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墟渡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892
精华 0
积分 74
帖子 30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9 10: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印象新加坡(四)——黑白之间

    新加坡是个没有四季的城市,每天给人的感觉几乎都一样——一样的气候,一样的温度,一样的骤雨骄阳,一样的初晨晚夕。对于已经习惯了春夏秋冬四季变换的人来说,开始或许是新鲜的,但久了未免也会觉得单调。生活在这里,好像感觉不到时光在流逝,常常是因为过去的某件事情而翻查日历,才猛然意识到时间已经悄然走了很远,但一切又好像就发生在与今天一样的昨天。

    去年四月份,和老婆临时决定五一期间回国探亲。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除了正常工作外,还要向公司请假,安排请假期间的工作交接,定机票,买礼物,提前安排好回国期间新加坡家中的诸多琐事,当这些都办完的时候,也到了“起飞”的时间。一样的醉人午夜,在樟宜机场偌大的候机厅里,柔和的灯光肆无忌惮地洒向行色匆匆的人们,有时照亮的是兴奋和欣喜,有时照亮的是无奈与疲惫。在无聊漫长的等待中,我和老婆细数着上次回国的一幕幕场景,仍历历在目,但回算了一下时间,竟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大约八个小时的飞行犹如穿梭于时空隧道,从新加坡樟宜机场到沈阳桃仙机场,一进一出间,仿佛把人从色彩斑斓的数码时代一下子拉回到非黑即白的胶片时代。在桃仙机场候车区,把两个最大、最重的旅行箱塞进出租车后备箱之后,后备箱便再没有更多空间放其它的东西,于是剩下的一些手拎包和背包就放在后排座位的一侧,而另一侧的位置则留给了老婆。安排妥当后,沉沉地吸了一口白茫茫的空气,就钻进了开往市区的出租车副驾驶位置上。我们选乘的出租车隶属于一家口碑很好的出租车公司,因为当年这家公司的服务态度好,有叫车热线,又有安全保证,所以过去在沈阳学习和工作的几年间我们经常乘坐——特别是这家公司要求每辆出租车每天都要更换带有“星期几”字样的洁白座套,至今我还印象深刻。然而,那天在出租车里我依旧看到了记忆中熟悉的座套,但却完全没有我印象中那样的洁白,车也没有印象中那样的新,坐在车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一直在漏风。

    经过一段高速公路后便进入城区,出租车明显地放慢了速度,更确切地说是在拥堵的车流中一段一段地挪动。车载广播电台里,主持人用熟悉、幽默搞笑的东北口音讲着各种笑话,引得老婆不时地发出笑声。记得五年前离开沈阳的时候,这位主持人刚刚接替另一位离开沈城去北京发展的主持人,也不知道那位仁兄现在怎么样了,但显然,接替的这位做的还不错。出租车沿着主干道向市中心客车站的方向开去,在走走停停之间,我也正好可以看看这座“久违”了的城市。沿途记忆中的建筑已经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楼宇商厦;曾经熟悉的地方要么被围了起来,要么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一路上,过去和现实不停地在脑海中切换,原有的记忆也不断地被刷新,眼前慢慢滑过的一幅幅画面甚至一度让我怀疑,当年生活在这里的时候,是否认真地看过它们。突然,出租车的一个猛然转向无情地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一股强大的惯性力量瞬间把我牢牢地推压在车座靠背上,还没有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又瞬间被弹离了靠背,如果不是当时我和老婆都系着安全带,这接连的动作有可能会让我们成为一场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当这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摆平息后,我才弄清其中的原委。原来,在靠近客车站附近的一个转盘处,我们的车被前面一辆大客车堵住,停滞不前,司机猛按一通喇叭无果过,便瞅准了时机,驾车闪电般地钻进旁边车道流动的车流中。

    惊魂已定,我不禁想起在新加坡遇到的当司机的东北老乡。他驾驶我们公司所在园区的区间班车,每天都在城区中按既定线路来回穿梭,不停地往返于两个独立的园区之间,而我几乎每天都搭班车上下班,所以有时在一天之中,早晨上班坐他开的车,晚上回家还坐他开的车。记得有一次在车里闲聊时问他每天是不是很辛苦,他一边开车,一边用“东北人”特有的幽默方式对我说:“那倒不会,比在国内开车的时候轻快多了,就是比较无聊。像我每天开的这条路,现在闭着眼睛也能从起点开到终点”。这样说凿实有很大的夸张成分,但我觉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绝对可以的,原因很简单:在新加坡开车的司机都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虽然交通意外在新加坡也时有发生,但绝大部分是由于司机的疏忽或者不小心造成的,通常也都不会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平时在新加坡的马路上看不到指挥交通的警察,但路上行驶的车辆始终是各行其道,秩序井然,即使在上下班的交通高峰期,即使交通拥堵。在新加坡开车,“安全礼让”无关乎道德,因为那是被普遍遵守的交通法规。

    有惊无险,出租车司机安全地把我们送到了客车站,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熙熙攘攘、拥挤不堪的客车站,我竟有种莫名的恐慌。把大堆的行李放到候车大厅的一个角落,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我和老婆终于登上了开往目的地城市的大客车——那个城市的名字叫做“故乡”。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飞驰”,终于和家人团聚了。家里的一切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仍旧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但当和家人一起或者我们单独出门的时候,我和老婆都不自觉地患上了“马路恐惧症”。过大马路时,一定严格按照红绿信号灯的指示或走或停,曾几何时也试着像身边很多同行的人一样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扬长而过,但每次都是鼓足勇气没走几步,就又和老婆牵着手退了回来,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沿路寻找斑马线。过小马路时,更是慎之又慎,因为这样路段上的信号灯和斑马线大都形同虚设,行人与车辆都是相互争抢着过马路,比的就是谁更“勇敢”。一次打出租车回家,在车从大马路即将拐进一条单行的小马路时,前面的人行横道上忽然闪现出一个过马路的年轻女子,司机一个急刹车后怒不可揭,摇下车窗便对那名女子大声呵斥了几句,待那名女子走远,司机才转回头和我说:“你看这个女的!眼睁睁看我要往里拐,还往前抢!”。我回问他:“那你何不让她先过去呢?”,得到的答案是:“要像你说的这个让法,那我每天就不用拉活儿了!光是坐在车里等过马路的人就能等上小半天!”。仔细想想,这话说的好像也不是全无道理。

    回国期间,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总是让我很怀念新加坡的人行横道。

    新加坡的人行横道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带红绿信号灯和平形式人行横道线的人行横道;另一种是不带红绿信号灯但有斑马线的人行横道。有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只有在绿灯亮起时,行人才能通过;没有信号灯但有斑马线的人行横道,行人可以随时通过。如果驾车司机看到有行人站在路边准备要通过斑马线时,基本上都会主动停下来让行人先过,即使行人连续不断。其实,中国历次颁布的相关交通法规对通过人行横道的车辆和行人也都做出了同样明确的规定,但对于已经习惯了“中国式过马路”的嚷嚷人群,又有谁愿意作那个被落下的一个?就像这黑白相间的斑马线,在新加坡,总是简洁明快,一目了然,而在中国,似乎黑白之间总还有一条看不见的“灰”。

    假期总是过的很快。在即将返回新加坡的前几天,我和老婆好像又慢慢地习惯了老家城市的车速、路况和“交通法规”,也不自觉地混入了乱穿马路的人流,只是已经不再那么害怕。


[ 本帖最后由 墟渡 于 2014-1-12 09:34 编辑 ]
顶部
赵志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7
精华 8
积分 907
帖子 389
威望 51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9 19: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哎!中国的斑马线和新加坡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顶部
墟渡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114892
精华 0
积分 74
帖子 30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3-1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9 22: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赵志 于 2013-12-19 19:42 发表
哎!中国的斑马线和新加坡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同意!
斑马线——当下中国社会的绝症之一。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22 10:2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398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