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9933
帖子 8892
威望 1101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30 11: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18)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星期四;牛顿,咸姆斯

〝如果他们指责我是一个荡妇,我会感到极大的侮辱,〞珍妮说。〝我猜想,在他们的眼里,正是这样。我的男人叛离跑了,很快地我就得靠卖淫为生。〞

〝你从没怀疑他们说的是对的?〞

珍妮把头发从脸上往后拨,瞬间剥离了过去的一些岁月与顺从。〝并不尽然。麦克和伊恩麦克连是好朋友,后者是其中一个跑去诺丁汉的人。我无法争执这点。不要忘记过去是怎样的一种情况。游戏由男人主导,工会也由男人主导。如果妇女要参加罢工,我们第一要先向工会争取。我们必须求他们让我们加入。他们要求我们在一贯的地方 -  在屋子里面,让厨房的灶火不断地烧。不要想站在罢工纠察队的炭盆旁。甚至我们组成的妇女反对关闭矿坑已启动,我们还是知道我们的分寸。你若不是他妈的坚强就是他妈的笨,妄想在这里吹起反风。〞

这已不是凯伦第一次听到这一种真实的想法。她不知道自己在同样的处境是否能做得更好。想到她坚決地站在她的男人之后,这种感觉良好。但想到珍妮普伦蒂斯必须面对敌意的社区,她也很可能屈服。〝有理,〞她说。〝但现在看来麦克很可能根本没有背叛罢工,你有什么更好的想法,究竟他发生了什么事?〞

珍妮摇-摇她的头。〝他不是一个骗子。虽然我很难相信,但他背叛罢工似乎有理。所以,我从不去想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你不认为他可能受够了?〞然后一走了之?〞

她皱眉。〝你要明白,这不像麦克。没留下一句话就走?我不认为他会这样。他如果要走,一定会设法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她给予一个苦笑。

〝你不认为他这样不告而别是要让你更加痛苦?〞

珍妮的头向后仰起。〝你这说法真令人作呕,〞她抗议。〝你让他看来好像一个虐待狂。他不是一个残忍的人,探长。他只不过和其他人一样,自私和不为人着想。〞

凯伦稍停片刻。这永远是最困难的部分,当与一个失踪人士的亲人面对面谈时。〝他有没有和人有过节?他有没有敌人,珍妮?〞

珍妮望着凯伦有如她突然改讲乌尔都语,不知所云。〝敌人?你的意思是,好像有谁要杀死他?〞

〝可能并不是真的想杀他。只想和他打架。〞

这一次,珍妮的笑中有真正的温暖。〝天,出自你口真好笑。〞她摇头。〝自从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来,麦克他唯一与人有肢体冲突的是和你们警察。在罢工的纠察线上。在示威的场合上。他有敌人吗?有,警察。但这里不是南美洲,我记不起有人因为矿工罢工而失踪。所以,回答你的问题,没有,他不曾有任何敌人必须打个架不可。〞

凯伦凝视着脚下的地氈好长一个时间。警察以这样的暴力对付罢工者,破坏了警察与民众的关系,造成一代或更长的影响。别管最坏的执法者来自外部的警队,他们乘坐大巴士过来补给人数的不足,被付以大笔的酬金做超时的工作,去压迫他们的同胞们,所用的手段大部分人都选择避免谈起。他们的无知与傲慢影响了每一个矿地警队的每一个警察。至今还是,凯伦推想。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往上看。〝对不起,〞她说。〝他们这样对待矿工是不可原谅的。我觉得我们现在不会这样做,但我或许错了。你真的肯定他没有和任何人结怨?〞

珍珍根本不需要思考。〝非我所知。他不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他有他的原则,但他不会用它们作借口与人打架。他会为他相信的据理力争,但他是一个辩者,不是一个斗者。〞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19933
帖子 8892
威望 1101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30 11: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万一谈不妥呢?他会不会退让?〞

〝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凯伦放慢讲话的速度,把她的想法厘好。〝我是说不知道他会不会那天碰到这个伊恩麦克连,尝试说服他去诺丁汉。如果伊恩不改变他的想法,或者他的朋友在那里支持他。。。麦克会不会和他们打起来,我是说可能。〞

珍妮坚定地摇她的头。〝不可能。他会说出他的意见,假如不成功,他会走开。〞

凯伦觉得很沮丧。经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一般悬案通常都会有一两个漏洞可以找到。但到现在为止,似乎完全没有头绪。最后一个问题,然后她就会离开这个地方。〝你是否知道麦克那天可能到哪里去画画?〞

〝他没有讲。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在冬天他常沿海边走去东烕姆斯。这样,如果遇到下雨,他就能走下去到洞穴里避雨。环境保护团体,他们在其中的一个洞穴的后面搭起一间小屋,里面设有一个露营火炉,以便生火煮东西。他有锁匙,他可以在那里往宿。〞她补充说,她的声音又恢复酸溜溜的。〝但我不知道他那天有没有到那里去。他很可能会在戴萨特与巴克黑文之间。〞她望着她的表。〝我就只知道这些。〞

凯伦站起来。〝感谢你的时间,普伦蒂斯太太。我们将继续我们的调查,我会知会你事情的进展。〞薄荷仔赶忙起立,跟随她和珍妮走去前门。

〝我并不为自己,你了解吧,〞珍妮说,当她向下走到半途时。〝但试看你能否找到他,为了米莎的孩子。〞

凯伦心想,这是她整个早上的第一次显露出她内心的情感。〝拿你的笔记本电脑出来,〞她告诉薄荷仔,当他们坐进车子时。〝从这里继续查。找那个邻居谈谈。看看她能否记得任何东西,关於那天麦克普伦蒂斯失踪的事。查看卷宗,任何有关这个全国矿工联会会干部安迪卡尔的资料,他据说就在麦克失踪的同时自杀。有什么内幕?还有,我们必须查出那五个背叛罢工的人,由诺丁汉警方找他们谈。〞当薄荷仔记下了这些之后,她又打开乘客座位的门。〝既然我们已经在这里,让我们顺便去查问一下这个邻居。

只不过离开车不到两步的距离,她的电话响了。〝菲尔,〞她说。

没有寒喧,直接进入主题。〝你必须马上回来。〞

〝为什么?〞

〝杏仁饼上火线了。他要知道为什么你不在办公桌上。〞

西门李思,犯罪调查助理署长,和凯伦在脾气上有很大的不同。她深信他熟读他床头的书,包括苏格兰警察,公共秩序和2006年版罪犯正义〔苏格兰〕法。她知道他已结婚,有二个十几岁的孩子,但她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做事那么一板一眼。这是默菲条例吧,很多个月前的一个大早,当她没根据记事簿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时,杏仁饼正巧来找她。他似乎相信这是他神圣的权力,必须让他知道他的部下每个人人在哪里,不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凯伦不知道他跟踪她有多紧,能找出什么时候她不在她的办公桌上。看样子,似乎不是那么紧吧。〝你怎样告诉他?〞

〝我说你在和证据储存小组开会,讨论如何精简步骤将它们更好的分门别类,〞菲尔说。〝他很喜欢你这个想法,但不满你没将这列入你的电子记事表上。〞

〝我在途中,〞凯伦说,她又回到车上,这令薄荷仔感到困惑不已。〝他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他怎会跟我讲?我只是一个警曹。凯伦,给我喘一口气吧。他只是说它是〝第一重要的〞。或许别人偷了他的杏仁饼干。〞

凯伦不耐烦地向薄荷仔打个手势。〝回办公室,詹姆斯,加足马力,〞他望着她好像她疯了一样,但他还是听她的,开动汔车,扬常而去。〝我这就回来,〞她说。〝帮我准备好一壶茶。〞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587
帖子 3567
威望 394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5 10: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2 06: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97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