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8
帖子 9017
威望 111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7 10: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16)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星期四;牛顿,威姆斯

珍妮的双眼集中看着凯伦。〝我猜将近七点了,当我知道麦克还没回家。我当时很生气,因为我实际上已经把煮好的半调子的茶放在桌子上。因此,我把小孩放在床上,然后又把她带到隔壁,让邻居帮我照顾她,这样我才能下去福利部看到底麦克是否在那里。〞她搖摇她的头,经过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感到惊讶。〝当然啦,他不在那里。〞

〝有没有人看到他?〞

〝明显地没有。〞

〝你一定很担心吧,〞凯伦说。

珍妮耸耸一边的肩膀。〝并不尽然。正如我说的,我们并不完全以最好的条件分开。我还以为他生气了,跑到安迪那里去。〞

〝就是相片里的那个人?〞

〝是的。安迪卡尔。他是一个工会的干部。但他请病假没去上工。压力,他们说。而他们说的对。他在一个月之內自杀身亡。我常认为麦克的背叛罢工是压倒安迪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很崇拜麦克。这让他伤心欲绝。〞

〝那么,你认为这是他可能去的地方?〞凯伦提示她。

〝对的。他在树林里有一间小屋,处於一个偏远的地方。他说他喜欢那里的平和与安静。麦克曾带我去过一次。它让我精神紧张。它好像米莎的童话故事里的女巫的屋子 - 完全没有指示牌,突然它就出现在你的眼前。我死也不会去住那种地方。〞

〝你难道不会打电话去查问一下?〞薄荷仔插嘴进来。两个女人同时瞪着他看,夹杂着有趣又放任他这么问。

〝我们的电话在好多个月前就被割断了,年轻人,〞珍妮说,和凯伦互相交换眼神。〝而且这是移动电话出现之前好久以前的事。〞

这时,凯伦强忍住想喝一杯茶的意念,但她知道不该这样要求珍妮普伦蒂斯。她於是清清她的喉咙继续讲。〝你什么时候开始担忧?〞

〝当我的小孩早上吵醒我,而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他以前从不会这样的。也不是因为我们在那个星期五有什么大争吵。我们只不过几次互相顶嘴吧了。相信我,我们还有吵得更凶的时候。当星期一早上他不在,我真的开始想事情很不对劲了。〞

〝那你做什么?〞

〝我喂米莎吃,帮她穿好衣服,带她去她的要好朋友罗玲的家。然后穿行过树林去安迪的家。但没有人在那里。然后我记得麦克告诉我他生病了,安迪可能去了苏格兰高地几天。避开一切。让他的头脑清醒。所以,他当然不在那里。那时候,我真的开始感到害怕。他会不会发生了意外?这段记忆至今还困扰着珍妮。她的手指不停地挑动着她外套的下摆。

〝我到福利部去找工会的干部。我猜想如果有人知道麦克的下落,应该是他们了。或至少他们知道到哪里去找他。〞她向下盯着地面,双手紧扣,放在她的大腿上。〝那真的是我的人生开始分崩离析的时候。〞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21
帖子 3583
威望 396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5 10: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7 14:4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52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