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4
帖子 9015
威望 1115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1 09: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12) (b)

〝嗯,我们来这里是尝试找出到底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同事会做一些记录,以确保你告诉我的我不会记错。〞薄荷仔赶忙拿出他的记事簿,紧张地翻着页子。或许菲尔说他有缺点是对的,凯伦想。〝现在,我需要他的全名和出生日期。〞

〝麦可詹姆斯普伦蒂斯。生於一九五五年一月二十日。〞

〝你们那时都住在这里?你和麦克还有米莎?〞

〝是的。我从结婚起就住在这里。在这件事上实在别无选择。〞

〝你有没有麦克的相片,可以给我们吗?我知道已是很久以前,但可能有帮助。〞

〝你可以放进电脑,把他弄老点,可以吗?〞珍妮走到橱柜,打开一个抽屉。

〝有时这是可能的。〞但太贵了,除非有比你孫子的白血球病更逼切的理由。

珍妮拿出一个一尘不染的黑色皮制相簿,回到她的椅子。当她打开它,封面吱吱作响。

即使倒反了,而且是从房间的另一边望过去,凯伦还是可以看出它是一本结婚相簿。珍妮快速地跳过正式的结婚照,看到在它的后面有一个小袋子,里面塞滿厚厚的照片。她抽出一叠来翻看。她稍停一会,最后目光停留在一张照片上。她拿起一张长方形的照片给凯伦。照片上显示两个年轻男子的半身像,对着镜头笑,两个酒杯互碰,他们在向着摄影的人举杯饮胜。〝左边那个是麦克,〞珍妮说。〝好看的那个。〞

她没说谎。麦克普伦蒂斯有一头蓬散、暗金色的头发,修剪得前短后长,和威猛乐队时期的乔治麦可的发型类似。麦克有一对蓝色的眼睛,睫毛夸张的长,面带危险的微笑。他的右眉有一道采矿留下的镰刀新月状伤痕,使他的样子看起来不那么英俊。凯伦可以完全理解为何珍妮普伦蒂斯会爱上她的丈夫。〝谢谢,〞她说。〝另外那个人是谁?〞他有一头粗糙、蓬乱的长头发,瘦骨嶙峋的面庞,凹陷的脸颊上留下淡淡的暗疮疤痕,双眼炯炯有神,三角形的笑容,好像蝙蝠俠漫画里的小丑。不像他的同伴那么好看,但他的人格魅力是一样的。

〝他的最要好的朋友。安迪卡尔。〞

这位最要好的朋友自杀身亡,根据米莎的说法。〝米莎告诉我你的丈夫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五失踪。你也是这么想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12-21 09:58 编辑 ]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4
帖子 9015
威望 1115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21 09: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没错。他那天早上出去,带着他那该死的画画颜料,说他会回来喝下午茶。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颜料?他在兼职做一些事?〞

珍妮发出不屑的声音。〝想得美啊。不是说我们不能利用这些钱,而是根本不能当饭吃。不,麦克画水彩画。你能拿它去赊账吗?你能想像在一九八四年的罢工有什么比一个矿工画水彩画更他妈的无用?〞

〝他不是可以卖这些画吗?〞薄荷仔插言,身体向前倾,很有兴趣的样子。

〝卖给谁?这里的人都是穷光蛋,而他又没钱没机会到其他地方去。〞珍妮指着他们背后的墙。〝如果他能卖几英镑一副画算他幸运了。〞

凯伦转身望着墙上三副用廉价木框框着的画。画的是西威姆斯,麦克德夫城堡和淑女岩的风景。根据她没有经过训练的眼光,它们看来形象生动,丰富多彩。她不介意挂在自己的屋子的房间里,虽然她不知道她肯花多少钱买这些一九八四年的画作。〝他是怎么开始作画的?〞凯伦问,转身面向珍妮。

〝在米莎出世那年,他参加了矿工福利会主办的一个绘画课程。老师说他有这方面的天份。啊,我想她对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只要有一半的英俊,她都会讲相同的话。〞

〝但他坚持下去?〞

〝这让他有藉口出门。避开肮脏的尿布和小孩的吵声。〞愤愤不平似乎在珍妮普伦蒂斯的心中此起彼伏。奇怪但令人欣慰的是,这似乎不影响到她的女儿。或许这和她讲的关於她的继父有关吧。凯伦提醒自己要记得问珍妮人生中的另一个男人,另一个在他缺席之后似乎不容忽视的人物。

〝在罢工期间他画得多吗?〞

〝可以公允地说,他每天都带着他的工具袋和画架出去。而如果下雨,他会和一般环境保护学会的朋友到洞穴里去。〞

〝你是说威姆斯的洞穴?〞凯伦知道这些洞穴从海边向后延伸至介於东威姆斯与巴克黑文之间的砂岩峭壁。她小时候曾几次在它们里面玩耍,无视它们作为一个主要的皮得克特人遗址的历史重要性。当地的儿童把它们当成室内的游戏场所,这就是环境保护学会成立的原因。现在洞穴内已设栏杆,把较深入及较危险的地段围起来,一些业余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保留它们作为成年人的游戏场所。〝麦克也参与这些洞穴的工作?〞

〝麦克什么都参加一份。他玩足球,他画画,他对洞穴的工作插一脚,他也把他的目光放在工会上。什么事及任何事都比花时间在家庭上更加重要。〞珍妮把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一双手互叠在她胸前。〝他说这让他在罢工期间头脑清醒。我想这让他避开他的责任。〞

凯伦知道这对她的查询是一块〝肥沃的土壤〞,但她并不心急,她可以等到较迟之后才去〝挖掘〞。珍妮压抑的愤怒已经二十二年了。它不会现在随时爆发。还有一些更迫切的事情,引起她的兴趣。〝那么,在罢工时期,麦克去哪里拿钱买颜料?我虽然不懂得艺术,但我知道最少要几先令才能买到适当的画纸和颜料。〞她难以想像任何罢工的矿工会花钱买美术用品,当他们没钱买食物或暖气的时候。

〝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她说。

啊,对。〝那是二十三年以前的事了,〞凯伦直截了当地说。〝我真的对矿工罢工时的一些小禁忌没有兴趣。〞

〝那里中学有一位美术老师住在煤城。他是一个矮小的残疾人士。一只脚长得比另一只脚短,而且驼背。麦克时常在他的花园帮忙。这人以颜料支付他。〞她不耐烦地用鼻子小声地哼了一声。〝我说他难到不能以钱或食物支付?但明显地,这人已把他的薪水都给了他的前妻。这些颜料很可能是他从学校弄来的。〞她把叠合的双手打开。〝无论如何,他现在已经去世了。〞

凯伦尝试忍住她对这个妇人的不快,她与她的女儿是多么的不同,是她的女儿百般〝诱〞她接下这个案件的。〝那么,你们两人的关系如何,在麦克失踪之前?〞

〝都怪那次的罢工。这么说好了,我们的关系有上有下。但是,那次的罢工让我们的关系决裂。我不是这里唯一会这么说的女人。〞

凯伦知道她说的是事实。那次罢工造成的可怕后果,几乎让她知道的当时的每一对夫妻受伤累累。家暴在不可能发生的地方发生了;自杀率上升;婚姻在极度贫困的处境下破灭了。她当时并不了解,但现在她了解了。〝可能如此。但每个人的故事不同。我想听听你们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12-21 10:00 编辑 ]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21
帖子 3583
威望 396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2 00: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0 03: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34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