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8
帖子 9017
威望 111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10) (b)

那条长满杂草的走道出乎意料外的干净,泥土经过人们多年的踩踏变得坚硬。贝尔乘机加快速度,当她来到这间老旧农屋前方的庭院,她放慢脚步。院子有一道关着的门,门已殘旧剥落,勉强地由门枢吊挂在两个高高的石柱上。两扇门用一条粗铁链和一个锁锁住。往前望,庭院殘破的块石路面,被一簇簇蔓延的百里香,甘菊和粗的杂草划分界线。贝尔没有多大期望地摇着门。但这已足够显示出右手边的门下方角落已与其支持点脱接。它能够被拉开一个空隙,足以容纳一个成年人滑身过去。贝尔就这样滑身过去。门发出一点点崩裂声,然后又回到原位,恢复关闭的状況。

趋近看,她能了解格拉齐亚为什么这样形容它。任何人如果想要进行这项工程,必定得受缚於建筑承包商一段很长的时间。农屋三面由庭院包围,中央部分的两侧是两排相同的长杆。共有两层楼,阳台围绕整个上层,门和窗给予睡房通风与走出阳台的方便。但阳台的地面下陷,所有剩下的门都歪歪斜斜的,窗口上的横楣有裂痕,呈奇怪的角度。楼上楼下的窗格,肮脏,有裂痕,或遗失不见了。但吸引人的传统民居建筑的坚固线条还是很明显的,粗糙的石块在早上的太阳照射下,闪耀着温暖。

贝尔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但这间屋子却让她感觉亲近。它犹如一个风韻犹存的老来娇,还拥有旧日的美丽和足够的自信,可以不战而屈人。未经修剪的九重葛,爬满剥落的赭色灰泥阳台矮墙。如果没人看上这个地方,它很快就会被杂草所占据。不到几代,它将成为山坡上一个无名的土堆。但就现在而言,它还是有其魅力的。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8
帖子 9017
威望 111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她朝破坏不堪的庭院走去,途经许多歪歪斜斜的破红陶花盆,其上种的药草四处蔓延生长,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香味。她用力去推一道沉重的木门,它只有一个门枢支撑。木门的木与凹凸不平的人字形的地板摩擦,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但它却被推开一个空隙,足以让贝尔不须挤就进入一间大的房间。她的第一个印象是这房间污渍斑斑,长久失修。墙上的蜘蛛网连串成一个迷宮。窗户同样污垢斑驳。不远处有东西乱窜,贝尔慌张地张望。她不怕新闻编辑老爺,但对四脚的老鼠却充满了厌恶与反感。

当她渐渐适应阴阴沉沉的环境,贝尔发现这间房并不是空无一物。在一边的墙,靠着一张长的桌子。对面是一张下陷的沙发。根椐观察,房子里的其他地方都是腐朽与肮脏的,但这张深红色的沙发,相对而言还算清洁。这个奇怪的现象,引起她想进一步寻根问底。

贝尔犹豫了一下。她相信她的朋友会劝她不要深入了解这一间奇怪、被废弃的屋子。但她在她的职业生涯,已经建立了无畏的声誉。只有她知道外表的印象,时常隐藏着层层的焦虑与不确定性,使得她在水槽和奇怪的厕所间呕吐也在所不惜,只为追求真象。由於她已下定決心去寻找故事,这个废墟能有多可怕?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8
帖子 9017
威望 111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7 13: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远处角落有一个门口,可通往一个狭窄的走廊,有一个破损的石階,往上爬可达阳台。再往前,她可以看到另一间灰暗、肮脏的房间。她向内窥探,惊奇地发现一条细绳索挂在墙的一角,吊着半打的铁衣架。有一条针织的围巾吊挂在其中的一个衣架的横条上。在它的下面,她可以看到一堆皱巴巴的迷彩布料。它看来好像在主要的柯利瓦德尔萨路的咖啡屋对面,路旁的停车场停放着的一辆货车上卖的射击装夹克。其他的女人那一天还在笑它什么时候成为老少咸宜的意大利男人流行的时装,好像他们刚从巴尔干服乒役走出来似的。奇怪,她想。贝尔小心地从石階走上阳台,期待相同的久遭废弃无人住的感觉。

但一旦她从楼梯走出来,她发觉她正踏入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当她向左转,望着第一道门,她知道这间屋子不像表面看到的,很不寻常。在这里只闻到楼下层微弱的发霉味,几乎与外面的空气一样新鲜。这间房明显地曾经是一间卧房,不很久以前就是这个样子。有一张床垫铺在地板上,一张床单随意地向后盖至其下面的三份之一。它沾满尘埃,但没有贝尔期望的楼下层顽固的污垢情形。同样的,在角落处有一条绳索,也有一打的衣架,但最后的三个衣架吊着有点皱了的衣服。既便从远处看,她可以看到它们已经过时,它们的袖子和领已经脱色。

一对装蕃茄的木箱子当作床边桌。其中一个放着一个小碟子,碟子上有蜡烛殘余的灰烬。一张发黄的法兰克汇报散落在床边的地板上。贝尔捡起它,注意到日期是不到四个月以前。因此,这给予她大约的概念这地方什么时候被弃置不用。她拉起其中的一个袖子,将报纸放近鼻子嗅一嗅。迷迭香和大麻。味道微弱,但没错。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21
帖子 3583
威望 396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3-30 23: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5 16:0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37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