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1
帖子 9014
威望 1115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2 10: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7)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一;爱丁堡

星期一早上九点十分,米莎已经感到疲乏不堪。她本应该在那间儿童医院照顾陆克。与他玩,读故事给他听,纠缠治疗师扩大他们的疗程,与医疗人员讨论治疗的计划,竭尽她所有的精力於营救她儿子的信念上。而如果他得救,他们将得感激他以他的方式对症治疗。

但她现在却坐在地上,背靠墙,屈膝,电话搁在她的腿上,记事簿在她身边。她告诉自己要提起勇气打个电话,但在她的思想的一个角落,她知道她的无作为,真正的原因是精疲力倦。

其他人的家庭利用周末休息,重新充电。但吉布森一家人不是。开始时,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医院执行任务,因此,米莎和约翰觉得有责任投入比平时更多的精力在陆克的身上。他们连回到家也没有喘气的机会。米莎接受她的儿子最后的一个最好的希望在於找到她的父亲,在这一点上简直使她的使命感似的热忱与约翰的被动性的乐观,造成了冲突。

这个周末比平常难过。由於陆克的生命有一定的时限,使到他们的每一时刻的分享,充满着更多的价值与辛酸。很难避免悲情的感伤。就在星期六那天他们离开医院的时候,米莎重拾她与她母亲见面后,克制自己一再做的事。〝我得去诺丁汉一趟,约翰。你知道我会的。〞

他把手伸进他的雨衣的口袋里,头向前冲刺,好像在抵御强风的吹袭。〝打电话给那家伙就好了,〞他说。〝如果他有东西告诉你,他会在电话里告诉你。〞

〝可能不会。〞她加快脚步以便赶上他的步代。〝人们面对面,通常会告诉你多一些。他也可能帮我去见跟他一起去的其他人。他们可能知道一些情形。〞

约翰哼了一声。〝为什么你母亲只能记住一个人的名字?为什么她没法帮你去找其他的人?〞

〝我已经告诉你了。她把过去的事都忘得一干二淨。我真的必须推她,她才告诉我洛根莱德劳这个名字。〞

〝你不觉得不可思议,她唯一记得名字的这个人,在这一带没有家人?完全没有显而易见的方法可以追踪他。〞

米莎用她的手臂去牽住他的手臂,部分原因是让他慢下来。〝但我有追踪到他啊,不是吗?你的怀疑心太重了。〞

〝不,我没有。你的母亲不了解互联网的力量。她不了解什么是在线选民册或192.com。她以为没有人问什么都做不成。她不要你插手这件事,她不会帮你。〞

〝那么,你们两人是同一鼻孔出气,〞米莎拉开她的手,快步地走在他前面。

约翰追上去,来到他们居住的街道角落。〝这不公平,〞他说。〝我只是不要让你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你认为我眼睜睁看孩子死去,有可能救他却什么也不做,这样不伤害到我吗?〞米莎因生气而面颊通红,热泪盈眶。她把脸转过去,不看他,望着高高的砂岩屋拼命地眨眼。

〝嗯,我们会找到一个捐赠者。或者他们会找到治疗的办法。这一切有关干细胞的研究,它的发展真的非常迅速。〞

〝对陆克而言还不够快,〞米莎说,熟习的胃痛使她慢下了脚步。〝约翰,拜托你。我必须去诺丁汉一趟。我需要你拿几天的假期,替我照顾陆克。〞

〝你不必去。你可以和那个人在电话里谈。〞

〝这不一样的。你知道的。当你接待顾客时,你不会通过电话。重要的事情你也不会。你必须出去见他们。你必须和他们有眼睛的接触。我只要求你拿几天假期,花点时间和你的儿子在一起。

他的眼中闪着危险的讯息,她知道她过分了。约翰固执地摇摇头。〝打个电话就行了,米莎。〞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191
帖子 9014
威望 1115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12 10: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就是这样子。长期的经验让她知道她丈夫的脾气,当约翰坚持他认为对的立场,重复相同的理由,只会给他机会筑起更强的堡垒。她没有新的论点可以去挑战他的决定。因此她现在在这里,坐在地上,搔首思考如何斟酌句子说服洛根莱德劳告诉她,她的父亲,自从二十二年前他离家岀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母亲告诉她的,对她的策略构思,没能帮得上忙。莱德劳是一个浪子,一个喜欢沾花惹草的人,已三十岁了,还装成青少年。他结过婚,二十五岁就离婚,太随便与女人鬼混,得了个坏的名声。米莎对她父亲的印象模糊与片面,但即使她母亲加之於她的偏见,麦克普伦蒂斯並不像是经常与洛根莱德劳在一起的那一种人。无论如何,在困难时刻,两人走在一起,也不足为奇。

最后,米莎拿起电话筒,按她从网络搜寻和电话号码查询找到的号码。他可能出外工作了,她想,当他打了第四次。或他在睡觉。

第六次铃声突然中断。有一个低沉好像哈罗的声音。

〝是洛根莱德劳吗?〞米莎说,尽量不提高她的声音。

〝我有一个厨房,但我不要买保险。〞法夫的地方口音还是很强,话连串在一起,都是熟习的抑扬顿挫。

〝我不是想卖你什么东西,莱德劳先生。我只是想和你谈话。〞

〝啊,好的。我是首相。〞

她可以感受到他要挂电话了。

〝我是麦克普伦蒂斯的女儿,〞她脱口而岀,她的策略陷入无望的深渊。在远处的另一端,她可以听见他呼吸时发出的喘气声。〝麦克普伦蒂斯,来自牛顿,威姆斯。〞她尝试不让他挂电话。

〝我知道麦克普伦蒂斯来自哪里。我不知道麦克普伦蒂斯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我说,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现在可能不常见面,我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你能告诉我任何关於我父亲的事。我真的需要找到他。〞米莎自己的口音向下降低了几个挡次,以配合他的浓重口音。

短暂的停顿。然后是一个困惑的声音,〝为什么跟我讲?早在一九八四年我离开威姆斯的牛顿,就不曾见过麦克普伦蒂斯。〞

〝好的,但即使你一到诺丁汉就与他分道扬镳,你应该依稀记得他最后到了哪里,往哪儿去?〞

〝听好,女人,我完全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说什么,一到诺丁汉就与他分道扬镳?〞他的音声好像很不耐烦,在她激烈的要求之下,他最后的一点耐心也消失不见了。

米莎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慢慢地说。〝我只是想知道你到了诺丁汉,我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需要找到他。〞

〝你的头脑是不是坏了,小姑娘?在我到了诺丁汉之后,我完全不知道你父亲发生了什么事,而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诺丁汉,他在威姆斯的牛顿。即使我们在同一个地方,我们也不是你说的好朋友。〞

这些话如同一盆冷水拨向她。洛根莱德劳的记忆是否有问题?他是否记不起过去的事了。〝不,这不对,〞她说。〝他和你一起去诺丁汉。〞

他大笑一声,然后是沙哑的咳嗽。〝有人在捉弄你,小姑娘,〞他喘口气。〝托洛斯基将会比我认识的麦克普伦蒂斯,更早加入反罢工的行列。你为什么认为他去了诺丁汉?〞

〝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而已。每个人都认为他跟你去了诺丁汉,还有其他人。〞

〝真是神精病。为什么有人这么想?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家庭的历史?〞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啊,小姑娘,你的曾祖父。你父亲的爺爺。你难道不认得他?〞

米莎不晓得他说到哪里去了,但至少他没有挂上电话,虽然之前她恐怕他会这样做。

〝在我还未岀世之前,他已经去世。我对他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也是一名矿工之外。〞

〝杰奇普伦蒂斯,〞莱德劳说了一些值得玩味的话。〝早在一九二六年,他就是一个破坏罢工的人。罢工解决后,他在表面上必须被调离担任他职。当你的生活得靠你团队的人,你不想做一个卧底的破坏罢工者。除非每个人都站在同一条船上,例如和我们一起。天知道为什么杰奇还留在村里。他必须乘巴士到戴薩特去喝酒。威姆斯的村子里没有一间酒吧愿意卖酒给他。因此,你的父亲和你的祖父在矿井下,必须比任何人更加倍努力工作。麦克普伦蒂斯不可能放弃这份工作。他会饿死的。是的,眼睜睜看你和他一起饿死。不管你从哪里得来的讯息,他们都他妈的不知在讲什么。〞

〝我母亲告诉我的。住在牛顿的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他的话影响到她,感觉好像所有的空气都吸向她身上。

〝嗯,他们错了。为什么有人会这么想?〞

〝因为那天晚上你去诺丁汉,也就是有人在牛顿有人看到他或听到他的那个晚上。而且,我母亲有时会收到父亲寄来的钱,信封上有诺丁汉邮戳。〞

她听到莱德劳呼吸急促,好像手风琴发岀的呼哧声。〝天啊,这就怪了。嗯,甜心,不好意思,让你失望。那个十二月的晚上,我们五个人离开威姆斯的牛顿。但你的父亲并不在我们之中。〞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21
帖子 3583
威望 396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3-30 23: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16 17:0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12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