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1600
帖子 9699
威望 1187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10) (c)

她回去阳台,再查看其他的房间。情形大同小异。还有三间还有一些遗留物 - 几件T恤,平装书和杂志,有英文的,意大利文的和德文的,半瓶酒,剩余的口红,一双皮涼鞋,它的鞋跟已与鞋身脱离 - 这些东西当你搬走时通常都会留下来,而不去想谁可能会回来。有一束花插在一个黄褐色的花瓶已经干枯、凋零。

西边的最后一间房是到现在最大的一间房。它的窗比任何其他的更近期受过清理,它的百叶窗是装修过的,它的墙也粉刷过。立在地板的中央的是一个丝绸画的屏风。靠在一边墙的支架型活面桌上有塑胶的杯子,杯子里面的污垢变了色,刷子因久没用变得僵硬。地板上斑点和污渍散布。贝尔感到好奇,她的好奇心战胜了独自一人在这特定的地方,任何可能有的驱之不去的紧张情诸。无论是谁曾经住在这里,一定是在匆忙中搬走。留下这个价格不菲的丝绸屏风,不是你会做的,如果你的离去是有计划的。

她退出工作室,沿阳台走到对面的另一翼。她小心翼翼地靠墙走,不让她身体的重量,踏在不平的石地板上。她经过臥房的几道门,感觉自己好像玛莉赛勒斯特号的不速之客。持续不间断的沉默,甚至加上鸟呜声,加深了这个印象。最后一间房,在角落之前,是一间冲涼房,一股令人作呕的混杂臭味还留在空气中。一条水管铺设在地板上,看不见它的尾端,因为它的尾端穿过一个靠近窗口的石砖墙洞。由此可见这是加设的,以让水流通过,虽然还不足以使厕所不那么令人作呕。她皱一皱她的鼻子,然后走开。

贝尔拐个弯,正好太阳也在树林的角落出现,给予她一阵突如其来的温暖。这让她进入最后的一间房更冷的感觉。在潮湿的空气中颤抖,她继续往內冒险。百叶窗紧紧地拉上,使得室内几乎暗得辩别不出任何东西。但她的眼睛经过调整,又恢复了对这间房的视觉。它有两间工作室那么大,但它的作用大不相同。她走过去最靠近的窗,努力尝试打开百叶窗,最后仅能打开一半。这已经足以肯定她的第一印象。这里是〝废墟之家〞的中心。在一个石水槽边,有一个破旧的炉灶,连结至一个煤气管。一张餐桌,伤痕累累,被拆得只剩光秃秃的木头,但它是坚固的,桌子的脚雕工美丽。七张不相称的椅子围着它,第八张倒转在几尺之外。一张摇椅与几张沙发靠墙一字排开。数目不一的陶器与餐具散落满地,好像住戶离开时根本就不在意收拾它们。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12-23 15:51 编辑 ]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1600
帖子 9699
威望 1187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当贝尔从窗口处走回来,一张搖摇晃晃的桌子引起他的注意。它在门的后面,很容易被忽略。一些看似海报凌乱地散布在桌子上。好奇所驱,她走向前。只走两步,她停了下来,她的急促呼吸声,在灰尘飞扬的空气中回响。

在她的面前,石灰石的标志上,有一个不规距的污迹,大约三尺乘一尺半。褐色,它的边角没有扩散的痕迹,它好像是流动后汇集在一块,而不是洒上去的。它的浓度夠厚以致把底下的标志弄得模糊。在最远处的一部分边角显示薄薄的污迹,好像有人尝试想抹干净它,但很快就放弃。贝尔有足够的经验报导家庭暴力和性凶殺案的故事,立刻认出这是一种严重的血迹。

感到震惊,她向后退,头转来转去,心脏跳动得非常厲害,她以为将要窒息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向周围四处张望,发现在桌子前方还有其他暗色的血迹。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她感觉她的心的一部分己经尖叫起来了。但好奇的心在她耳里喃喃低语。已经好多个月没人到此。看看灰尘就知道。他们早已跑掉了。他们在短期间不可能倒回来。不管这里发生什么事,都是他们走为上着的最好理由。查看一下这些海报。。。。。。

贝尔避开血印,尽可能距离越远越好,不要去触动到任何家具。立刻地,她感觉空气中有一点腥味。她知道这是幻想,但又那么真实。回到房间,面对着门,她蟹步走去那张桌子,向下望着散落其上的海報。

第二次的震惊几乎更强於第一次。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1600
帖子 9699
威望 1187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贝尔知道她过分强逼自己爬上山,令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可以感到她手上的汗弄湿了卷起的海报品质佳的纸张。最后,走出树林看到了走道,比较不滑溜,也趋近了她们住的假日别墅。向下坡的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让她疲乏的脚得到很大的鼔舞,还能健步疾行,在屋子的角落拐个弯,他看到丽莎马丁在阴涼的露台一张水池椅上伸展身体,旁边还有一份星期五的卫报。贝尔松了一口气。她需要找个人来谈话,而在她所有的同伴中,丽莎是最不可能将她透露的话变成晚餐派对上的闲言闲语。丽莎是一个人权律师,她的热心於女权主义,就如同她的每一个呼吸,是无可避免的。她会了解贝尔的发现可能的潛在意义,并且斟酌是否合适处理这件事。

受到贝尔不寻常的喘气声的干扰,丽莎把眼睛移开报纸。〝我的天,〞她说。〝你的样子好像就要中风了。〞

贝尔将海报放在一张椅子上,俯身,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口地呼吸,后悔抽那些秘密偷来的香烟。〝没事的,给我一分钟。〞

丽莎笨拙地争扎从椅子上站起来,赶快跑进厨房,拿了一条毛巾和一瓶水回来。贝尔站得笔直,接过水,倒一半在她的头上,意外地吸入一口水。然后,她用毛巾抹头,整个人颓然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她吞下长长的一口水,这时丽莎已回去坐在她的水池椅子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丽莎说。〝你是我所知的跑步高手。从没见过贝尔这样上气接不下气。什么事让你这么狼狈?〞

〝我发现了一些东西,〞贝尔说,她的呼吸还在爭扎中,但她还能夠脫口而出一些短句子。〝至少,我想,我发现了一些东西。而且,如果我对的话,这将是我职业上的一件大事。〞她伸手去拿海报。〝我多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是否完全失去了头绪。〞

受好奇心驱使,丽莎将报纸扔在地上,坐直。〝那么,它是什么,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大件事?〞

贝尔把海报摊开,在它的边角用一个胡椒粉罐,一个咖啡杯子和几个肮脏的烟灰缸压住。A3大小的纸上的图像是令人注目的。它的设计像一个黑白鲜明的木刻,具有德国印象主义的风格。这纸张的顶部是一个蓄胡子、头发生硬凌乱的人,靠在一个屏风上,手上拿着一个木十字架,吊着三个提线木偶。但这些不是寻常的提线木偶。其中一个是骨骼,第二个是一只羊,第三个是一个死亡代表,穿一件连帽长袍,执一把鐮刀。整个底部为一个黑色的边框所包围,这个空间大约有三寸宽,通常是用来张贴通告,宣布下一个即将登的表演。

〝天啊,〞丽莎说。这一次,她抬起头来。〝卡特里奥娜麦克连南格兰特,〞她说。她的话中充满惊奇。〝贝尔。。。你到底在哪里找到这个海报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12-17 21:58 编辑 ]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714
帖子 3625
威望 400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3-30 23: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7 04: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02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