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墟渡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892
精华 0
积分 74
帖子 30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3 10: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印象新加坡(五)——哭丧

      有人说:“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我想人生一世痛苦时常会有,至于最大的痛苦也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经历,也有不同的人生追求,所以对痛苦的感受力和承受力也就各不相同,但无论怎样,失去亲人是世上任何人都不愿经历的痛苦,特别是失去至亲。

      新加坡是一个多种族,多宗教的国家,所以文化也是多元的。政府为了融合和平衡这种多元之间的差异,相应地制定了很多政策性法规,比如政府组屋入住居民的种族比例分配,再比如按各种族和宗教风俗习惯的不同而制定的国家法定假日。在这样一个多元的大背景下,多元之间的差异自然就会体现在新加坡社会的各个方面,“办丧事”便是其中之一。

      在新加坡生活的几年当中,见过很多次当地人办丧事,更确切地说是当地华人办丧事,但对于同样是华人的我来说,却有着不同于以往的感受。

      新加坡组屋的一层基本上是完全开放的,仅有的廊柱和承重墙将组屋楼下隔成几个大片独立的空间。这样设计不仅可以有效的通风隔潮(因为新加坡地处赤道地区,常年多雨,异常潮湿),同时也给楼上的居民提供了一个公开活动的场所,这其中最主要的活动便是“婚丧嫁娶”。在这一点上,不同种族之间风俗习惯的差异便十分明显地体现出来:华人一般只在楼下办丧事,而“嫁娶”这样的喜事则大都在酒店举行;马来人一般只在楼下办“嫁娶”这样的喜事,很少看到马来人在楼下办丧事;最为神秘的是印度人,既看不到他们在楼下办喜事,也看不到他们在楼下办丧事。而我最熟悉也最感兴趣的还是华人办丧事。

      在中国的时候曾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也参加过别人的葬礼,所以对中国一整套的丧事程序也算了解,但看了新加坡华人办的丧事后,虽在形式和程序上与我之前所看到的大体相同,但总感觉其中少了些什么,又或者说多了些什么。

      在新加坡,我所见到的丧事都是从楼下开始的,也许之前在医院或者家里也有一些必要的程序,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有人家办丧事,首先就会在楼下搭起黄色的棂棚,将差不多组屋楼下一个独立空间的一半围起来,然后在剩下的一半空间连同其它相邻的“隔间”摆放座椅,同时拉电线,安风扇,设立移动厕所,有的时候还要搭建炉灶设备和接通上下水等炊事设施。不过,所有这些事情都不需要“东家”亲自操办,因为有很多专业的公司以此为生,只要“东家”能付得起昂贵的费用。桌子都被铺上桌布,上面摆放些水果、瓜子、花生等糖果炒货,供前来吊唁的亲友们坐在一起聚谈。棂棚的周围会摆出花圈、挽联、鲜花等寄托人们对逝者的哀思,这些也都会有亲朋好友或者公司、团体的名字在上面。棂棚里安放逝去先人的灵柩,在灵柩的前面摆放一张逝者的照片——黑白或者彩色,或者由平板电脑直接显示一张电子照片。照片前面设有香案,上面摆满了祭品和香烛。至此,“灵堂”基本就算布置完毕,丧礼也就此开始。

      丧礼一般进行三到五天,或者更久,这主要是由不同的宗教信仰所决定的,或许还有财力方面的考虑。有的请道士来做道场,诵经致祭;有的请僧人来做法事,超度亡灵;有的请牧师主持追思礼拜,祷告献诗;有的请乐队欢快演奏,以示福寿全归;还有的不见什么特别的仪式,只是传统的丧礼习俗。尽管丧礼的风格迥异,程序安排各不相同,规矩礼制各有所遵,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整个丧礼过程看不到眼泪,也听不到哭声。

      我没有全程参加过新加坡人的丧葬礼,我想在最初得知亲人去世,或者盖棺,或者火化、下葬的那一刻,家属和亲友的悲痛在所难免,也难以克制,眼泪和哭声自然地承载着生者对逝者的无限思念和留恋。但在组屋楼下这一阶段的丧礼过程中,家属并没有刻意营造一个凄凉、悲伤的环境,前来吊唁的亲友也都保持着理性与乐观。

      哭,是中国丧礼的一大特色,也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尤其是在中国广大的偏远落后地区。儿女子孙的哭声往往是“孝道”的表达,越是撕心裂肺,越是哭天抢地,好像越是能体现出生者对逝者的无尽“孝道”,尽管有时事实并非如此。亲戚朋友的哭声往往是感情的最后昭示,甚至有时未见其人,先闻其哭,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生者对逝者的无上“缅怀”,尽管有时彼此之前也久未联络。有时哭腔中带着唱腔,也有抑扬顿挫,起承转合,但却配着固定的“唱词”;有时哭得昏天暗地,捶胸顿足,甚至昏厥,但却未见一滴眼泪。哭,在中国的丧礼上,有时不仅仅表达生者对逝者的追思和不舍,某种意义上,还有生者对生者的宣示和攀比,以至于还因此而催生出一个特殊的职业——哭丧。

      在新加坡生活的几年间,看到过很多次平和安详的丧礼,开始有些疑惑,后来似有所解。有些人认为新加坡人人情淡薄,但殊不知世上有多少人是被人情所累;有些机构报道新加坡是世界上最不情绪化的国家,但殊不知冲动一直都是人类情绪中不治的顽疾。

      庄子妻亡,然庄子却鼓盆而歌。其中多少慨然,也只有庄子自己才能体味吧!
顶部
楚越
禁止发言




UID 112518
精华 2
积分 24236
帖子 11976
威望 12234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12-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3 15:47  资料 短消息 
回复 #1 墟渡 的帖子

这是因为儒教的影响力在此地的减弱,在以前礼教的社会压力需要体现哭丧,
但当今的现代社会,各大宗教有影响力比较大,能引导他们的正确教义,如过世是回归天国,或回归净土,或解脱重生,等自然庄严和喜悦的离别,不需过度喧闹, 否则就失礼了,亲友们会尽量去尊重也不去干扰灵魂的意向。这也附和当今理性的社会体现。

只能说在这方面,旧儒教和世界宗教,是有两种不同的解义。

虽说如此,但是亲友在目送机器人把棺木慢慢的送入火化场的溶炉的最后关头,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有控制和短暂的哭别的。。可能你本身不在那些场合而已。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12-23 15:56 编辑 ]
顶部
墟渡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892
精华 0
积分 74
帖子 30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3 16: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12-23 15:47 发表
这是因为儒教的影响力在此地的减弱,在以前礼教的社会压力需要体现哭丧,
但当今的现代社会,各大宗教有影响力比较大,能引导他们的正确教义,如过世是回归天国,或回归净土,或解脱重生,等自然庄严和喜悦的离 ...

同意,这算是一种深层次的解读。
本文确实只关注了组屋楼下的这段丧礼,至于之前和之后,我想哀伤或者眼泪也在所难免。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21 11: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31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