露出余杰非常狭隘的民族主义,也就是一般我们说的没有头脑的反日愤青。余杰在很多场合表示自己是一个青年思想家,我们纵观余杰的所有作品和言行,发现他在每个领域连二流都达不到,但他聪敏地不断的改变自己,寻找自己出路,但他的投机心理,注定他的失败,思想家不过是余杰的意淫,因为他连思想都没有,怎么会成为思想家呢,自吹自擂谁都会,但标榜自己是思想家就有点无耻了,思想家是别人评价的,因为有思想,如陈独秀、胡适、鲁迅等才是思想家,他们在思想领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影响了几代人。

余杰是个很聪敏的人,他知道自己无法突破自己,就开始走另一条道路,首先成为一个春天信仰儒教、夏天信仰佛教冬天信仰基督教的所谓的高人一等的基督徒(听他的朋友说的),同时对外装扮成民运人士,对民运人士说自己离民运还很远,是个有信仰的民运人士,这个颠三倒四的人,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但时间久了,就被人识穿了,尤其是他见美国总统的表现,露出其装神弄鬼的本性,排挤维权人士郭飞雄,独占高峰体验的快感,余杰的操守在大众的注目下被淋漓尽止的展示出来。

他自称天安门之子甚至六四之子,这是我们这些经历89民运的人无法忍受的。六四的时候,余杰还是名中学生,无法体会到六四的真正的意义,但想依靠到处把别人的资料收集在一起,出本书,就号称自己是天安门之子,那也太小看了经历六四的人,余杰到处代表这个代表那个,但六四不是余杰之流可以代表的,想吃六四的人血馒头,还请余杰先生擦干净嘴巴,做个诚实和正直的人,然后多做点有益的事情。

人不能一棒子打死,余杰有他的聪敏才智,多点总结自己,多点做点实事,还是有希望的。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7-20 10: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内山 的帖子

我鄙视民运分子,,,特别是那些高层民运分子,踏着无辜学生尸体,追求个人私利的一群投机分子!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9-25 15: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78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